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性方式和技巧

看着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苏晴然和顾川铭都表示很震惊,但是他们又不会表现出来,苏晴然直接拉着顾川铭离开了,即使顾川铭很不乐意,但是她还是带着离开了,不然在这里出现什么情况她可没有办法控制!

现在就是能和他们避开就和他们避开,要不然一个不小心泄露了接下来的事情可怎么办?!

顾川铭虽然很是不满意苏晴然要把自己拉走的行为,但是她是自家老婆,哪里有什么听话不听话的?

眼神中带着一点点的笑意,跟着苏晴然的脚步,然后回到了家里。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顾川铭看着直接躺在床上的苏晴然,慢慢的坐在她的旁边,道:“今天都说了什么计划?”

“楚芳影想让我跟她一起对付宋楠哲。”苏晴然倒是没有隐瞒,直接把今天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跟他说了出来,眼神中带着一点疑惑,完全不清楚为什么会是这个情况。

“她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上你?”顾川铭觉得很是不能理解,他可不觉得楚芳影和苏晴然之间的关系会有这么好,这么冒险拼命的事情,到底有什么样的好处,才会让苏晴然同意?

“我能不说吗?”苏晴然不想让顾川铭觉得这件事情是因为他才会让自己同意的,但是她不说的话,顾川铭会不会生气?!

顾川铭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坐在那里,就不说话了,让苏晴然觉得自己不说肯定是不行的了!

可是她就是怕……

默默地躺在那里,苏晴然还是决定说了:“我只是觉得宋楠哲肯定是对你做过什么事情,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直觉觉得他不好。”

顾川铭嘴角抽搐了一下,也不知道苏晴然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么奇葩的理由的,简直蠢爆了好嘛,但是他还是不能佛了自己老婆的面子的。

“可是无论怎么样,这件事情你是需要冒险的,我是不会同意的。”顾川铭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苏晴然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可是苏晴然居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我只是去帮她找个人,我根本就不会去。”回想了一下,苏晴然发现自己还是能找到反驳的理由的,因为她只是去帮助楚芳影找人,并不是自己要亲自上阵,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同意这交易的。

“可是你什么好处都没有。”顾川铭说话很直接,看了苏晴然一眼,发现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看,默默的闭上嘴巴,直接让苏晴然躺在床上,伸手摸摸她的头发:“主要是你现在的身体不是一个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想想,有多少人为你担心?”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行吗?要是我需要出去的话,我肯定也会带上你,好不好?”苏晴然想了一下,决定什么事情都跟顾川铭报备一下比较好,什么事情都跟顾川铭说,让顾川铭陪着自己,他肯定就放心自己出去,或者是办其他什么事情了。

“行。”其实顾川铭就是在等这么一句话,听到苏晴然这么说,他瞬间就放心了,伸手把旁边的被子拉到苏晴然的身上,拍拍她的脑袋,“现在赶紧睡觉吧,休息一下。”

苏晴然张了张嘴巴,被顾川铭这突然的转变弄得一愣,眼神中带着一点茫然,但是还是乖乖地听了顾川铭说的话,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川铭站在门口,看着已经熟睡的苏晴然,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直接拿出手机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一个电话:“去安排一下过几天的婚礼。”

第二天起来的苏晴然直接接到了婚礼将在三天后进行的消息,虽然她现在的身体很不方便,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拖的,虽然知道了这个消息,苏晴然还是觉得有点快。

“这几天你就好好的休养,她让你找什么人你就去找,电话通知就好。”顾川铭最后给苏晴然下了命令,看着苏晴然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只是目光冷淡的看着苏晴然,直到苏晴然点点头,才稍微转头对着别人说了几句话。

苏晴然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无聊,好在有顾川铭陪着她,苏晴然满世界的想找事情做,但是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事情比较好,最后无奈的坐在原地,顾川铭静静地说了一句:“不是要去公司找凤言吗?”

听到顾川铭这么说,苏晴然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动作大的让顾川铭忍不住为她捏了一把汗,伸手扶住苏晴然的肩膀,眼神中带着一点责备还有担心:“你能不能自己注意点,为什么就忘了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呢?!”

