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吃完饭之后,龙啸天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周晓涵看着他说道:“现在四大家族没有了,迷雾森林也消失了,为什么你还是不高兴呢。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龙啸天好不容易从自己的嘴角挤出一丝微笑,说道:“没有,我就是在想事情。”

林凯看着他,皱起了眉头,很明显,龙啸天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对面的龙啸天,他的眉头也是同样拧在了一起。

段玲燕注意着龙啸天和林凯,她放下了碗筷,说道:“你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种表情?”

龙啸天摇摇头,说道:“没有啊,什么表情啊?”

林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气氛突然变得十分的僵硬,很是尴尬。

周晓涵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两位一定要这样子吗,弄得现在场面这么的尴尬,明明发生了那么多的好事情,为什么你们两个人还是板着脸呢?”

“是啊,你们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啊,我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们了。”段玲燕有点愤怒的说道。

龙啸天抬起头,看着林凯,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林凯突然觉得自己被一股浓浓的寒意笼罩了,现在在自己面前的龙啸天是谁,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人这么的陌生?他吞了吞口水,问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龙啸天突然认真的问道:“以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啊?”林凯疑惑的看着他。

段玲燕和周晓涵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龙啸天要这样子问林凯这个问题。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自己应该憎恨谁吗?”龙啸天叹了一口气,低下头,问道,“如果你知道了自己应该憎恨哪些人,你也会跟我一样,想要杀了他们吧。”

林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够嗯了一声。龙啸天笑了笑,说道:“所以我的表现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相反的我觉得很多的表现跟我是一样的,面对这种仇恨,是根本不可能割舍和放弃的,不是吗!”

段玲燕看着龙啸天,认真的问道:“你再说什么?”

龙啸天闭上眼睛,把那天在车子上跟林凯说的事情,又再一次的说了出来,就像是把自己的伤口挖开,再一次摆在大家面前。

周晓涵和段玲燕都哭了,她们看着龙啸天,段玲燕走过去,抱着他说道:“傻孩子,谁要你背负这么多的东西,上代人的恩怨,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你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你这样活着多累啊。”

她们现在知道为什么他昨天的表现那么的奇怪,周晓涵缓缓的说道:“龙啸天,我没有想到你比我还惨,你放心,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龙啸天只觉得自己的心开始颤抖,有什么很温暖的东西正在悄无声息的滋润着他。

就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他看着大家,说道:“今天晚上,我要去紫金会所,我需要一个结果,如果那些人愿意承认他们的错误,我就原谅他们!”

在场的所有人,知道龙啸天可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不容易,憋在心里这么久的怨恨还有仇恨,竟然愿意为了宽恕而抛弃。段玲燕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你做的很好了,很对了。”

林凯看着龙啸天湿润的眼眶,叹了一口气,然后总算是安下新来。

周晓涵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其他人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白桦,他跟你一样,那个时候还小,他是怎么杀死你妈妈的?”

“白桦,是黑暗杀死组织的人,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掉我的妈妈,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学习武功。”他的语气十分的平和,平和到他们觉得他不像是在讲述自己的事情。

林凯赞许的看着他,看来他真的是放下了,这种带着仇恨的日子十分的难受,曾经有段时间他也是那样活着,但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学会了释怀,以至于今天他才可以坦然的坐在这里。

时间过得很快,林凯说什么都要和龙啸天一起去,龙啸天无法阻止他,只能说道:“好吧,但是你要听我的指挥,一定不可以按照自己的思想,想做什么做什么。”

“嗯,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担心你会……”林凯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自己再说下去的话,就实在是太伤人了。

他们两个人选好了武器,开着车来到了紫金会所的门口。那里果然是戒备森严。龙啸天看着林凯,说道:“这一次我们要十分的小心,因为我试过很多次,没有办法可以潜入他们的主机,所以无法掌握控制里面的情况,只能够见机行事了。”

林凯点点头,说道:“我一点也不担心这个事情,等一下,你一定不可以冲动,当然我知道你现在已经释怀了,但是你还是要学会克制自己的一些情绪,我不希望上次在顶楼的那场悲剧再次重演发生。”

龙啸天笑着点点头,说道:“放心好了,我都已经决定要原谅他们了。”

林凯点点头,看着他,说道:“你有什么打算,我们怎么潜入进去?”

