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让苏清然颇有些惊讶的是,看似有些瘦弱的夜月,却仿佛是天生的丛林猎手,仅仅凭着手中那把黑色的长刀,便如得水之鱼一般,一路披荆斩棘,畅通无阻。那些潜伏在林间的异兽多次对他发起进攻,却都被那把长刀杀得狗血淋头。

夜月似乎并不忌讳杀戮——准确地说,他对此似乎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可以说十分熟练。他每一刀落下的位置都十分精准,不是心脏便是脖颈,几乎刀刀致命。而从他的表情中也看不到任何的骄傲或者嗜杀的情绪,有的只是冷静和淡漠。

苏清然着实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开朗阳光、偶尔可爱羞涩的少年,竟然有着这样的一面。

此时的他就像林中狩猎的百兽之王,冷酷、凶猛,但并不嗜血,一切的狩猎行为仅仅是为了生存,目的单纯,理由正当,所无比以坚定,所以毫无动摇。

对此,苏清然有些惊讶,但并不觉得反感。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么善良的人,或者说她从不认为人类应该多么善良,很多事情也不需要以善恶作为参考标准——所以在她眼中,夜月对于这些野兽的屠杀,其实和屠宰场里杀鸡没有什么区别。

而更重要的在于……这只是个游戏而已——虽然苏清然也常常会忽略这点。

为一只游戏里小怪的生死而担忧,似乎太过小题大做……或者说神经质了些?

想到这里,苏清然顿时自嘲地笑了笑,继续小跑着跟在夜月身后。

或许是为了照顾苏清然,又或许是要警戒周围的野兽,夜月跑得并不快,但是很有节奏,一双草鞋仿佛装了弹簧一般,安静而灵敏地在丛林中跃动,时不时手起刀落,将身边突然窜出的奇异野兽斩杀。

虽然深蓝境界中不能见血,但那红色的光效碎片飞舞在空中,却有种比血色更为妖异绚烂的美感。

“未然姐,小心!”

夜月突然回头,一刀劈向一只正扑向苏清然的猫形野兽,伴着一声惨嚎,那体型堪比豹子的怪猫瞬间被劈成两半,落在地上。

好在那尸体的截面上也只是一片血红的光效,不然这一幕未免也太血腥了一点。

苏清然脸色苍白地喘了口气,然后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实话,我还挺喜欢猫的……可惜这只不太友好。”

“这里可没有什么友好……未然姐你小心点,以你现在的实力,随便被它们碰一下都会受重伤,”夜月一脸严肃,然后催促道,“赶紧走吧,那个人好像就在附近。”

“嗯……”

苏清然看了眼那只怪猫消散的地方,又看了眼视野一角中飞涨到四级一半多的经验条,心想来这一趟还真是不亏。

……

月夜森林深处。

看着眼前不大不小的圆形湖泊,已经疲惫不堪的叶非宸一屁股坐到地上。

湖水很清澈,却并那种非可以见底的清澈,反而是如一面银镜一般,在黑夜之中反射着来自树叶之间的丝丝月光。

这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只可惜此时并没有人和叶非宸谈情说爱,毕竟可爱又迷人的琳娜公主已经不在身边……好吧,就算她还在,两人也没有谈情说爱的理由。

“也不知道那姑娘怎么样了……”

想到琳娜,叶非宸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猛然回头看向身后的丛林——

在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之后,十几只面容狰狞却又颇有些喜感的猪虎,从树林中钻了出来,十几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这个戏耍了自己的人类,似是想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没用啦,”叶非宸满脸戏谑地看着这一群怪物,“咱可是玩家啊,就算死掉你们也吃不掉的,虽然你们不是灰太狼,但还是拜托你们老老实实去抓喜羊羊吧。”

“吼!”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声声愤怒的嚎叫。

“嘁,看来交涉失败了啊……”

叶非宸不爽地啐了一口,他本想往那些猪虎身上吐吐口水,结果却发现游戏里根本吐不出口水来,当他想做出这个行为的时候,嘴巴就变得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限制不文明行为么?”叶非宸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就在这一刻,一只猪虎总算是耐不住性子,猛地一下就扑了上来。

“这么性急?”叶非宸赶忙一个驴打滚躲开这一扑,然后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叹息着自语道,“也罢也罢,就让我再垂死挣扎一番吧。”

面对等级可能远高于自己的猪虎,而且还不是一只,叶非宸自然没有什么反杀的想法,而受于体力的限制,逃跑也是没戏的,在如此绝境之下,他却依然还要反抗,只是出于职业选手的一点小小的骄傲罢了。

人大概是世界上为数不多可以为了面子而放弃利益的生物,这很可敬,也很可笑,但不管要不要面子,只要自己心里是满足的,那便是好的。

所以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满足,叶非宸再度拔出了匕首。

“隐雾!”