苏晴然张了张嘴巴,也是突然反应到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嘴角忍不住带着一点无奈,其实她也不想这样的,只是有时候真的突然忘了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因为现在实在是太无聊了,不找点什么事情做的话,就感觉自己好像要消失了一样。

“好了,以后自己注意点,咱们现在先去公司吧,既然你觉得无聊的话,那么出去走走也是不错的。”顾川铭也是满脸的无奈,伸手搂住苏晴然的腰,然后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看起来很小心翼翼的样子。

苏晴然觉得她和顾川铭现在的相处方式和之前有一点不一样了,但是仔细想一下的话,又没有什么不一样,之前顾川铭也依旧是对自己这么关心,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只要自己不开心,他会立马想办法逗自己开心。

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所以才会想那么多吧!

苏晴然跟着顾川铭来到了公司,对着凤言说了那些要求准备安排一个时间,让他和楚芳影见个面。

凤言也没有拒绝,在听到楚芳影的名字的时候,他就已经点头同意了,这么快的反应让苏晴然觉得他们之间可能真的是朋友,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能真的是楚芳影的手下。

稍微得到了一点证实,苏晴然瞬间就放心了,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事情,继续回归到无聊的状态。

“公司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位助理,我居然都不知道。”顾川铭静静的看着苏晴然,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凤言,语气中带着一点醋意,满脸的表情都是不乐意。

苏晴然直接丢了一个白眼过去,这个事情她本来是打算说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忘了,事情一件接一件,根本就没有时间说这个事情!

“你也别说我,干嘛一直盯着我,难道那边你没有事情吗?”苏晴然觉得现在的顾川铭好像变成了一个婆婆妈妈的人,像个管家一样一直在说教自己,主要苏晴然觉得很是无奈,她还是想要之前的那个浪漫的顾川铭!

“所有的事情家里人都包办了,还能有我什么事情?”顾川铭也是无奈,婚礼的事情家里人根本不让她们两个插手,让自己现在全身心的照顾苏晴然,什么事情都不要管,毕竟苏晴然的身体比较重要。

“好吧。”苏晴然觉得她真的好无聊啊,这样混日子不知道要混到什么时候,除了结婚的那一天可能会忙一点,现在根本就忙不起来!

不过婚礼很快就到了,就在婚礼开始的前一天,顾川铭和苏晴然突然接到了一个消息,楚芳影和宋楠哲的婚礼也在同一天举行,并且婚礼场地和他们只隔了一道墙!

听到这么一个消息的顾川铭心里瞬间警备起来,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们虽然得到了楚芳影和宋楠哲结婚的消息,但是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婚礼现场居然就会挑在自己的隔壁!其实本来没有什么的,只是在楚芳影和苏晴然说要合作之后,这么一场婚礼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旁边,让人不得不怀疑楚芳影心里的想法。

“你这个安排是什么意思?”婚礼前天晚上,苏晴然特意把楚芳影给约了出来,见到楚芳影的时候脸色特别不好,眼神中都是质问,就连语气也特别的冲。

“婚礼在同一个地方的话,我们两个比较方便说话,并且,凤言在你那边,而宋楠哲刚好把婚礼定在这一天,若是我不选在这里的话,那么我就没有办法联系到凤言了。”楚芳影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凤言身上,眼神中带着一点无奈,其实她也很不想这么早就动手的,因为毕竟刚刚和凤言取得联系,还没有具体安排下去。

“这个婚礼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若是你把它给搞砸了,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顾川铭才不管楚芳影的想法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婚礼要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毁了的话,那么他一定把这个女人给掐死!

看到顾川铭眼中嗜血的眼神,楚芳影的心里咯噔了一声,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点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弄砸他们的婚礼。

其实现在的楚芳影心里很是纠结,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对现在的宋楠哲根本没有办法下手!

可是楚芳影知道现在根本不是纠结的时候,她现在就是要对宋楠哲下手,一想到是宋楠哲杀了自己的弟弟,她就狠下心来了!

