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

(三)关于女追男下

1.芝士蛋糕。

她很喜欢吃芝士蛋糕,但我不爱甜食。

因为她总是说自己爱吃芝士蛋糕,所以我在她生日的那天给她买了。

她很开心,开心得都哭了。

她和我说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生日吃过芝士蛋糕了。

她哭着扑到我怀里抱着我,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没有推开她。

抱了很久,她拉着我一起去吃蛋糕。她用叉子喂我,我吃了,她笑得像个孩子。

大部分的时候她都像个孩子,就像我认识的她一样,幼稚,张扬;

可是在女儿面前,她就变成了一个母亲,称职又合格的母亲。

我已经数不清楚自己惊讶过多少次了,当她严肃教育女儿的时候,我会觉得她一瞬间长大了。

当她面对我的时候,又退回童年。

后来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变得很幼稚”。我

想,她在我面前这么幼稚,是因为太爱我了吧。

希娜和哈尔过生日,我也会买芝士蛋糕给他们。在我们家,芝士蛋糕=浓烈的爱。

2.汉堡。

她是模特,我是运动员。汉堡这种高热量的食物,都不适合我们吃。

她有经纪人的制约,我有专门的队医制定食谱。

我们两个都喜欢吃汉堡。我最爱牛肉的,她最爱猪肉的。

我偷偷带着她吃过几次汉堡(希望她的经纪人mary没有看到)。

她真的很瘦,我可以摸到她的肋骨。我们一起睡觉的时候,我总是会这样感叹。

她现在这样很漂亮,但我认为胖一点会更好。

对她来说,增肥太困难了。

她喜欢吃水果沙拉和蔬菜沙拉,还有甜品。甜品不可以吃太多,所以她平时只吃沙拉。

我认为沙拉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我总是告诉她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如果没办法工作,我可以养着她。

但她不愿意被我养着。

她说,她只是想陪着我,不是要我养着她。

我听过许多其他人对她的评价,有些人说她给我生孩子是为了我的钱。

我想,我该出来澄清了。

我的妻子从没主动要求我给她买什么东西,我送给她的所有礼物,都是我主动买的,并且没有提前和她说过。她不是贪财的女孩子,甚至对金钱没有什么观念。

我们逛街时,她总是刷自己的卡,她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我不能接受别人说她是为了钱才生下孩子,这是在侮辱她的人格。

再说回汉堡。

我们在网络上公开恋爱关系的时候,有拍过一张一起吃汉堡的照片。

有朋友说我们叫“汉堡夫妇”,这个称呼我挺喜欢的。

对我们来说,汉堡不仅仅是一种食物,更是我们感情的象征。

我知道这样的比喻很俗气,但是我文化水平不高,说不了什么好听的话,就只能这样形容了。

巴塞罗那俱乐部的宣言是:不止是一家俱乐部。那么我就仿写一下吧:不止是一个汉堡。

3.西服。

她是很多国际大牌欧洲地区的代言人,赞助商经常会给她送一些东西。

她会将这些东西送给我。她给我送过西装、香水、手表、领带,但这些我都很少用。

不踢球的时候,我更喜欢穿休闲类的服装。

我是一个没有时尚细胞的人,衣服都是乱穿。

她会帮我搭配衣服,而且搭配得很好看。

有了她以后,大家开始渐渐地夸奖我的穿衣品味。

她的确是一个有眼光的人,我参加欧洲金靴的颁奖礼时,她帮我搭配了一套西装。

我平时时常穿一些颜色奇怪的西装去参加颁奖典礼,每次结束都会有球迷说我穿得很奇怪。

但那一次,大家都没有说过我,甚至有人开始夸我帅气。

我知道,那都是她的功劳。

而且……是她主动提出要帮我搭配的。

我当时没有答应,谁知道她还是把衣服送到了我家里。

我对她很无奈,真的。

在她的逼迫之下,我穿上那套西服参加了欧洲金靴颁奖典礼。

我记得,那天有记者笑着和我说:ruiz,你今天这套西装可比以前的好看多了。

我面无表情,但内心很开心。那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身边有一个女人多么幸福。

4.意大利面。

我的厨艺还不错,但她不怎么会做饭。

有一次,我上午去看女儿,快要走的时候,蕾特拉着我的袖子,可怜兮兮地告诉我,她肚子有些饿。

我不耐烦地说,家里有吃的,自己去做饭。

她说,你忘了吗,我不会做饭。

我恍然大悟。

是的,她不会做饭。早前说过了,她是艾伦教练的小公主,在家里被惯得无法无天,艾伦教练根本不舍得让她做任何家务。

她喜欢吃我做的饭,但是我很少给她做。

她总是说想念我做的东西,我一般情况都会装作没有听到。

那个时候我对她已经有点喜欢了,但是她缠我的时候,我还是会不耐烦。

我不喜欢看到她撒娇卖萌的样子,不是因为她这样很难看,

而是因为……我一看到,就会心软,再然后,不管她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下来。

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理智的人,不应该做出这种感性的事情。但是她总是有能力让我将理智抛到一边。

