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人体正欧美高清

望着空空如也的手里,我此刻都傻了,这特么的是不是在演电视剧,为什么自己连这样玄幻的事情都能碰到。我急忙伸手扒开衣服,检查着那道金光没入身体的地方,却发现皮肤完好,没有一点痕迹。

看到我这幅愣头愣脑的模样,白西装走到我面前,一拍我的肩膀,兰花指半遮着嘴笑道:“呵呵,别找了,找也没用了,这东西就是个契约对你没伤害,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想去哪就去哪”,旅行公司的员工了,而我就是你的上司,公司外勤组长,李白。”

“卧槽。”我只觉胸口发闷,喉咙一甜一口老血就喷了出去,这么个人妖居然叫了个这么霸气的名字,这要是让诗仙他老人家知道了还不气的七孔流血。

“切,俗人,就是俗人。”李白瞟了一眼我,伸手从身上掏出如同武侠小说里武功秘籍似得线状本子,抵到我面前说:“这个账本是用来记你送走或者接来客户数量和名字。”紧接着又掏出一个破旧的毛笔扔到我的手里道:“这只笔呢则是将人名和数量写在本子上的工具,不过你要记住,这本子可不随便用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往上写的,更重要的是,轻易不要去翻动这本子,否则后果自负。”

我日,说了半天等于没说,不能随便写,而且还不能随便翻看,那我要了有个屁用,当擦屁股纸我都嫌硬,我在心里不满的抱怨着,却见李白向着林诗诗走去。

“喂,死人妖,你别碰她。”我一下挡在了李白面前,怒视着他心里却不由的有些发虚:“咱们可是都说好的,我现在也都跟你达成了协议,如果你敢伤害她,我就跟你毁约。”

“切,我才懒得碰她,我只是帮他解开封印,让她不至于魂飞魄散罢了。”见到李白随手一点,林诗诗身体微微一颤,一道暗红的光线从她身体飞出之后,原本摇摇晃晃的她忽然发丝飞舞,身上的红裙无风自动,一双乌黑的眼眸里忽然绿光闪动,整个人的气势完全跟刚才判若两人。

“多谢大师出手相救。”林诗诗对着李白盈盈一拜,让我不禁对人妖这家伙多了几分好感。

“行了,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既然你跟这女子有缘,便暂时让她跟着你,至于你接下来的工作吗,那就随时等我通知吧!”李白手捏兰花指,随手一指我手里的毛笔道:“人鬼殊途,她不能总跟在你身边,要不然你会更加倒霉,那只毛笔的笔杆是千年柳木树杆,正好是鬼体最好的附着之体,让她进那里也免得被别人发现,还有你这几天最好少出门,否则你会倒霉连连。”

“擦。”我这破口大骂还没等出口,那人妖就脚底抹油不见了,看着漆黑的夜色我才发现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经过了这一晚的诡异事情,我哪里还敢在外多呆,向着自己的出租屋狂奔而去。

一经三天我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直到第三天中午一阵电话铃声把我吵醒,我才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过来,接起电话后就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娘们唧唧的声音传来,让我一下回忆起三天前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

“哈喽,小飞,三天不见还记不记得人家了?”听到电话那头死人妖这贱贱的声音,我真想把电话直接挂断了,可是一想到这家伙居然能找到自己的电话,我这种念头瞬间破灭了。

“记得,不过有点记不起来了。”我没好气说道。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告诉你,人家可是你的上司哦,你要随时听我的吩咐,要不然……”我听到电话那头死人妖阴险的笑容,就猜他准没打什么好主意。

“有事快说,别当误我睡觉。”我现在恨不得马上就摆脱这家伙。

“切,中午十一点,金泰商务酒店四楼305见。”

“喂,喂,什么事情,非要去酒店房间啊!”我心里一阵恶寒,跟死人妖单独相处,我还真怕自己菊花不保,可是如果不去的话,这人妖找上来,自己估计会比那更惨。

权衡之际,我也只能咬牙忍了,去看看这人妖到底要干什么。

简单的洗漱过后,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却忽然听身后传来了林诗诗柔柔的声音:“小官人,你能不能带上我?”

“啊……”我这才猛然想起来,怎么把她给忘了,没想到夜晚遇鬼,结果却把鬼带家来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在家养个鬼,那估计没人愿意在跟我来往。

我转身将死人妖给的那个破本子和毛笔放进了我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正当我要去拉开门向外走的时候,林诗诗的声音忽然从包里传了出来:“别开门,你房东又来要租金了。”

“啊……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些纳闷,她怎么会知道我房东来跟我要租金?

