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家族

大齐百姓很快就知道了国师成功生了娃娃,还是两个。

两!个!

身为国师脑残粉的百姓们瞬间就沸腾了,觉得国师简直又厉害又好看怎么看都是棒棒哒!

陛下福气不要太大哟。

于是接下来供奉国师的庙宇再次迎来一大波前来上香的僵尸……不,是百姓。

沈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靠在床上看娃娃,听清一绘声绘色的说了外面发生的事情,心情顿时很复杂。

这种一夜爆红的即视感。

以前国师闻名天下靠的是呼风唤雨,现在国师闻名天下靠的是生娃娃。

这种反差萌吗?

沈时面无表情,反正我觉得不萌。

他偏头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自家男票,后者浅笑看他,眉眼温柔。

(w),被秒杀的沈时低头看娃娃。

清一在旁边开了口:“娃娃的名字取了吗?”

沈时和萧明冽面面相觑,这才想起他们居然从一开始就没讨论过如此重要的东西。

二人摇头。

清一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语气坚定做了决定:“想,现在就想,今天必须把名字取了!”

这取名字是件难事,还要一次取俩。

沈时看看睡在旁边的娃娃,眯眯眼,一开始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会生个双黄蛋,见沈时看娃娃看的出神,清一道:“这个小的倒是很像你。”

沈时看看孩子又红又皱的面皮,只觉得自己的表情就要维持不住了。

看出了沈时的想法,清一嗤笑:“你当你小时候多好看呢,还不如娃娃。”

沈时决定沉默。

清一便笑:“怎么,生个娃娃脾气大了还不让说了,也罢也罢,两个男娃娃以后也有你忙的,快点想名字。”

沈时:“……”如果非要想名字,我宁愿跟你继续讨论长相问题。

毕竟国师绝代风华无人能及。

经过一番折腾,娃娃的名字终于是定了下来。

当然其中的功劳和沈时基本没关系。

名字还是在沈时提议不如就叫大娃和二娃,被清一冷笑着一巴掌糊过去后,皇帝大大见不得沈时煎熬的模样,做了决定。

哥哥叫萧君郯,弟弟叫萧君墨。

名字倒是贴切,沈时看了看娃娃,哥哥一看以后肯定就是个操蛋的熊孩子,弟弟则斯文了些。

这两个名字被全票通过。

而沈时在松了一口气后又不死心的要求取小名,在皇帝大大的绝对纵容下,清一也对沈时没办法,只能同意。

前提是别出现大娃二娃这种名字。

沈时翻白眼表示我这么高贵冷艳的人怎么会取那么俗的名字呢?然后在这个满大街都是渊清,衍之这种阳春白雪名字的时代中,给出了嘟嘟和哆哆两个名字。

忽略掉清一快要崩溃的心情,宅男自认为这两个名字简直萌萌哒,萧明冽自然不会对自家受的决定有什么意见,于是一名定终生,哥哥叫嘟嘟,弟弟叫哆哆。

两个娃娃身上继承了许多人的美好期望。

他们也确实如别人期望的那般,平安长大了。

沈时靠在贵妃榻上看窗外,外面的桃花已经开了三次又谢了三次。

三年,想想居然也就是一眨眼的时光。

外面突然传来小孩子的欢呼声,沈时刚抬头,两个软软的小身体便扑到了他怀里:“爹爹!”

沈时看看跟着他们进来的萧明冽,点了点两个小鬼的鼻子:“又去折腾什么了?”

大娃娃笑得狡黠。

小娃娃微微红了脸。

还真如沈时一开始想的那般,嘟嘟确实长成了皮猴子,哆哆则十分文静。

沈时都喜欢。

“好了,去玩吧,到时间回来吃饭。”沈时揉了揉两个娃娃的头。

两个娃娃欢乐的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跑去,跑到门口一起转身对着沈时和萧明冽做出一个爱心的手势:“父皇,爹爹,爱你们哟!”

随即便嘻嘻哈哈跑开了。

沈时和萧明冽看着两个小身影远去,眼底一片柔软。

“又没少折腾你吧。”沈时看萧明冽:“嘟嘟就是闹腾了些。”

“闹腾些好。”萧明冽在沈时身边坐下:“你赠与我的,总是最好的。”

沈时眯眯眼睛,伸手抱住了萧明冽,眼底满是温情。

……

日子过了不久,出门游玩的萧明远和小道士也回来了。

看到萧明远沈时就觉得一肚子气,说好的出门一个月回来呢?一走就是三年,连娃娃们的抓周礼也只是寄了一份东西回来。

实在太讨厌。

必须值得好好整一下。

黑化的国师战斗力和不厚道指数爆棚,于是萧明远刚刚踏进京城城门,就被影卫直接绑到了御书房服刑。

小道士则是被带回了神殿。

神殿,沈时卧房。

小道士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时身边的两个娃娃,语气十分激动:“国师?这是小国师吗?”

