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姐?小姐?”

陆森雨猛地回过神,她不好意思的望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护士。

“抱歉,刚才走神了。”

陆森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嘴角挂起一抹苦笑。

刚才那个电话,让自己四年筑起来的所有城墙,一瞬间垮掉。

他要回来了,他真的要回来了。

四年了,他终于舍得回来了。

他终于在自己要死之前,回来了吗?

在他走的第二年,陆森雨就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她没有告诉宋微微,刚当上母亲的宋微微怎么有精力来照顾自己?

她一直配合着治疗,就是为了等他回来,再看他最后一眼。

他终于还是回来了,不是吗?

她挂起一抹知足的微笑,她不再奢求什么了,她只希望他能幸福,哪怕只是远远的望着他,她也心满意足。

晚宴设在a市著名的酒楼。

陆森雨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订了张当天返回a市的机票。

宋微微和秦楠不允许她离开,可她知道,或许这一见,是最后一面了。

“你们让我回去吧。”陆森雨哽咽,“四年了,这次,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他,我保证,见了他以后,我立马乖乖回来接受治疗,真的。”

尽管,所谓的治疗只不过是拖延她的死期而已。

终究是拗不过陆森雨,宋微微和秦楠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陪着她一起前往a市。

夜晚悄然降临。

陆森雨和宋微微还有秦楠穿梭于各个奢侈品店。

“你说这件好看吗?”陆森雨拿着一件低胸晚礼服,对着镜子比划着,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宋微微和秦楠不免有些心酸,她们知道,陆森雨没有继承她母亲的任何遗产。

她将所有的遗产所数捐给了希望工程。

老爷子对陆森雨的态度虽然有改观,也不过只是多了几句嘘寒问暖的话语罢了。

这里面,陆森雨过得很是清贫。

“那就这件吧。”得不到她们二人的回答,陆森雨沉寂在自己的喜悦中,自顾自的说道。

出了商场,宋微微再次强调道:“你给我把持住了啊,不要在原来的地方跌倒。”

“行了我知道了,赶紧走吧你。”她望向秦楠,“等我啊,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带着笑意离开。

找了很久,陆森雨才找到这个房间,她不免有些紧张。

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她才敲了敲门,随后,进去。

只是一眼,陆森雨心再次沉沦,他更加成熟了,眉目中多了一丝桀骜。

只见他的目光往自己瞟了瞟,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陆森雨忍住内心的苦涩,她挂起一抹笑意。

“我来了。”她落座,“外公你怎么又喝酒?不是说了不喝酒了?”

说完,将酒移开,放在自己面前,她微笑十足的替自己倒了一杯酒。

从陆森雨进来那一刻,敬琛的心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她告白的那一瞬间,止不住的狂跳。

他只好装作若无其事般的移开目光。

陆森雨的手忽的一僵。

她这才注意到,敬琛身旁,还有一个女人。

全身力气仿佛被抽干似的。

她以为她可以面对一切的。

可是,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无法坚强。

她忍住内心的苦涩,端起酒杯,看了看敬琛,又看了看她身旁的女人。

笑魇如花道:“这位是舅妈吧?来,我敬你一杯。”说完,看向对面这个女人。

一声舅妈叫得对方十分开心,她笑着望向陆森雨,可是,脸色又有些为难。

更新ok最快上酷匠7网*

陆森雨看得出来,对方那不谙世事的面孔,说明着她的单纯。

“她不喝酒。”一旁沉默的敬琛终于开口了。“我替她喝。”

他绅士的端起酒杯,看也不看陆森雨,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陆森雨心里有些自嘲,不碰酒?原来,他喜欢这样的女生。

楚潇潇望着对面的陆森雨,眼睛弯成了月牙状道:“这个就是森雨了吧,你好啊,我是楚潇潇。”

说完,看了看一旁的敬琛,笑意十足。

只见敬琛朝她投去一个宠溺的微笑。

陆森雨懂了,他对她,可能从来没有动心过,他从没有对自己露出过这样宠溺的微笑。

她吸了吸鼻,点了点头道:“你好,我是陆森雨。”

说完,坐下身,不再看敬琛,因为她知道,他终于不再属于她了。

不,是从来都没有属于过她。

敬琛望向陆森雨。

她瘦了,瘦得非常的厉害。

本来圆润的脸庞如今瘦得只剩下骨头。

“哇塞,森雨,你身材挺好的唉,有什么诀窍吗?”一脸单纯的楚潇潇望着陆森雨。

陆森雨夹菜的手一顿,她笑了笑。

不如你也试试得白血病?这样身材就和她一样了。

她不免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她微微一笑。

却没注意到,敬琛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住自己。

“你笑什么啊,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陆森雨回神,她摇了摇头道:“多吃蔬菜,你也知道,在外边工作,没有身材怎么混啊。”

说完,两人一同笑出声。

敬琛看着陆森雨,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四年前。

她那句话,使他不满的皱了皱眉。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瘦了吧,我有我老公养着呢。”楚潇潇哈哈大笑道。

陆森雨夹菜的手一个不稳,刚夹起来的蔬菜落在餐桌上。

养着她?那她该是有多幸福啊?

想到这,她极力忍住内心苦涩。

“那你也是够幸福的啊,我可没老公养。”她好笑的打趣着自己。

忽的,鼻尖一抹凉意。

她暗叫不好。

扯出几张纸,遮住自己的鼻子。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说完,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洗手间内,陆森雨不断冲洗着自己鼻间不断流淌出的血液。

终于,血不再流了。

她起身,一阵眩晕感朝着自己袭来,一个不稳,她朝地上倒去。

几乎是一瞬间,自己便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陆森雨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他过得还好吗?应该很好吧。

“严不严重?”敬琛松开了陆森雨,语气淡然。

看吧,他还是如此介意与自己亲热。

陆森雨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有点上火,倒是你,几年不见,变得更加帅气了。”

如此优秀的男人,却不属于自己。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