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爱液

宫内传出九响呜钟,举国国丧,文府的大门紧闭。府里吴岱栂带着孝带,面色十分不好。府里除了只有林世晏唯一一个成年的男人,其他要么是娣,要么是没长成的小家伙,虽说小家伙们功夫底子都不差,可到底是没经事的。全家上下都带着孝带,连刚刚满月的林世晏儿子都用上素色的布。吴岱栂的脸上阴沉沉的,吓得三个媳妇谁都不敢上前,自打他们进门,可没见过爹亲这样过,莫不是宫里会有什么变故?这么一想,老大老二的媳妇心里有些急,老三媳妇更是不敢开口,怕开口之后,一个不注意惹了两位嫂嫂不痛快。

宫里有没有变故吴岱栂不清楚,倒是清楚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了。林继善原本打算过了年之后辞官,两人天南海北的转转,哪想身体倍儿棒的皇帝突然就没了,好在皇太子立了,不会出什么乱子,只是这样,林继善要辞官的事就要拖上一拖,若只是简单是皇太子继位,林继善会照样辞官,可谁让皇太子还有一个身份是林继善的门婿,今天之后应该称之为皇后,不冲皇室,也得冲着自家的娣,帮衬一二。想想当初指婚的人,吴岱栂原本还道驾崩的皇帝是位明君,这会儿没骂人,那是因为人已经去了,再怎么也不能跟死人较劲。

宫内是什么样的形势,外面是不知道的,而外面如何,从文府紧闭的大门看,府里的人未必清楚。不过一直派到吴岱栂身边暗中保护的暗卫们在皇帝驾崩之后,一个个现了身,一共十六人,拿出先皇帝的手谕,以后他们就归林吴氏管了。吴岱栂想起这事,脸色更不佳,却也只能将人留下,十六人能不能衷心不提,只要十六还在府里,这段权利交换的时间内,文府上下安全就能得到保障。长叹了口气,吴岱栂把手谕给了老三,老大为御史,老二为武将,老三虽说日后将会桃礼满天下,但也只是日后,上面是有两闰哥哥罩着,现在看不出什么,只是谁知日后会如何,他不能让老三没有半分的保障。林世晏接过手谕时,差点没扔了,十六人的暗卫,个个都是高手,真正的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爹亲要给他?

“爹亲,还是给大哥吧!大哥位置,肯定会得罪不少人。”林世晏真不觉得十六人归他有什么用,他就是大学先生,教书育人,哪用得着暗卫。

“傻,好好想想。”吴岱栂心不顺,自然也没啥好语气,他的话没啥意思,可是林世晏却不这么想,他握着手谕想了沉默了许久后,看向爹亲,“我知道要怎么做了,定不辜负爹亲的期望。”林世晏一脸的坚定,然后出了屋,吴岱栂看着儿子的背影,眨了眨眼睛,他期望什么了?算了,收着就行,以后他也不用担心了。吴岱栂绝对不会想到,三儿子日后弄了一个非常有名的暗卫组织,除去保护家人之外,还弄了个付费保护,依据官位的不同,划分了各种等级,一举成了……富翁。

吴岱栂此刻绝对想不到,无心的插柳,成就了三儿子的伟业,谁会想到文质彬彬的先生会是一个暗卫组织的大头目,真应了那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似乎也不对,暗卫又不是流氓。吴岱栂靠在软榻上,国丧举国守孝,还好孩子们都成婚了,要不然全都耽误了。想起三儿子刚刚的样子,便想起当初三儿子把媳妇拐回来的样子,如今老三媳妇也不知有没有知道当初事情的真相。吴岱栂摇了摇头,林家的人,一个赛一个的精明,从他们父亲开始,当初自己怎么就被忽悠住了?吴岱栂回想着几十年前的事,往事历历在目,有时吴岱栂在想,林继善出海去大不列颠国时,他怎么就能用生死狭之,现在想想他被林继善宠得太久,两人的感情随着相处变成了不可分割的一体。他是自私的人,吴岱栂觉得这辈子他活得相当自私,他可以因为林继善飘荡海上的不安全,而许下随之后的诺言,没想过双亲的感受,更未想过幼小的孩子。又因为指婚之事,对吴家迁怒,明明跟吴家没有关系,和徒弟无关,却仍是做到了多年除去正常的礼节走动之外不来往,那时双亲一定难过得要死,徒弟在吴府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好在他身边都是善良的人,对他的折腾给予包容,要不然,他身边怕是没有可交之人。

