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床动态图带声音

玥尧沒有将玉瑕送回凤御大陆。【无弹窗小说网】而是送到了云子砚那儿。顺带。也看了看明月。

云子砚似乎很是喜欢明月。一直想收他为徒。但明月却很坚持。只认龙傅。任由云子砚怎么说。眼皮都不抬一下。

玥尧看着好笑。瞥向云子砚时。问道:“你那个徒儿…”

“死了。”玥尧还沒问完。云子砚就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声音很淡。

一时。房中很是安静。谁都沒说话。

玥尧想。其实云子砚。还是很在乎那个徒弟的。就像。云国师明明已经被逐出了师门。站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还仍然对天下宣称自己是云子砚的徒弟一样。

除了利用。何尝沒有感情存在呢。所以。云子砚才亲手杀了他。

玥尧和锦玖待了一日便离开了。回去时。玥尧看了眼那座不起眼的小院落。向锦玖问道:“你说。白九葬何时会找过來。”

“用不了多久的。”锦玖捏了捏她的手。淡淡说道:“白九葬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一旦他认清了心之所向。便会奋不顾身。这一点。和凤乘姬执着于九天大陆一样。”

“所以。玉瑕会幸福吧。”玥尧一笑。摸了摸肚子。看向四周行色匆匆的人群。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颓败消沉的神色。

强者为尊。乱世中。弱者便会成为强者路上的点缀。用生命去制成的点缀。

“早点结束吧。”锦玖突然说道。

玥尧点点头。跟着他慢慢走:“千锦荣华。是个怎样的人。”

锦玖一顿。抿了抿唇。道:“不知道。不过重华说过。他是个孩子。”

“孩子。”玥尧眨眨眼。

锦玖一笑。摇摇头。表示他自己也不是太清楚。他这一生在乎的东西。在乎的人。少之又少。更不要说入了眼。所以对于千锦荣华。他也只知道一点罢了。而这一点。还是因为花处悠和千锦重华。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玥尧问道。她知道。锦玖不想让她跟着去。一切有危险的事。不管大小。他都不想让她参与。

“过几日吧。等帝臣登基之后。”锦玖想了想。道。

“你不想让他去留念城。”玥尧想了想。便明白了。每一个人死后。灵魂都会去冥界的留念城中。有执念的便选择待在城中。直到灰飞烟灭。而沒执念的。就会入转生池轮回。

帝臣登基之后。才有资格管冥界之事。

锦玖点点头。道:“终究是重华的弟弟。重华也从未恨过他。我自然要帮一帮。以千锦荣华的性子。很难回去转生池。”

“你倒是好心了。”玥尧看着他笑道。

“嗯。越來越有心了。”锦玖抱过她软软的身子。跃到一旁的屋檐上坐下:“丫头。我就想这么抱着你了。那儿也不想去。一刻也不想离开。”

玥尧愣了许久。微微侧头。看着他靠在自己肩上的侧容。笑了笑:“那就那儿也别去。”

锦玖闭着眼。沒说话。

帝臣登基。六界中有人欣喜有人哀愁。但众神是不管其他各界的。个个都是高高兴兴。脸上笑的快开出了花。

浮纱知道时。脸上沒有什么情绪。心中亦是沒有半点高兴。无悲无喜。

神月茗淡淡道:“你不该高兴。这一届神王可是帝族的人。不在是我神月一族。这不就是你要的。”

“是啊。我该高兴。”浮纱一愣。笑了起來。转身命人给帝臣送去了礼物。眼里却并沒有半分笑意。

她这大半生。都在做了什么。

神月茗看着她。沒说话。神色飘忽。仿佛又回到了千年前的那天。

他在那座仙岛遇到她。整个仙岛只有她一个人。和一座坟。她告诉他。那是她师父的坟。那个时候。神月茗在她脸上看到的。是在神界从沒有看到过的笑容。

神月茗那时很不明白。那座仙岛和神界一样的冷。只有她一个人。她是怎样绽放出那样美好的笑容的。

后來。他将她带回了神界。带回了神月宫。将她做徒弟般对待。再后來。不知何时。她爱上了神月祈。神月茗想。如此也好。可他心里却怪怪的。而当他跟神月祈说此事。听到神月祈一口拒绝后。第一反应。却不是生气。

神月祈在天劫中死后。浮纱就仿佛变了一个人。高高在上。骄纵跋扈。和神界其他人一样。

神月茗不知道浮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渐渐的。也不想知道。

摇摇头。神月茗不在想曾经的事。其实如果要真的去理。也已经理不清了。

锦玖到底磨不过玥尧。带她一同去了上魔宗。如今的上魔宗。因为左馨儿的背叛。一大半的人都已经离去。显得有点空荡荡的。

玥尧扫了一眼。突然觉得。就算不杀千锦荣华。他也赢不过凤乘姬。

千锦荣华似乎知道他们会來。懒懒的歪坐在主殿的主位上。手中拿着酒杯。居高临下的看着缓缓走來的两人。

“沒想到你会这么久才來。我以为。你应该是要迫不及待杀了我才对。”千锦荣华似笑非笑的冷冷道。

“杀你。何时都可以。”锦玖淡淡说道。玥尧打量了一下千锦荣华。不仅皱了皱眉。她总觉得。此人身上有种怪怪的感觉。想着。拉了拉锦玖的手。

锦玖侧头看了她一眼。将她拉到身后。

玥尧扯扯嘴。翻了个白眼。探出个脑袋看着千锦荣华。

千锦荣华一早便看到她了。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忽而冷笑道:“我竟不知你也有有心的时候。”

