公主把腿分大点毛笔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很多事情,有的是巧合,有的是预谋,有的叫人欢喜,有的叫人惶恐……

白眉师父说走就走,叫楚君兰相当之惶恐。

楚君兰被言小月拖到圣母祠外院的一个边角,躲开了拥挤的人潮,这让她可以稍微缓一口气。

抬头,可以看见雨过天晴的天空,偶尔有大雁成群结队地飞过,鸿雁高飞,据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预兆,但楚君兰此时的心情却是很糟。

楚君兰撇开面罩的一角,环顾四周,仍是没发现崔二姐等人的踪影,禁不住开口问道:“木兰帮的其他人在哪?”

声如蚊吟,怕是隔墙有耳。

言小月个子娇小,肉脸嘟嘟,煞是可爱,但她却有一双熟女般的丹凤眼,虽然童颜与艳眸有些冲突,但搭在一起,却别具一番风味。

她先是皱眉环视一圈,才小声回道:“听音去打听师父的消息,崔二姐尚在昏迷中被安置在木兰斋里,而二师姐,哎……”

见言小月欲言又止,叹声连连,楚君兰赶紧催问道:“白荷花怎么了?”

言小月又是叹了一声,终是把话说了出来:“二师姐被抓了。”

“被抓了?”楚君兰搓了搓鼻梁,心里自是有愁绪万千。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早上还在泗水街挥手送别,现在就被抓了?

这事情未免也太诡异了吧,再说了。白荷花自从进入木兰帮,那双飞毛腿那是在扬州城驰骋了七年,藐视各大捕快的存在啊,怎么会被抓?

还这么突然。就被抓了!

叫楚君兰非常无语。

楚君兰皱起眉头:“在哪里被抓的?”

按楚君兰的推测,莫不是自己和柳三变离开后,古弑天追进泗水街!可若是这样,言小月三人又怎能全身而退?莫不是白荷花舍身取义,牺牲自己一人,保全大家离开!?

想到这里,楚君兰突然对白荷花崇敬起来。

然而,楚君兰绝对是想多了,因为言小月的答案让她恨不得赏自己一个巴掌。

“就是在这里被抓的。”说完之后,言小月的表情有些怪异。

“不是吧。在这里被抓?”楚君兰的心好似被人揪了起来。差点喘不过气。她把面罩撇下来的一角重新挂上,而且弄得更加紧实,继而探了探头。又一次窥视人群,却是恍然若失地小心说道,“谁人这么厉害,连追风二师妹也躲不掉?”

言小月指了指正涌往圣母祠内院的人群。

楚君兰纳闷道:“师妹你指的那么一大坨,我怎么知道是谁?”

言小月干脆也不指了,直接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将入眼所见的人群都囊括在内:“就是他们!”

“他们?”

入眼所见的大婶大妈、大叔大伯,在楚君兰眼里显然没有什么杀伤力,白荷花竟是栽在他们手里?

于是,楚君兰挑衅一笑:“怎么可能?”

言小月摇了摇头。叹道:“崔二姐一直昏迷不醒,我们束手无策,只得将其带来给师父看看,哪里想得到今日来圣母祠的人有这么多,你知道二师姐是明人不做暗事,从来都不伪装自己,扬州城的百姓对她面熟得很,当她一踏进万人扎堆的圣尼道……”

言小月抹去额头上的汗珠,接着又道:“悲剧就发生了。”

也对,双拳难敌四手,一双飞毛腿哪里敌得过万人的“爪子”,楚君兰对此深有体会,自己已经称得上身手灵敏了,没想踏进圣尼道,竟是插翅难飞、“分身乏术”,这么短的路程,竟也花了一个多时辰。

面色微白的楚君兰像受惊的老鼠一般,低着头,确认面罩能够严实地遮住自己的面容。

空中飘下枯黄的碎叶,准确地落入楚君兰和言小月两人之间差不多只有一个成人脚印的空地,丝丝倔强的风透过人群,拂过楚君兰的脸,楚女侠的面罩也跟着轻轻起了一角,楚君兰嗅了嗅,这秋风竟是热的,还带了点复杂的汗臭味。

楚君兰压了压面罩,揉了揉微湿的黑色乱发,有些不安地看着言小月,轻声问道:“二师妹现在人在哪里?”

“就在内院。”

楚君兰顺着言小月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愣住。

言小月心里也是有些着急,忙说道:“听音师姐 离开圣母祠,尝试联系上师父,也顺便把圣母祠的情况告知你,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碰到?”

“没碰到!”楚君兰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二师妹她……她还活着吧!”

闻言,言小月先是一愣,而后悲情地点了点头。

楚君兰大惊:“死了?”

“没,没!”言小月慌然使劲摇头,“还没,不过情况不算太好,师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等大师姐回来拿主意了。”

楚君兰的唇角不由露出了自怨自艾的苦逼笑容,心想自己贵为大师姐果断要将师妹救出火海,奈何自己能力有限,此时此刻当真是素手无策。

又一次把眼神飘往内院的方向——

内院是发钱的地方,此时已是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包围,要挤进去本身就不大简单了,更何况要从里面救出白荷花,谈何容易?

只能逼自己走一步算一步,先挤进内院再做打算。

想到这里,楚君兰把手一挥:“走,挤进去!”

仿佛想到了什么,楚君兰有些后知后觉地浅笑了起来,对着言小月说道:“外院与内院是不是有一条密道相通。”

见言小月点头,楚君兰突然意气风发:“走,抄近路。”

楚君兰倒是讲得随意,可是言小月的表情却是轻松不起来。

但见言小月脸色一僵:“大师姐,当真要走密道?”

楚君兰点了点头:“事不宜迟,赶紧走。”

言小月看了看楚君兰,又看了看楚女侠形影不离的绯闻男友,吞吞吐吐道:“这条密道是我们木兰帮的秘密,不当让外人知道的。”

柳三变方才挤在人群中已经打了好几盹,此时睡眼惺忪,却是又一次搂过楚君兰,对着言小月淡淡说道:“你还真当我是外人。”

楚君兰倒是知道柳三变这货是真猥琐,在这关头也不真与他计较,只是嫌弃地拨开柳三变的咸猪手,颇有大姐气势:“蒙上他的眼,进密道。”

不等言小月动手,柳三变竟是自己把自己蒙得连埃及的木乃伊都自愧不如……

如此,进入密道。

跟在楚女侠的身后,言小月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不是兴奋的亮,而是紧张的亮,大腿根处不受控制的开始微微抽搐,感觉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重。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