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用力来了要来了

“你……”刘西风双眉一蹙,一张平和的脸终于浮起一层冷霜。

“你别过来,过来我就敲碎它。”我朝他一伸手掌,阻止他前进,锤子同时对准前胸,目露凶光恨恨说道:“被我说中了吧,你们清沙门没一个好人,谁知你又跟我耍什么把戏。哼,你们要开那劳什子门,就等我妈妈清醒了,我给你送去。”帅道的话令我似找着台阶,顺着梯子下。

“哈哈哈,精彩!果然精彩!好个有心机又伶牙俐齿的小姑娘。”

“谁?”

“老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把这小妹子半夜约来,正好省了我明天的事,哈哈哈,做得好!”

一把阴阴柔柔的声音伴随着几声单调的掌声,从我身后竹林内传来,紧接着几个彪形大汉从中迅速蹿出,三两下团团围住了我们众人。

“你们……是谁?”我紧张四顾道。一手紧抓妈妈冰凉的手掌,横挡在二胖子跟前面对来人。

我的身后几时埋伏着这么好些人的,我怎么没有感觉?

果然是圈套,好你个刘西风!我狠狠瞪了眼此时一脸木然的刘西风,又紧张地扫了眼如狼似虎的众人。

他们将我们围在中间步子慢慢前挪,越来越紧。

“哈哈哈!”这笑声从一个彪悍男人的背后传来,我定晴一看,天!

只见走路一步一瘸的王六,携着一个柱拐杖穿灰长袍的戴毡帽老人,双双像凭空出现一样站在竹林边上。

“怎么,不欢迎我加入?”那戴毡帽老人冲我悠悠一笑,说话极慢条斯理。

“你是谁?”帅道利剑一落,趁着这人出现的当口,剑已架在了刘西风的脖子下。刘西风似一直没注意到他,此时竟然一怔,愣了愣神。

“老二,我该怎么奖励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毡帽老人的笑意突然一收,双眼锐利地瞪着刘西风道。

刘西风此时一声也不吭,他的表情在阴暗中是阴晴不定的,说不清那里究竟藏着什么,好似他对眼前这帮人的出现也是愕然的,不过,那表情只是在我瞥他之间转瞬即逝。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跟爷爷好好聊聊?”毡帽老人转脸又冲我笑意融融道。

“你们别再靠近,再靠近我杀了他?”帅道此时冲那前挪的大汉们紧张大喝道。

“别靠近我,我把玉敲碎!”我也冲众人紧张大叫一声,锤子顷刻又杵在胸膛上。

“你敢——”毡帽老人听了拖长声音,威严十足地冲我挑起白眉怒道。

“放下剑,敢对我老大不敬,信不信我一枪嘣了他。”发话的是靠二胖子最近的一个大汉。

我此时被他的话怔得移目一看,只见一脸黑黑的二胖子头上,不时几时顶着一把手枪。

天!他们居然有枪,那东西我只在电视上见过。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帅道的剑尖仍是一转,抵住刘西风的喉结处。

“哼,后生仔,别意气用事。拿他一命抵你们几命,这买卖咱们还是做得过的,哼哼哼!”这老头子说话真是阴阳怪气至极,就像电视里面的太监,不男不女,装腔作势,让人浑身不舒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