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回头一看,是石夭夭来了。

她小跑过来护在我前面跟姜梦杰说:“学长,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来的好,要不然,我会告诉晓春的。”

石夭夭身体单薄,性子又恬静无争,没想到还有这气场,护在我身前就像只被惹怒正护犊的小母老虎一样。

姜梦杰邹眉说:“石夭夭,你让开,这是我跟他的事,你少多管闲事。”

“我就是要管,有种你打我。”

我看他们俩在那针锋相对,感觉挺没面子的,因为我是在被一个萝莉保护。

好在石夭夭长得漂亮,旁边也没人围观,我心理才平衡一些。

姜梦杰先怂了,哼了声,鄙视我说:“要女孩子保护算什么本事?我今天放过你,咱们走着瞧,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姜梦杰走远了,石夭夭松了口气,回头问我说:“明哥哥,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

她拍着胸脯跟我说:“幸好你们没打起来,他是我们学校跆拳道社的社长,很能打的。”

我听着一凛,虽然不想认怂,但如果那姜梦杰真像石夭夭说的那样的话,我还真是侥幸逃过一劫了。

我打架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就是身高体形也输那姜梦杰一些。

“你怎么知道他要找我麻烦?”我问石夭夭说。

石夭夭嘻嘻笑说:“我猜的。我见到他偷偷摸摸的出来,就跟出来了。”

“你刚刚叫那家伙学长,他不是你们同班同学吗?”

“不是,他读高三了,去年留级复读,都十九岁了,怎么可能跟我们是同学。对了,你小心着点,那个人很记仇的,又是学校里的坏学生,凶惯了,你跟他抢女朋友,他肯定不会放过你。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晓春知道他找过你麻烦,警告他几句,他应该就不会乱来了。”

得,还得靠萝莉保护。

我挺无奈的,有些委屈的说:“谁跟他抢女朋友了?我跟晓春是什么关系,你不是一清二楚吗?她刚刚骗你们的。”不知道姬晓春私底下有没有跟她说过我是她男朋友,就算说了,我也给她来个死不认账,反正本来就是假的。

石夭夭眼睛一亮说:“真的吗?”

我正好奇她为什么那么高兴,谁知她眼神一黯,又说:“可是,晓春跟我说过,说她挺喜欢你的。”

我信姬晓春喜欢我,要不然她也不会亲我亲上瘾,而且还让我给她做男朋友。虽然是假的,但也代表了一些东西。

可问题是,我不喜欢她呀!她性子太怪了,而且行事还那么大胆,怎么可能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说:“怎么可能?你别听她瞎说,她逗你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喜欢捉弄人。回头你说说她,让她别再玩我了,我事情多着呢,没空陪她疯。”

石夭夭摇头说:“我可没那本事,她要是听我话的话,那就好了。”

她说着眼神又是一黯,我心里奇怪,但也没想太多,鼓励她说:“你行的,我相信你。”

“你相信有什么用?你不见她今天都不怎么理我吗?她从我家里搬出来,其实是因为我们俩闹别扭了。”

我奇道:“闹什么别扭?你们俩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本来是的,可是,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她就不理我了。”石夭夭鼓着腮帮子,挺后悔的样子。

我安慰她说:“没事的,朋友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过几天就好了。”

“希望吧!可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过段时间她就会离开这里了,到时候我们还会不会继续联系都说不定呢!”

我鼓励她说:“要有自信,要相信你们的友情,不要放弃希望。”说完,我拍拍她的肩膀说:“好了,你回去吧,多陪着点,说不定陪着陪着,她就会跟你说话了。”

石夭夭走了以后,我本来是想回店的,后来想想,就摸出手机给邹洁莹打电话。

谁知我正按着号,她就给我打过来了。

“喂!大明,你现在有空吗?出来坐坐,我有事找你聊。”

我说:“有,咱们到哪碰头?”

见上面的时候我才知道是邹洁莹老公来了,一个很斯文的男人,岁数不小,得有四十好几,能当我爸了;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泡上小他那么多,脾气又不好的邹洁莹的。

我听邹洁莹说过,她老公以前是做老师的,他们俩是师生恋,恋爱条件倒挺充足的。

他们两口子是来找我了解他们宝贝女儿的近况的。

我有点不爽邹洁莹老公看我的眼神,那里头带着太多审视了,不过也怪我,因为我喊邹洁莹“莹姐”了。

这称呼挺怪的,因为邹洁莹大了我近一轮。可是,也不是没有人这么叫啊!最多也就算我占了他女儿一点便宜,差个五六岁就当她舅了。

听说宝贝女儿就住在我家里,他就语气森然的问我说:“你们晚上都怎么睡的?家里房间多吗?你自己一个人租的房子?”

我都自动升级当舅了他还怀疑我。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就说:“不是,我是跟我妹妹一起住的,租的两室一厅,晓春跟我妹妹睡一间房。”

他,噢!对了,他叫姬春来,姬晓春的名字就是因他名字里的春字衍生出来的。

姬春来听我那么说,脸皮终于没绷得那么紧了,问我说:“晓春过得还好吧?”

看来邹洁莹没跟他说多少姬晓春的事。

我说:“还行吧,天天在我家里玩游戏,我过来的时候,她一帮同学去看她了,正开零食大会呢!”

邹洁莹一直在紧张的看着我们,这时笑着插话:“放心吧,春来,我平时都有抽空去偷偷看晓春的,怕她见到我又逃跑才没现身。对了,大明,晓春在你那住了有段日子了,你有没有搞清楚她为什么不肯跟我过羊城啊?”她一前一后跟姬春来和我都说话了。

我说:“还不都是那些原因,你知道的啊。”我说完话,脑子里忽的浮现一个影像,就很郑重的跟邹洁莹说:“可能还有个原因,我刚刚才发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很有可能。”

他们俩都神情凝重的看我,想来还是挺关心女儿的,不想在女儿不情不愿的情况下把女儿带走。

我说:“有个叫姜梦杰的高三男生,他跟我说他是晓春的男朋友。他今天来找晓春玩,知道晓春在我家里住,以为我跟晓春有什么,就威胁着要打我。对了,他是晓春她们学校跆拳道社的社长,学习很差,整天净知道打架斗殴泡妹子。”

太奸诈了,不过也怪不得我,谁让姜梦杰惹我不爽了。

邹洁莹两夫妇听了我的话,脸色很难看,我捂着嘴偷笑,完了还说风凉话:“学生早恋不好,尤其是像她们这种读高二高三的。这都快要高考了,还谈什么恋爱呀?分散注意力不说,而且,像这种所谓爱情,能长久吗?”

“才刚在一起就要分手了,以后天各一方,时间一长,遇到新的人,就会把旧人给忘了。他们要不弄点什么出来还好,要是忍不住偷吃禁果的话,不知道做措施,出个什么好歹,那就不好收拾了。”

“你说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

姬春来大我那么多,可不比是邹洁莹那半卡拉的小长辈,他一发火,我还真有点怵。

怪我多嘴吧,人小鬼大,居然跟他这种老江湖分析早恋的危害。

不过我还是有点不吐不快的话堵在心里头,我还没说这样的恋爱就是耍流氓,打短炮呢!都高三最后一学期了还泡妹子,不是想干一炮走人是什么?

姬春来终于坐不住了,拍桌子跟邹洁莹说:“走吧,找晓春去,就是硬拖我也要把她拖去羊城。”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