沈时微笑点头:“是我的孩子,不过他们俩总是要有一个继任皇位的,要不要做国师,以后如何就看他们长大后的意愿了。”

乙空点头,眼睛闪亮闪亮最闪亮。

哆哆似乎很喜欢乙空,二人很快便玩到了一起,沈时看着眼前欢乐的景象,心情十分好。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十分让人欢喜,外面的天色慢慢暗了下去,沈时刚准备喊他们一起去吃饭,便看到自家头号脑残粉小道士突然像想到什么一般抬起头来,神情严肃的看着沈时。

……这是怎么了?

沈时施展大面瘫术。

半晌,他听到小道士清朗的声音:“国师,如果我没有记错,祭天大典是不是快到了?”

沈时:“……”

好像……是要到了啊。

……

最近大齐的热门话题又被刷了一遍。

因为三年一度的祭天大典来到了。

百姓们表示很期待,这就又能看到我们棒棒哒的国师了简直好激动呢。

如果能多看一点就好了,我们家国师总是太低调,第一次祭天后不见踪影,第二次祭天后就回家带娃娃也很久没再出来,这是第三次……百姓们要求必须让国师带着小国师来。

至于陛下?

没事儿我们只要国师和小国师就可以了,一点都不贪心。

百姓对祭天大典很是期待,萧明冽对此也非常重视,一来这件事有关他心爱的人,二来萧君郯和萧君莫也会在此次大典上亮相。

马虎不得。

在一阵紧锣密鼓的准备中,祭天大典终于到了。

沈时起了个大早,穿上许久未曾穿过的祭祀服,看看镜子。

镜子中的人一袭红衣,领口和袖口用金丝线绣了云纹,更显尊贵,他站在那里表情清淡,不需要任何动作言语,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尊贵。

大齐国师,当世无双。

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外面传来脚步声,沈时回头,身着明黄龙袍的萧明冽一手牵着一个娃娃走了进来,大的俊美小的伶俐,像是一幅画。

沈时看了看他们:“好看。”

萧明冽眉眼弯弯:“谁都及不上你。”

沈时眯眯眼,心安理得的接受赞美。

一切准备就绪后,众人一起去了祭天台,沈时带着娃娃一步步登上祭台,方才还嘈杂的人群在沈时和娃娃们出现的瞬间,归于安静。

所有人都没说话,目光聚集在上方的红衣国师和两个玄衣娃娃身上。

沈时站在了香案前面,他燃了符纸,烧了香,微微闭眼。

三年祭天,他这次要跳的是天佑。

踮脚,转身,挥袖,祭台四周鼓声阵阵,气势恢宏,沈时踩着鼓点动作,身姿翻转间衣袍翻飞,翩若惊鸿。

在场的人一时间竟看的痴了。

曲终,舞闭,沈时停下再次燃烧了符纸,将线香端正执在手中。

便只剩下青年清冷的声音。

“天佑我大齐。”

“一愿大齐风调雨顺,四季安康。”

“二愿大齐繁荣昌盛,国土清平。”

“三愿大齐民安物阜,福寿康宁。”

三愿结束,沈时顿了顿,在心里默默出声。

四愿我所珍惜之人。

平安喜乐,永生安好。

他心里重复着上面的话,抬头开口。

“真神在上,弟子沈时,祗承天序,承祈佑我家国。”

沈时再次行祭天大礼,而后起身将线香插入香炉,身边的两个小娃娃跟在他身后重复了他的动作,起身不语。

台下的人们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生怕将祭台之上神圣的画面打破。

沈时站在祭台上远眺远方,山河绵延,锦绣万里。

这是他将用一生来守护的地方。

身边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沈时回头,看到萧明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上了祭台。

宽大袖子下的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两个娃娃站在他们左右,眼神清澈。

沈时正过头去,远方日光正好,天空湛蓝。

而属于他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

我用很多年寻找一个归宿。

后来我遇到了你。

我们彼此救赎。

——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