“休战。我便不杀你。”锦玖沒理他。淡淡说道。

千锦荣华一愣。看着他。良久都不说话。

“你以为。还能停吗。”突然。千锦荣华笑道:“不能了。千锦玖。不能停了。开始了怎么能停下。这九天大陆是我的。是千锦家的。谁也夺不走。他凤家有什么资格。只有我。只有千锦荣华。才配拥有这盛世繁华。”

“你真的。是想要天下吗。”玥尧看着他。出声问道。

“是。”

千锦荣华一震。笑了笑。坚定道。

“那你。不想知道花处悠和千锦重华的墓在何处吗。”玥尧从锦玖身后走出。站在他身侧。看向千锦荣华淡淡道。

锦玖皱皱眉。无奈叹了口气。忍住沒将她立刻送回去。

“你说什么。”千锦荣华猛的坐直身子。手中的酒杯不知何时已经跌落在了地上。此刻。他双目瞪大。直直看着玥尧。

玥尧见此。微微一笑。不在说话。

如今。她是明白千锦重华说得那句话了。还是个孩子。一个想向全世界证明自己的孩子。

见到玥尧如此笑。千锦荣华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猛的站起身。冷呵道:“他们死在那儿。与我无关。”顿了顿。看向锦玖。低声问道:“千锦玖。为什么你当初选的是千锦重华。而不是我。我哪里不如他了。我与他差的。不过是个生份罢了。难道。就是因为我出身不如他。我得母亲是个卑微的戏子。”

锦玖抿了抿唇。淡淡的看向他。琥珀色的眼瞳宛如镜子。沒有感情的倒映出千锦荣华的面容。愕然的。对上锦玖那双眸子。千锦荣华不由自主的退了退。仿佛那双眼瞳已经将他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一面呈现了出來。

“不为任何人与身份。只因为。他适合。”锦玖淡淡道。

“适合…”千锦荣华低喃了声。冷笑道:“你又怎知我不适合。”

“就凭你如今的模样。”锦玖看着他。神色淡漠。但千锦荣华。却仿佛看到了他眼里的嘲讽轻蔑。

“我如今的模样。”千锦荣华笑了。开始是低笑。最后变成了狂笑。嘶吼道:“我现在什么模样。都是因为你们。都是你们逼的。都是父皇的儿子。从小到大。他却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唯一的皇子。而我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是。凭什么。他拥有那么多。却还要和我抢。明明最先遇到花处悠的是我。凭什么让我退出。你们所有人都帮着他。从來都只帮着他。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啊。。”

锦玖蹙眉看着他。将玥尧拉到怀里。眼瞳眯了起來。略带复杂的看着千锦荣华。

“他…”玥尧皱了皱眉。同样看着千锦荣华。觉得他四周似乎散发着黑气。

“他也被心魔控制了。不对。是彻底吞噬了。”锦玖话落。就见千锦荣华瞬间便做了一团黑影。只能隐约看出人形。同时。熊熊灼热的大火霎时出现。自殿外向殿中快速蔓延而來。将整个主殿都包围了住。

火焰还沒靠近。玥尧都能感觉到那能灼伤骨头的炽热。

见此。那团黑影发出尖锐的声音。仿佛是在大笑。

“他竟让整个上魔宗为他培养。他一开始。就沒打算活着。”玥尧趴在锦玖肩上。看着外面的熊熊大火。淡淡道。神色沒有丝毫焦急或是害怕。

锦玖淡淡点了点头:“他应该是知道我们会今日來。所以才将灵魂彻底让给了厌魔。呵。他自己何尝又不知自己活不久了。竟也想将我们拉下培养。可笑。”

“这火不寻常。”玥尧笑了笑。捏了他的发丝玩。

“嗯。”锦玖不在意。看着眼千锦荣华。一层淡淡的金色魔力缓缓覆盖在了他自己和玥尧身上。

沒有在看千锦荣华。锦玖直接抱着玥尧一步步踏入火焰中。向上魔宗外走去。而那燃烧的火焰。却丝毫伤不到他们分毫。

大殿中。千锦荣华见火焰伤不到他们丝毫。不甘心的发出冲天的嘶吼。

渐渐出了上魔宗。玥尧看着万全沉浸在火焰中的上魔宗。晃了晃神。

这样冲天的火焰。渲染了半边天空的火焰。和她來到这里时引出的。那般相似。同样妖冶艳丽出了绝望的色彩。

如何开始。便如何结束。

玥尧笑了笑。闭上眼蹭了蹭锦玖的脸颊。

“怎么了。”锦玖一愣。将她检查了一遍。见沒受伤才作罢。

玥尧好笑的摇了摇头。低笑道:“我沒事。”

锦玖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拿出件披风将她裹了住。这才牵着她向山下走去。漫天的火焰在身后成了背景。仿佛朵朵曼珠沙华。

“阿锦。”

“嗯。”

“我有沒有跟你说话。我爱你。”

锦玖一震。绽开一抹绝美的笑容。比那灼热的火焰更加耀眼:“我总算等到你这三个字了。”

“我怕再不说。以后会來不及。”玥尧笑了笑。

很多事。很多话。很多人。不去做。不去说。不去爱。眨眼间。便会随时间消失。所谓世事无常。便是你在强大。也无法预测。下一瞬间。会发生什么。

帝绝站在一片火海中。白金色的长袍随风翻飞。火焰与发丝模糊了他的容颜。却可见他墨色的眼瞳一直紧紧看着玥尧和锦玖渐行渐远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帝绝突然想到曾经在人界书中看过的一句话。那时他不屑。如今。却深以为然:

爱一个人。是希望她好好的。看到她幸福的笑着。自己也会傻傻的跟着笑。哪怕心里隐隐作痛。哪怕守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全书完)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