那天我当然心软了,留下来给她做了午饭。

她告诉我,她想要吃意大利面,希望我做给她。

意大利面我很拿手,她之前吃过几次。

我曾经说过,我只会给在乎的人下面吃,她似乎记住了这句话,只要有机会,就会要求我下面给她吃。

她说我下的面有小时候的味道,会让她想起她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岳母。

我的妻子能给我如此高的评价,我很荣幸。

她吃意大利面吃得毫无形象可言。

在她的粉丝心中,她是女神,很少笑,很严肃。

但在我面前,她总是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我一开始很不理解:既然她喜欢我,为什么不在我面前维持冷艳的形象呢?

我们在一起之后,我有问过她这个问题。

她说:你不懂啊,爱一个人就是要让他看到自己最丑陋的一面。以后我们要生活在一起,我不可能一直装下去的。

她还说:你已经够安静了,所以我要活泼一点。

她很懂事,一切都为我想。

我要再一次感谢上帝将她派到我身旁,她是我的福音,有了她,我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顺利。

(四)“父亲”这个角色

我二十岁的时候,我的女儿出生了。就像前文说得一样,她来得措手不及,甚至让人不怎么开心。

她出生的时候我去领金球奖了,很遗憾。

当我从颁奖现场赶到医院时,我第一次看到了她。

她睁开眼睛看着我,她的眼睛和蕾特一样,有很漂亮的颜色,形状也不错。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觉,那真的很奇妙。

世界上突然多了一条与我有关的生命,我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惶恐。

我看着她,内心的爱意泛滥成灾,可是我却无法将爱化成行动——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将她抱起来。

是的,我和蕾特都不会抱孩子。

我们在懵懂的时候做了父母,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希娜一天天地长大,我们也一天天地成熟。

她越来越像一个妈妈,在母亲的角色上,她做得很成功。

我就不是那么成功了。我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父亲的角色。

我不爱笑,她说孩子喜欢会笑的人,所以我开始学着笑。

说实话,我勉强挤出笑容的时候,比哭还要丑。

她总是鼓励我,因为她,我和女儿的关系好了很多。

我想,我以前对孩子的亏欠太多了,一定要弥补回来。

但我做不到了,错过的时光永远不会再回来。

我一定要和你们说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我的两个孩子,都是意外来的。

希娜是意外,哈尔同样是意外。

儿子来的时候,我正在度过我职业生涯中最难捱的一段时光。

那个时候我几乎要放弃足球了。

我自暴自弃,生无可恋,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蕾特告诉我,我们要有第二个孩子了。

我很迷茫,又很开心。我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个孩子当成我活下去的理由。

她对我说,要我做孩子们的英雄,但那个时候,我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试问,哪位英雄是躺在床上创造奇迹的?

如果说希娜让我找到了做父亲的感觉,那么哈尔就是让我正式进入父亲这个角色。

蕾特怀哈尔的时候,我一直守在她身边。

我每天都会摸着她的肚子和孩子交流感情,会笑,会声情并茂地给他讲故事,还会亲自为他挑选衣服。

其实,我内心希望蕾特再生一个女儿。

我喜欢女儿,和她一样漂亮。

但是蕾特说,她想要个儿子,这样就可以像我一样继续踢球了。

我没有告诉她,我其实并不希望我的孩子踢球。只要他健康成长,我就很开心。

这不是虚伪的话,是我发自肺腑的呐喊。

我还会不会再要孩子?应该不会了,生孩子太痛苦了,我不想让我的老婆继续痛苦。

我们有两个孩子已经很幸福了。

女儿会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我希望她找一个孝顺、人品好又专一的同龄人。

我会亲自替她把关。我很爱我的女儿,想给她一个万无一失的人生。

(五)巴塞罗那那些事儿

我在快要十八岁的时候来到了巴塞罗那。

我真的很走运,竟然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拉玛西亚青训营,我一直很向往那个地方,但是家里经济能力不够,没有办法去那边踢球。