“在你昏睡这三天里,她已经来了三次了,要不是我帮你封住了耳窍,你早就被她大嗓门吵醒了。”

听到林诗诗这么解释,我发觉这一觉睡了三天,自己的房租其实早就到期了,只是自己一直再拖,想到自己这可悲的命运和全部三百多块的家当,哪里能交得起房租啊!这下惨了,估计弄不好自己真要露宿街头了。

听到门外那粗重的脚步声,随后一阵砸门的声音传来,我急忙堵住耳朵用身体死死的顶住木门,生怕那娘们一个暴怒,把木门一脚踹飞。

“李小飞,你小子别装死,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在里面,赶快开门把下半年的房租给了,要不然可别怪老娘发火,把你扔出去。”

听到房东那彪悍的声音,我脑海里不禁冒出她那胖的如同球的身躯,就我这体格还真不够她一屁股坐下去的,忍受着女房东破锣般的叫骂。

大约五分钟过后,听到骂声停止一阵粗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悄悄的打开门四下看了看没有女房东的身影,这才一路小跑到楼下,翻出自己多年前的二手自行车,向着金泰商务酒店奔去。

足足睡了三天,这冷不丁一出来,感觉自己好像与世隔绝了很久,看着周围那车水马龙的景色,我不由的又想起当初来到这个城市时候的愿望。

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在这个城市打拼了五六年,到最后却被个女人弄得重新回到了原点,哎,感叹着人生无常同时,我的眼睛却被路边几双黑丝美腿给勾住了,看着那修长性感的美腿从眼前走过,我这颗平静了好几天的心,再一次扑通,扑通的加快了速度。

正当我看得入神,想要一窥女人脸蛋的时候,我脑海里忽然传来林诗诗的喊声“小心。”我一激灵,这才回过神来,却看到迎面疾驰而过的车子离我都不足一米了,我急忙转过车把,这才从那疾驰而过的车子身旁擦肩而过。

好险,差点出人命。摸着头上的冷汗,心里还在后怕,大爷的,刚才要不是林诗诗提醒,自己说不定已经挂了。

“谢谢你诗诗。”我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没想到林诗诗却很快有了回应。

“小官人不用谢我,这只是举手之劳,只是小官人,麻烦你不要再看街对面那些女子暴露的打扮为好。”

听到林诗诗的提点,我只觉得老脸火辣辣,没想到自己做什么她都能知道,心里这个后悔这以后出门可不能在带她了。

之后的这段路程,不管是多少黑丝美腿在我眼前出现,我都没去多看一眼,反倒是林诗诗看到这些,有些羞涩的问我为什么现在的女子都会穿的这么暴露。

可哥们哪里会解释这些,只是随便找了个理由说她们太热敷衍几句。

到达金泰商务宾馆的时候正好是十一点,按照李白那人妖所告诉的地址,我一路上到了四楼,当我走出四楼电梯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装修的这么奢华,地上铺的是白色裘皮地毯,走廊的两端墙壁居然挂满了高仿的梵高和达芬奇的油画。

看到这一切我不禁感叹有钱人就是会享受,一路走到走廊尽头,看着门牌上写着305的号码,我的心没来由的颤了下。好紧张,自己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跟男人开房。

正当我犹豫了半天,想要伸手去敲门的时候,305房间的门,居然自动打开了,当我看到门后出现那张俊秀的脸庞时,我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落了满地。

尼玛,这死人妖居然穿个红色的真丝睡衣,而且看他那捏着兰花指的样子,我真想转身就跑。可还没等我做出选择,就被他一把拉近了屋里。

“喂,喂,你想干嘛?告诉你哥们我宁死不屈。”我被死人妖这突然举动,弄的心里一阵紧张。看到我紧张,惊恐的样子,死人妖不满的瞪着我说:“切,人家可不喜欢你这样的臭男人,我喜欢的可是韩剧中那种男神。”

男你大爷,我见到他脸上那副贱贱的表情,差点没暴起海扁他。

“你到底叫我来这干嘛?”我开口问道。

“当然是咱们公司的业务,如果没有业务,我叫你来干嘛!你可别忘了现在我可是你的上司,你如果敢不听我的安排,我可就要给你找个……”

看到他那欠抽的德行,我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想起那晚的事情,我现在还心有余悸,没想到这死人妖拿这个要挟我,可是想想自己现在根本没法反抗,也只能先这样承受了。

“喂,咱们不是旅行公司吗?干嘛不去公司说业务,来酒店做什么?”我谨慎的盯着死人妖问道。

死人妖撇了我一眼,兰花指一捏说道:“呦,你以为咱们公司就只做什么旅行啊,那些事情都是其他人负责,咱们公司业务可是很广泛的,他们是做阳间活人旅行,而我这组呢却是做阴间鬼魂旅行的,所以呢……”

听到他说阴间,我脸都特么绿了,特么的,这死人妖不是害我吗?我刚脱离鬼手这下又要跟鬼打交道,你是嫌我命长还是觉得我不够倒霉。

死人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走到我身旁撇了我一眼,微笑道:“诶哟,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那天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现在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的,更何况你现在即使想摆脱我,也是摆脱不了的啊。”

尼玛,我真是泪流满面啊,这王八蛋死人妖,明摆着是在威胁我,可是就算是死,我也不能妥协。

我转过头怒视着他,本想破口大骂,可刚到嘴边的话,却被死人妖一句话给止住了。

“如果你不想死,又不想那个鬼小妞魂飞魄散的话,就得帮我做事,直到还完债,你就能自由了,要不然……”死人妖奸笑看着我,兰花指轻轻碰了我的手臂,幽幽道:“要不然你就会,烂掉小鸡鸡,然后浑身溃烂生不如死,最后灵魂都不能投胎转世。”

尼玛,我心里大骂一句,避开他那贱贱的目光,问道:“说是什么业务,看我到底能不能办。”

见我不敢再跟他顶嘴,死人妖满脸的得意,转身从桌子上抽出一个小本子扔在我面前道:“这本子里有资料,你看看吧!不过我可先说好,这个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