不停的自我检讨中的吴岱栂不知道,宫里不论大臣,还是后宫还是未搬走的三宫六院,个个都不消停,有位皇子逼宫被禽,若不是众大臣之中,藏龙卧虎的有几个功夫高手,搞不好还真就被逼宫成功了。内阁的五位大臣站在一起,看向被擒的皇子,商讨要如何向即将要登基的新皇进谏。林继善听着其他四人谈论,心里却有几分的庆幸,还好不是那个曾跟在夫人身边的皇子,要不然怕是会被人借题发挥了。

皇太子和太子妃为先皇守灵,前面的事皇太子有耳闻,看着还未盖棺中的人,他不知那个位置到底哪里吸引人,可以让人迷了心智,手足无情,亲情淡漠,后宫拿孩子做砝码,皇太子握紧太子妃的手,他绝对不会广纳后宫,让妻子受委屈。

新皇登基改国号为宣宏,立内阁大臣林继善之娣林世黛为后,除皇后之外,不开后宫,不增宫妃。封皇x子为xx王……新皇登基后的第一道国令让大臣砸舌,纷纷上书,皇上怎么可以没有三宫六院,没三宫六院,皇子就少,有伤国体。连着几天不见皇上有什么反应,便开始参皇后不贤,不识大体,应另立贤后,然后皇上怒了,吴岱栂也怒了,皇室中和林家沾亲带故的人纷纷为参本的大臣默哀,没几天这位大臣被踢去了吐鲁番,明升暗降的做了个无权无势的异姓王。这位异姓王在搬出京城时,因为东西过多,与他上报的资产不符,然后还未等上任就被关……此后再没有人敢参皇后。林世黛表示好无聊,他还没出手,怎么就结束了。

新皇处理政事并没有显露出会被大臣拿捏到的之处,林继善很轻松,想着等到国丧之后便辞官,他和夫人为国为民做到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如今百姓安居,出入富户有私家电车,寻常人家可乘电车,进出口的商品让商户赚得满盆盈,全国上下不再有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除非是懒到家,坐等天上掉馅饼之户,只要肯干,不能说大富大贵,但奔小康不成问题,也许存个几年家里也能买个小车。朝内律法健全,教育体制完善,医疗也走向了正规划,全国各地有统一的药材养殖基地,虽说药性可能比野生的差一些,但绝对可以保证对各地医馆的供应,有效的控制药材价格。对大夫的监管也建立,清理了一大批无医德或是无医术却占着岗全的大夫,规定每一位出师的大夫带徒弟的人选,以保证每个村落都能有一个乡村大夫,主动去乡村的大夫会得到很多的优厚待遇,从自身到子女,当时政策出台时,一大批大夫纷纷主动去了乡村。几个主要的大城,建立公立医馆,由朝内出银子,集合专治专类病的大夫,为百姓治疗大的疑难病。

朝内的发展越来越有现代的风貌,吴岱栂有时出门感觉自己身处在现代,没了人力的软轿,没有飞弛的马车,没有前呼后拥的锣鼓,宽敞的马路上,并排停的很多小电车,变色的交通灯下立着四名交警指挥。各种各样的人行横道十分惹眼,没有人敢横冲直撞,在小电车出厂之前,交通法案便已经确立,小电车出厂之后,第一个触犯交法的人如今还关在牢里,原本也算是个小富之家,被罚得倾家荡产,而他家的车被充了公,有了这个例子摆着,也不是没有人犯,当一位王爷因为交通事故也被关后,所有人开车时都变得小心翼翼,当朝天子之威严,手段之狠厉,让大臣们都缩起手脚。

林继善辞官折子递上去之后,天子当天晚上便带着皇后拜访文府,不是以天子的身份,仅以门婿的身份而来,林继善和天子在书房里关上门聊了很久,吴岱栂问了小娣一些话之后,便让他和三位嫂子聊天去,林世黛如今也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他想请大哥和三哥管教孩子,和爹亲提了一下,爹亲并没有应,只说让他自己去说,林世黛知爹亲不想管皇室之事,可他身处皇室,他所能教导孩子的只是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更多的还是需要大哥和三哥的教诲。

天子第二日便批了林继善辞官的请求,很多大臣不赞成,可想到林继善的另一个身份,便没有再说什么,怎么说林继善也是天子丈人,就算是辞官也不会不闻不问的,哪想林继善辞官的第二天,便带着夫人游山玩水去了,让那些借着拜访之名,想要问询大事的大臣全都吃了个闭门羹。

坐在电车上,林继善和吴岱栂握着手,互相依靠,两人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