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

末世十年后

这是b市基地的一个小城门处,来来往往的人群正忙着检查和上缴物资。因为之前的一次小型丧尸潮中,大城门关闭不及时,险些让丧尸进了城,是以上层的领导便让人在每个大城门旁边又开了两个小城门,方便佣兵们平日进出。

至于大城门,则只在某些特定的时间里开启。例如大型任务时,供佣兵们出入之用。

现如今的b市,可以说是整个华国最繁华、最强大的幸存者基地了。基地的领导班子是以第一佣兵团为首的各个佣兵团上层组成的。

也许是因为第一佣兵团的处事公允,在其执政的这么些年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对他们颁布的政令说一句不是。

原本横行华国大地的丧尸们现如今也日渐式微了,倒是变异动植物们成为了后起之秀,彻底取代了丧尸当年威震天下的地位。

在长长的队列最后面,平坦的荒原上,驶来了一辆吉普车。在末世里,这样的车子并不稀奇,是以原本转过头的人们又转了回去,关注着队列前方,那些收获颇丰的佣兵团们。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队列的最后面,先是一个冷冽俊朗的男人下了车,这倒是让不少人眼前一亮,甚至还有不少年龄不算太大,长相也颇为俊俏的男人频频给他抛媚眼。

没办法,这男人一看就是个实力强悍的,现如今男男搭伙过日子的不在少数。想要过得好,除了自己努力,那就只能寄希望于抱一个有力的大腿。

正当队伍里的有心人频频向男人暗示时,那人却连个眼神都没给,径直走向另一侧的车身,颇为绅士的拉开了车门。

其他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楚让男人如此温柔的人,究竟长什么模样。先跨下来的是一条纤细的小腿,随即便是其他部位。

当看清整个人时,队伍里不少人都面露喜色起来。不为别的,这下来的人虽说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但耐不住她年纪在哪儿,虽然保养得宜,但细细看来,眉眼处的皱纹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然而还没等他们得意多久,转而去了另一侧的男人,却彻底将那份得意打击得一丝都不剩。虽然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做,但那种充满粉色泡泡的气氛,却瞬间告诉所有人,他们之间的关系。

出现在这里的几人,自然就是冷瑾和陶夏一家人。在出外多年之后,他们终于打定主意,决定还是会b市基地来看一看。

“还好吗”冷瑾有些担忧的问着陶夏,这人最近常常晕车呕吐,但他们找了医生过来,却说没什么病,可能是长久的旅行导致的身体不适宜。

陶夏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对于冷瑾这样担忧不已的行为也有些苦恼,是以虽然有些不舒服,但却不愿让这人担心,当下便摇了摇头。

进了城后,和王煜、莫言他们相聚,又是一场唏嘘,一晃这么多年,难得的是彼此的情分却一点都没有生疏。一群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将彼此这些年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在听说陶夏他们居然走遍了整个华国的生存者基地之后,余下的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尤其是以莫言和王煜最甚。

陶家人在基地只停留了一个月时间,一方面是因为毕竟离开这么多年了,很多地方跟他们当年离开时都不一样了。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陶家父母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四处漂泊的生活,突然闲下来,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谁也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当陶家人离开时,还带上了一大堆人一起。

陶夏皱着眉头看着车后座的你侬我侬的两人,没好气的抱怨道:“你们两在基地不是过得挺好的干嘛跟着我们出来过这种风餐露宿的苦日子”

王煜张嘴接过军师递来的橘子瓣,咀嚼了两下才回道:“在基地里待着哪里有意思了每天都是做不完的工作,想休息一天都不行,我早就想撂挑子不干了,要不是知道你们肯定会回来,我早就走人了。”

被这人如此无赖的行为弄得无语了,陶夏只得转过脸来拿手里的橘子出气。这东西是他空间里最近结出来的,但是因为结的果子不多,只能拿出来给大家尝尝鲜。有空间这事儿陶夏也没有再瞒着其他人,而是以这种潜移默化的形式让大家知道了。

重新又聚在一起的狩猎小分队,沿着陶夏他们之前走过的路线,开始了半历险半游历的生活。

很多年后,在各个生存者基地,都存在着这样一个传说。据说在他们华国,存在着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几乎全由实力强悍的异能者组成,游走在各大生存基地之间。他们不为任何势力所用,但就连b市基地这样强悍的存在,都曾无数次的向他们抛去橄榄枝。

而他们的领导者,是一个雷冰双系异能皆是七级的男人,传说他还有一个爱人,长得绝色无双,本身更是土系和空间双系异能者,更奇特的是,他会控制变异动物,将那些凶猛的大家伙,统统为己所用,还会在弹指之间让人瞬间化为白骨。

据外界流传的消息说,他使用的是一种已经快要失传的绝技,有人曾打听到,这种绝技来源于青藏高原,被那里的人们称作苯波之术。

而被外界传得赫赫有名的人,此时却一脸气愤的看着房顶上的小孩儿,大喊道:“冷言,你给我下来”

被称作冷言的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长得跟年画上下来的一样,好看得不得了。此时见自家二爸生气了,忙摇着头拒绝道:“我才不,我下去您肯定要揍我”

陶夏恨得牙痒痒,这个臭小子,居然背着他们送了莫言家收养的那个小姑娘一打避孕套,还说什么我是为你好,免得你将来遇上坏人都没有机会做措施。害的那姑娘眼睛都哭肿了。他要是早知道这孩子这么调皮,当初才不要生下来呢

冷言还在和陶夏僵持着,忽然瞥见了刚进大门的人,顿时吓了一脑门儿汗,脚一滑就这么摔了下去。倒把底下站着的陶夏给吓得不轻,想都没想就要扑过去接掉下来的人。

身后一个大手揽住了陶夏的腰,一个旋转,就将掉下来的冷言也圈进了怀里。

将人放下地后,冷瑾黑着脸看向冷言,冷声道:“你是不是又惹你二爸生气了”

冷言跟耗子见了猫一样,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还是陶夏给他解了围:“算了,他还是个孩子,调皮一点也是正常的”

冷瑾睁大了眼睛,指着冷言恨铁不成钢道:“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已经撑起一个家了,你看看他每天在干些啥追鸡撵狗的,一天都不消停”

自家儿子被这么说,陶夏也不高兴了,甩了个脸色,道:“你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有本事以后别跟我们父子俩过日子,小言,走,咱们回家”

说罢拉着冷言就往家里走,被抛弃在后头的冷瑾这才发现,他家傲娇的女王又生气了,摸了摸脑袋抱怨道:“这臭小子,每次闯祸都是我受罪”说完连走带奔的赶了上去,一边说着好话哄生了气的某人。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得胜归来的其他家人,都喜气洋洋的扛着打到的猎物进了寨子的大门。那个曾经被木都防备到骨子里的队长,此时正举着一棵人参向陶哲献殷勤。这是他好不容易才从林子里找到的,听说陶妈妈最近身子不适,他也不知道应该吃什么才好。

戏里总演那些老爷太太们身体不好吃人参,所以他也就只知道人参是好东西,哪里想过像陶妈妈这样只是感冒的小病,根本就用不着这个。

陶哲本来想要躲开的人,在他们离开基地后没多久,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一路来对陶哲的热乎劲儿,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陶哲貌似气愤的说了句什么,站在他面前的人憨厚的挠了挠脑袋,却已经坚持的举着,最终拗不过男人的陶哲只得红着脸接过了东西。

揽着怀里的爱人,牵着年幼的儿子,冷瑾笑眯了眼。夕阳下,一家三口的身影被拉得好长好长,肩并着肩手牵着手的影子显得异常的温馨。

全文终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