没有去巴塞罗那之前,我经常这样鼓励自己:没关系,现在累一点、拼一点,未来就可以去巴塞罗那踢球了。

我的偶像是梅西、哈维,他们都是拉玛西亚青训培养出来的巨星。

梅西说过,他想在巴萨退役,因为巴萨是他的家。

我想我和他一样,如果可以,我会一直在巴萨踢下去。

我要为巴萨夺下所有比赛的奖杯。这是我接下来的目标。

刚来到巴塞罗那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欧洲的规矩和拉丁美洲的规矩不一样。

做体检的时候,我很紧张,生怕自己不合格,和俱乐部谈价钱的时候,我更紧张了,那个时候我很想告诉巴萨的高层:只要让我来,我可以不要薪水。

很可笑,对吧。但那会儿就是那么想的。

上帝保佑,我顺利与巴萨签下长达五年的合约,如愿以偿地批上红蓝战袍为我爱的俱乐部出征。

队友们很友好,很照顾我。

尼斯是哥伦比亚人,我们的国家挨得很近,整个拉丁美洲的生活习惯类似,所以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融入球队的过程中,尼斯帮了我很多。

他就像个哥哥一样照顾我,不止是在球场上,生活中也是一样。

几个月后,卡尔斯和莱昂也来了,我们三个开始打配合。

莱昂是德国人,他有德国人的稳重和严谨,卡尔斯是从b队提上来的,年龄很小,很爱开玩笑,活跃气氛他最在行。

我的队友们都是很够意思的兄弟,对我来说,他们不仅仅是我工作的伙伴那么简单。

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谁的进球数量多,我不会嫉妒。

不管谁进球,只要我的球队领先,我就会笑。

这对我来说是最开心的事情。

我们是一个集体,我时刻都记着,我是为了巴塞罗那的荣誉而战,而不仅仅是为了刷个人的进球数量。

我们从不互相嫉妒,他们获得个人荣誉,我会祝福他们,我获得荣誉的时候,他们也会祝福我。

我们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

我的队友们经常会去我家做客,我们的孩子也会在一起玩。

我们还曾商量过,要把房子买到一起,这样就可以每天都见面。

有记者问过我,在巴塞罗那有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答案当然是有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每天都开心的。

我们都会有烦恼,但烦恼是暂时的。

巴塞罗那也有失利的时候,当我们的球队遭受失败时,我会非常地不开心。

其余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开心的。我们从不会因为私人恩怨闹不愉快。

就像卡尔斯总说我的女儿是他的女朋友,我都没有揍过他一样^0^。

很开心能在巴塞罗那这样一支伟大的俱乐部踢球,一时红蓝,一世红蓝,巴萨万岁!

(终)阿根廷世界杯的失意

每一个球员都想要帮助自己的国家捧起大力神杯。我也一样。

哥斯达黎加的足球历史不够悠久,踢球的方式也不够正规,但这并不能影响我们对足球的热爱。

我们可以为了足球放弃一切,我们将足球视为我们的灵魂和生命。

小时候,父亲和母亲经常为了看球赛请假,是他们让我爱上足球。

以前,一些媒体形容我们国家是“平民足球”,我很赞同。

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哥斯达黎加没有出现过足球巨星,我认为我也算不上巨星。

我只是一个踢得比较好的普通球员。我想要为我的国家争光。

阿根廷世界杯是我踢的第一届世界杯,我们打败了英格兰,那是一支从前锋到后卫都是由足球明星组成的球队。

我很开心,我和国家队的兄弟们都努力训练,想要在八分之一决赛时取得一个好成绩。

谁都没有想到意外会发生得那么突然,被铲倒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几乎感受不到我的腿了。

我想要爬起来继续踢球,但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力气。

那种感觉,我今生都不愿意再回忆。

因为我的受伤,队友们的情绪受到了影响,那一场比赛,我们被淘汰了,无缘四强。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稍微专心一点,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是的,我喜欢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扛,这是我的特点。

我迫切地想要为我的国家捧起大力神杯,我想告诉全世界:平民足球也可以在主流比赛中取胜,只要热爱,一切都不是梦。

希望下一次世界杯,我依旧能入选大名单,并且为我的国家战斗,

我不会再受伤,我会和我的国家队队友们一起捧起大力神杯。

过去的荣耀或者失意,对我来说都不及未来重要。

我是个看重以后的人,以前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我会努力拼搏,做到最好。

如果我可以帮助我的国家赢得冠军,我会很开心;

如果不能,我会等待,等待上帝派一个更好的人来。

大力神杯,迟早是我们的。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