在大喊出技能的名字之后,叶非宸的身影再度消失在空间之中。

“早就想试一次喊着名字放技能了……”慢慢地在一群猪虎之间游走,叶非宸忍不住想到,“虽然动漫里这么做很帅,但自己来做果然还是很羞耻啊……还好附近没人,被看到可就丢脸了。”

一边想着,叶非宸一边对着一只猪虎的菊花发动了月光突刺。

他记得很清楚,这只头上有块黑斑的猪虎就是最初袭击他和琳娜的那只,正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看到这只猪虎可恶的嘴脸,叶非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系统的辅助之下,提着匕首便冲了过去。

这一次,他没有再喊技能的名字,毕竟自己正处于隐身状态,大喊一声来暴露自己的位置无疑是脑残行为……或者说,其实任何时候大喊招式名字都是脑残行为。

这点上,华夏当年的武侠小说家们,无疑比那些中二病发作的日本漫画家要聪明许多——他们笔下的强者,往往都是自己无声无息地出招,然后对手便突然口吐鲜血,满脸震惊道:“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月光突刺……”

反衬永远比正衬来得有力,所以让对手一边口吐鲜血一边报出自己的招式,往往比自己满脸青筋地喊出招式名来得更霸气。

只可惜,这些猪虎并不能说话……更重要的是,自己也没法让它们口吐鲜血……

看来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实力——叶非宸顿时有了觉悟。

只是这样的觉悟其实一点用都没有,想来自己又不是什么废柴流玄幻小说的主人公,虎躯一震,七窍一通,便可随意扮猪吃虎,作为一名资深的游戏玩家,他的优势永远都只能来源于一点一点的积累,以及比常人稍微灵敏的反应——而游戏这种本质上来说由零和一构成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捷径可言。

打不过便是打不过,大不了以后有了装备来血虐这些猪一样的东西。只是,为了几只虚拟世界的怪物负气,想想也是有些搞笑……

一边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叶非宸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滞,转眼之间,他手中的匕首已经来到了那只猪虎屁股前。

正寻找猎物的猪虎如有所感,猛的一下就想转过头来,奈何叶非宸在用过几次月光突刺之后,动作也变得相当娴熟,在猪虎还没来得及转身的瞬间,他手里的匕首就已经落在了猪虎的菊花之间。

“嗷——”

伴着一声尖锐的惨叫,无数血色光效飞舞,虽然血条只少了百分之二不到,可被叶非宸这阴险一招偷袭的猪虎君却是彻底怒了。

它强忍着屁股上的疼痛,张开血盆大口,便朝着叶非宸咬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周围其他几只猪虎也同时从四面八方朝着叶非宸冲了上来。

“我去!”眼见着这一幕,叶非宸顿时眼睛一闭,双手一垂,匕首一扔,大喊一声,“吾命休矣!”

一秒过去了。

两秒过去了。

……

五秒过去了。

没有预想中的丝丝痛苦,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叶非宸顿时疑惑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名无比潇洒帅气的美少年,正手握长刀,站在自己身前。

他外貌英俊,如潘安在世,胜徐公三分,高宋玉一筹,似比那天空中的皓月更加耀眼夺目。

而他手中那柄黑色长刀,看似平凡无比,却恍若绝世神器一般,神挡杀神,猪挡杀猪——些扑上来的猪虎,在叶非宸还没看清的瞬间,便被少年一刀斩掉脑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

而令叶非宸更为惊讶的是,自己身边竟然连连有蓝光闪烁——那赫然是升级的标志。

没想到,这个分明是npc的少年杀猪虎,经验居然还分给了自己一些!

叶非宸顿时有些惊喜。

“喝!”

伴着一声清亮的喝声,少年将黑刀深深贯入最后一只猪虎的腹中,只见得无数红色光点飞溅,好像下起了一场光雨一般,煞是好看。

这一切都印在少年漠无情绪的黑瞳之中,就如染上了血色的黑珍珠一般,五分为美,五分妖艳。

与此同时,叶非宸也来到了三级。

他怔怔地看着这个家伙的背影,心说自己没当成主角,被追得狼狈不堪,却被这家伙抢了风头,真是耻辱!

不过……这家伙还真他娘的好看啊!

想了想,他最终还是上前一步,模仿古人抱拳的姿势,正色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