看着楚芳影突然变化的脸色,顾川铭和苏晴然对视了一眼,反正明天只要不出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好好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也要赶紧制定一个万全的准备。

凤言坐在一边,眼神中带着一点冷意,不知道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苏晴然和顾川铭都看不下去了,很想问一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凤言突然站起来,“抱歉,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第五百四十章大结局

看到凤言立马站起来的样子,顾川铭和苏晴然对视了一眼,默默的点点头,目光落在一旁的楚芳影身上。

“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咱们就等着明天的婚礼吧,我现在也需要回去了。”看到凤言站起来走了,楚芳影也立马站起来,没有其他的事情,她也不需要在这里呆着了,对着顾川铭和苏晴然说了一句,再也没有说其他的话,转身直接离开。

顾川铭和苏晴然也站起身,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他们还不如去熟悉一下婚礼场地,还能散散心什么的。

婚礼照常举行,虽然本来就没有出什么意外,可是在看到跟自己只隔了一道墙的那对新人,顾川铭和苏晴然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感。

可是婚礼进行得很快,在所有人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婚礼就已经开始了。

苏晴然看着眼前家里人为他们准备的婚礼现场,眼睛忍不住有一点红了,这里不能说是她理想中的婚礼现场,只能说是是她梦中的那些场景,之所以觉得震撼,是因为这些都是她想想而从来不会去做的事情。

看着眼前铺满鲜花的草地,苏晴然莫名的有一点心疼,这么多花瓣的花了多少钱啊?可是一想到,这是她和顾川铭的婚礼,花这么多钱,装饰的这么好看,都是他们今后的回忆,也是值得的!

苏晴然被自家父亲拉着,慢慢的送到顾川铭的面前,两个人对视的时候,眼神中带着浓重的笑意,看起来唯美极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另外一边的婚礼也是这么进行着,所有人的反应好像都一模一样,这让苏晴然有一点害怕,因为实在是太雷同了,总有一种自己的世界被别人夺去了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出现了,慢慢的走到他们两个面前,嘴角带着一丝痞痞的笑意。

“祝你们幸福。”那个人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准备离开,然后发现自己被所有的人给围观了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发现自己的后面就是顾川铭。

眼神中带了一点阴鸷,来的那个人觉得自己现在很不爽,可是接下来有一个人说的话,让他的表情瞬间崩塌。

“你终于是回来了,我们等你好久了!”这么一句带着笑意还有暖意的话语听在这个人的耳中,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个时候顾川铭慢慢的走上前,伸手拍拍那个人的肩膀,说道:“现在我们把过去的事情都可以放下,你现在只是我的弟弟。”

听到顾川铭这么说,那个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震惊,下意识的看了苏晴然一眼,发现苏晴然只是微笑着看着他,脸上幸福的笑意是他从不曾见过的。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祝福的笑意,根本没有了之前的针锋相对,更别说那些嘲讽的表情了,在这个幸福的殿堂中,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有祝福和欢笑。

楚芳影眼角余光看着他们那边幸福的景象,嘴角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伸手勾住宋楠哲的脖子,说道:“其实我等待这一天很久了,我知道你也等待很久了,可是我并不想和你结婚……”

听到这句话的宋楠哲,瞳孔缩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漠,伸手扣住楚芳影的腰部:“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宋楠哲,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口口声声的说爱我,可是你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杀了我弟弟,还对我进行了催眠,这样的你怎么有资格?怎么有脸说你爱我?!”

楚芳影因为宋楠哲冷漠的表情被刺激到了,几乎是嘶吼出这些话,眼神中带着的伤心一览无遗,让宋楠哲的表情瞬间震惊!

他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居然根本就不能说出反驳的话,这些事情他确实都做过,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弥补了,可是人死不能复生。

就在宋楠哲准备说话的时候,方岩,也就是出现在苏晴然和顾川铭婚礼上的那个人,慢慢的走了过来,眼神中带着一点冷笑,嘴角的笑意很是狰狞。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本来是想让楚芳影安静一点的话语在看到方岩的时候瞬间变成了质问,一脸的不悦,让人以为看到了当初的那个宋楠哲!

