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顶短裙臀部摩擦的小说

</script>

“他的兽化形态太小了,得让他变成人形。”

男子站在一旁冷漠地看着已经手忙脚乱的海登莱,嘴角勾出嘲笑的弧度。

海登莱一边安抚已经被突发状况惊得双眼无神濒临崩溃的秦冢,一边朝男子露出求助的神色,“但是他肚子痛是怎么回事?明明还没到孵蛋的时间怎么会突然……我应该怎么做?他好像没法控制兽魂了!”

“他之前受过伤吧?”男子环起胳膊,厌恶地回视海登莱,“孕育期的次种身体很弱,一旦受伤很容易给魂核造成影响,毕竟是个复制的东西,你以为都跟纯种一样强健吗?再加上……他看起来精神也不太稳定,所以现在大概是要早产了。”

海登莱不知所措地看向利司,发现他正满脸忧愁地回视自己,轻轻点了点头。海登莱心里一咯噔,束手无策地摇了摇头,“那怎么……”

男子轻蔑地笑了笑,仿佛想起什么痛苦的事情,眼睛里露出怨恨的神色,“如果不是你,他根本不用承受这些痛苦!!”

“我知道……”海登莱愧疚地皱了皱眉,眉宇间满是痛苦的神色,“对不起……”

“蛋是你的吗?”男子突然走上前问海登莱。

海登莱骤然抬起头,突然有些生气,“当然是我的了!”

“你帮他变回人形,然后稍微引导他将魂核打开,出于本能他会把蛋孵出来的。”男子露出一丝怜悯的表情,“早产是有点痛苦,但忍忍也就过去了……如果出来的蛋是光滑的奶白色,就证明是兽种,需要兽魂滋养,里面的小东西到时间会自己破壳而出。如果蛋呈现浅蓝色,就是结晶,直接敲开就好了。”

海登莱舔了舔嘴唇,紧张地看着男子,“就是说,我只用帮他变回人形,打开他的魂核就行了吗?我还要做什么吗?”

“不用,其他的就得看他自己了。”男子垂眸,视线落在不远处正紧闭双眼瑟瑟发抖的小鸭子身上,“记得把房间的温度调高一些,温暖的地方会让他有安全感。”

男子说完白了海登莱一眼,转身离开。利司急匆匆地跟在他身后,冲海登莱点了点头,“按他说的做。”

房间门被轻轻关上。

走在前面的男子突然停下,让紧随其后的利司也不得不紧急刹车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知是在看那扇门,还是在看利司,喃喃自语道:“其实你已经很幸运了,还能呆在温暖的房间里……”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时候,他是如何被关在冰冷的屋子里铐住手脚,被迫孵出第一颗蛋的……

利司错开目光,心痛欲绝。

“喂,听说你儿子最近挺活跃的。”男子突然换了一副表情,玩味地看向利司,“你再不管管他,他怕是要玩火烧身了……”

“他想见你,想引起你的注意力,所以才这样的。”利司痛苦地皱了皱眉,“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好吗?这样他也……”

“你休想。”男子毫不犹豫地打断利司的话,“我恨你,也同样恨你的儿子,他是死是活,是不是要玩火*都跟我无关。”

他说完,决绝地转身离开。

利司看着他的背影,落寞地勾了勾唇角,轻声低语,“但你还是回来了不是么……”

……

房间内。

海登莱小心翼翼地帮秦冢疏导兽魂,一刻也不敢大意。因为小鸭子体内的兽魂太过混乱,海登莱不得不愈发集中精神,生怕稍有差池就伤害到他。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落下来。

终于,最后一丝魂力被疏导开,秦冢低声深吟了一下,立刻变回了人形。他死死地捂着肚子,将身体蜷缩在一起。海登莱赶忙替他盖上被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他,温柔道:“我现在要帮你把魂核打开,打开之后可能会舒服一点。你不要抗拒我,好吗?”

秦冢咬着牙,轻轻点了点头。

海登莱一阵心疼,一想到现在这样的苦楚一大半都是他带给秦冢的,他就恨不得打死自己。缓缓探出一股魂力丝进入秦冢的体内,海登莱感觉怀中的人在不断发抖,身子也跟着轻颤起来。他看到了秦冢的魂核,看到魂核中的蛋因为之前的冲击而移动了位置,进而导致了魂核的变形,这也是他会出现腹痛的原因。

“唔……”

秦冢的隐忍深吟让海登莱愈发紧张了几分,他万分小心地将兽魂移动到魂核附近,想着要怎么做才能万物一失地将魂核打开。

“再稍微忍耐一下。”海登莱大汗漓淋。这是他操作兽魂以来最害怕的一次,也是最小心最小心的一次。先分出几股魂力丝托住魂核,随即在核体最脆弱的位置小心翼翼地转圈,让魂核能够自然地张开。

“啊……别那样弄……”秦冢猛地抓住了床单,又痛又痒的感觉让他几近崩溃,“快,快点……”

海登莱用力咽下一口口水,郑重地点了点头。

在这种痛痒两重天的煎熬下忍耐了很久,海登莱终于将魂核弄开了。也是在那一瞬间,秦冢猛地推开海登莱,迅速钻进了被子里。

海登莱吓得不轻。要不是他魂力的控制收放自如,刚刚说不定会伤到他。

“秦冢你怎么了?”海登莱看着鼓起来的一大团被子,焦虑万分,“稍微好点了吗?”