龙啸天笑着举起手里的炸弹,说道:“很简单,声东击西。”说完他就把自己手里的炸弹朝着门口扔去,只听到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龙啸天和林凯笑着混进了人群,顺利进去了。里面的装潢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的辉煌和复杂。

林凯看着那些字画,说道:“天哪,你看看这些字画,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字画,价值连城呢!我好像之前在往上面看到过呢。”

“我们现在是有任务的,不是欣赏字画的。”龙啸天拽着林凯的胳膊就朝着楼上跑去。

他时不时的把一些小的定时炸弹扔到了各个楼层的关键地方,林凯拽着他的手臂,说道:“你是疯了吗?你这样子,整栋楼都会被你轰掉的。”

“放心好了,这些炸弹仅仅只是声音大的烟雾弹而已,是我们到时候逃跑用的,不是用来炸大楼的。”龙啸天说完,朝着旁边的一个房间扔了一个,接着他按下了开关,轰隆一声,果然除了声音大之外,没有任何的火焰,更别说是摧毁力了,接着浓浓的烟雾喷薄而出。

林凯放下心来,他跟在龙啸天的后面,问道:“你有什么计划,我就是想要把白桦引到楼顶而已。”说完,他把背包递给了林凯,说道,“这个背包你背好,我轻装上阵比较灵活。”

林凯看着藏在他腰间的手枪,然后点点头,说道:“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以做任何不好的事情,记住,你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龙啸天笑了笑,他看着他,认真的问道:“你真的没有想起我妈?”

“真的没有,你说我救过你,但是实际上我好像没有任何的印象啊。”林凯在脑海里面翻江倒海,但是没有任何的记忆。

龙啸天耸耸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算了,不记得也好,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吧,林凯,我真的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

林凯不知道为什么龙啸天会突然这么的感性,他握住他的手,说道:“我也是,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是他们!”突然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保镖冲了过来。

龙啸天拽着林凯就朝着楼上跑去。

他们两个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顶楼,空旷的楼顶,微风徐徐。龙啸天用旁边的铁锹抵住了天台的大门。他突然对着空气吼道:“白桦,你个孬种,有本事出来啊,有本事出来跟我单挑啊,躲在暗处是胆小鬼吗!”

他的话音刚落,只听到砰地一声,门被撞开了。白桦愤怒的站在那里,看着龙啸天说道:“手下败将,你说什么!”

“哼,谁是谁的手下败将还不一定呢!”龙啸天恶狠狠的瞪着他,大无畏的说道。

“你的母亲死在了我的手里,怎么,你难道比你那个白痴母亲还要厉害吗?难道你是传说中厉害的白痴吗?”白桦说完之后,他身后的那些保镖都很配合的哈哈大笑。

龙啸天嗖的一声冲过去,扇了白桦一巴掌,白桦愤怒的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说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他准备开枪的时候,龙啸天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了按钮,只听到轰隆一声,接着脚下就传来了剧烈的震动,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喊叫声。

林凯惊讶的走到栏杆旁边,看着下面冒出的浓浓硝烟,还有火光,他回过头看着龙啸天问道:“你骗我!”

“对不起,林凯大哥,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放不下,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家伙!”龙啸天的眼神里面满是憎恨,和踟蹰。他缓缓的走到林凯身边,看着他说道,“其实有件事情你不知道。”

“什么事情?”林凯疑惑的看着他。

龙啸天的双眼开始流泪,他缓缓的说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你只要知道,我原谅你,就可以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我原谅的就是你!”说完之他把林凯推了下去。

林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自己悬在了半空中,他抬头一看,原来龙啸天给自己的是降落伞。

就在他落地的瞬间,轰隆隆的声音此起彼伏,紫金会所就像是前不久爆炸的迷雾森林一样,不,它更加的惨烈,屹立在市中心的紫金会所,就像是一颗被点燃的火球,在寂寞的黑夜,炽热的燃烧着,燃烧人们的仇恨,燃烧过往的错失。

林凯突然脑袋剧烈的疼痛,一个画面出现在脑海。

“爸爸,为什么你要跟那些家伙烧那个房子啊。”林凯从车子的后车厢跑了出来,看着惊慌失措的爸爸。

只见爸爸慌张的遮着他的眼睛,说道:“忘记着所有的一切,就当做不知道的,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在手指的缝隙看到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双眼绝望,愤怒。那个孩子看着自己,他是龙啸天。

林凯跪在了地上,失声痛哭,他想到了龙啸天死前看着自己,真诚的说道:“我原谅你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我原谅的就是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