“其实我很不想在这个婚礼上面跟你一起去死,可是很明显,眼前的这位新娘根本就不喜欢你,还挺恨你的。所以我就打算如了大家的愿,不让你继续祸害。”

所有人都盯着方岩的脚步,根本就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在听到他对那个人说这些话的时候,顾川铭和苏晴然的心里都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楚芳影也是一脸的茫然,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插进来,本来是他和宋楠哲之间的恩怨,这个人到底来干什么事情?

“既然你那么恨他的话,不如咱们三个一起死吧!”

不知道今天的方岩到底怎么了,说出来的全部都是极端的话,顾川铭和苏晴然很想让人上前拉住方岩,可是他们发现这个时候根本就来不及了!

因为方岩直接拉住了宋楠哲,他的力气很大,超乎别人的想象,死死地扣住宋楠哲的胳膊,而一旁的楚芳影也推搡着宋楠哲,两个人好像都在对付宋楠哲。

然后在所有人的震惊当中,他们三个人挤成了一团,在宋楠哲非常愤怒的表情中,两个人突然转身。

一直在台上的神父看到他们这个架势,立马躲开了,留下来一条路,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直接一脚踢开了布景板……

那后面竟然是悬崖!

可是顾川铭和苏晴然这边却是安然无恙,并且后面就是山!

被这特殊的构造弄得一脸的茫然,顾川铭和苏晴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他们三个人居然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带着宋楠哲愤怒的吼声!

苏晴然和顾川铭张了张嘴巴,两个人都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可是站在一旁的家人拉住了他们两个……

顾川晨摇摇头,示意他们两个不要过去,眼神中带着一点悲痛,说道:“这是方岩自己决定的。”

听到他这么说,顾川铭和苏晴然都是一脸的茫然,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能让方岩抱着去死的念头跟着他们一起跳下悬崖?楚芳影的想法怎么就这么的极端?!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的计划又是怎么回事?!

可是这些问题都没有人来给他们解答,苏晴然和顾川铭都是一脸的茫然,在所有人的指挥下,总算是进行完了这一场婚礼……

那天的事情特别的混乱,苏晴然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一点害怕,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都做了些什么,只是知道那天楚芳影和宋楠哲的婚礼,算是彻底没有完成。

虽然那里是悬崖,但是下面却是一条河,可是没有人找得到他们三个,也不太清楚他们三个是不是还存活。

苏晴然也不清楚那一天楚芳影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她只知道凤言是一脸的茫然,眼神中带着心痛,之后就消失了。

苏晴然在跟自己的孩子说起来那天事情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掩饰方岩的存在,虽然不清楚他们三个是不是还存活,但是家里人还是给方岩立了一个碑。

虽然方岩的身份在家里说不上多么光荣,可是方岩的所作所为在后来都是被家人称赞的,只是很多人都不赞同方岩的这种做法,可是人已经消失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也没有办法再训斥方岩,想起来自己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或者是方岩做过的那些事情,心里就忍不住有一阵悲哀,可是所有人都觉得还有一丝希望!

“今天两小只好好的去幼儿园了吗?”顾川铭从公司回来之后,就看到自家老婆正在哄着两个小孩做作业,走过去在自家老婆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挨个亲吻了小家伙们,眼神中带着笑意,整个人都变得特别温柔。

“爹地,我们都有好好的上课!”男孩儿是老大,跟妹妹一样长得很是精致,别人一眼看到他们这一对龙凤胎就觉得特别喜欢!

“好……今晚有奖励!”顾川铭听到他这么说,眼睛忍不住都笑弯了,这两个听话的孩子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而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就是上天赐给自己最大的幸福!

“哦耶!”两个小孩子都忍不住跳起来,然后在顾川铭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苏晴然在旁边一脸的吃味,但是很快就得到了自家老公的一个深吻:“是不是又在跟他们两个说方岩的事情了?以后这些事情就少说吧!”

苏晴然眨了眨眼睛,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嫂子,我叫方岩,是两小只的家教。”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旁边,顾川铭和苏晴然都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他们现在是一个新的家庭,人员已经到齐,幸福也已然到来!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