他刚刚确实帮秦冢把魂核打开了,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出去……”被子里传来非常轻微的声音,带着几分别扭的语气。

海登莱皱了皱眉,不明所以,“为什么?你怎么了吗?身体还好吗?”

“出去!我不想见到你!”秦冢用力吼了一声。

海登莱如梦初醒,这才想到刚刚变回人形的秦冢赤身*。虽然他早就见多了,但两人现在处在十分尴尬的阶段,秦冢不想跟他坦诚相见也是应该的。

海登莱委屈地撇了撇嘴,“可是你一个人能行吗?不是快生了……”

“可以!你给我滚!”

海登莱想了想,即使他守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帮秦冢孵蛋,而且他再不开心的话,伤到蛋气就不好了。海登莱只好点了点头,柔声道:“恩……那好。你小心一点,有什么情况就叫我,我一直在门外。”

待到关门声响起,秦冢翻身一跃,猛地地从被子里跳出来。他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之后,才咽了咽口水,满脸绯红。

魂核被打开之后,身体的疼痛变消失了,那颗让他尴尬的蛋也顺利被挤了出来。出于本能,他迅速趴跪在床上微微翘起屁股,后背立刻弯曲成好看的弧线。这种羞耻的姿势只有跟海登莱啪啪啪的时候才做过,秦冢的脸涨得通红。

而与此同时,站在外面偷看的海登莱咽了咽口水,大兄弟开始蠢蠢欲动。

原来孵蛋这么性感啊……

孵蛋的过程比秦冢想象的还要辛苦。

他不仅要用魂力将蛋保护好,还要不断将它往外推。几个小时之后,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一个温热的奶白色椭球体终于出现在了他的大腿间。

秦冢瞬间瘫倒在床上,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腰酸背痛。海登莱也在同一时间破门而入,将脱力的秦冢抱起来,用被子裹好,然后冲着某个地方大喊,“利司!快来!生了生了!”

闻讯赶来的利司神色匆匆,手里抱着一个透明的箱子,“怎么样,人没事吧?”

海登莱赶紧让开位置,让利司给秦冢看了看情况。须臾,利司冲海登莱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人没事。”

海登莱终于重重地松了口气,隔着被子紧紧抱住秦冢,眼睛都红了。

“看来你们俩的基因很契合,第一个蛋就是兽种。”

秦冢听到利司的话神色一顿,目光落到一旁的蛋上。

兽种也就是说……

出来的会是他跟海登莱的孩子……

利司看着两人都处于懵逼的状态,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一边将那颗蛋小心翼翼地装进了玻璃箱内,一边道:“魂力池里面已经放好水了,将军赶紧带夫人过去缓解一下吧,这里我帮你们看着。”

海登莱这才回过神,冲利司点了点头。

……

魂力池是注入了混合魂力的池子,在其中浸泡对兽魂的恢复有很大的帮助,也能达到舒缓疲劳的效果。尤其对身体虚弱的兽人而言,魂力池简直就是天堂。

秦冢舒服地闭着眼睛,仿佛刚才的疼痛和疲倦在一瞬间都被卷走了,只剩下宁静和安逸。过了许久,旁边传来动静。海登莱蹑手蹑脚地靠近他,将他护进怀里,然后温柔地帮他按摩。

“辛苦你了……”

秦冢浑身僵硬,冷漠地绷着脸。但他此刻太累了,并不想跟海登莱争执什么。

“……”

“海登莱。”

“恩?”

“我可以等到孩子出来再走。”

海登莱双手一滞,心脏“咚咚”撞击了两下。

“我知道接下来还需要我的兽魂他才能平安破壳而出,我会一直留到他出生。”秦冢冷冰冰地说着,声音里还带着几分嘶哑,“他出生之后我立刻就走,到时候请你跟我解除关系。”

海登莱苦涩地弯了弯嘴角,继续温柔地帮秦冢按摩。

“听到了吗海登莱?还是说你不肯放我走?”秦冢的声音有些着急。

“我知道了。”海登莱痛苦地皱了皱眉,心脏生疼。

“我放你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