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做人爱费视频试看

看不到更新内容的小天使, 请检查下对本文的订阅率, 么么札~比心  邻居过来窜门,见她们婆媳三个这般认真,打趣着道。 首发哦亲“这么好的颜色布料,是准备给大儿媳还是小儿媳?要说疼儿媳, 咱村你们范家能算上个份子。”就是范家的汉子忒没出息了些,便是根木头都比范家的汉子要见灵活些。

“哪的话,我们妯娌俩可压不住这鲜艳的颜色, 搁我们身上怪浪费。”范家大儿媳接了句。

范家二儿媳没吱声,一个劲的忙着针线活,在外人面前, 她难得说句话。

“我瞅着阿河媳妇倒是很配这衣裳呢。”邻居打量着不说话的范家二儿媳, 笑笑嘻嘻的说话。

范大娘不太喜欢尤家婆子,瞅着说话总有点不对味,听着怪不得劲。“是给倪大夫做得新衣裳。”

“倪大夫给阿河媳妇看了病?怎么说?”

“没什么大碍,慢慢调理着, 三五月能全愈。”范大娘不咸不淡的应着。

尤家婆子若有所思的道。“这般啊, 阿河娘你说我那侄子,我那娘家侄子早些是干了点糊涂事, 如今他懂事着呢, 你说,上山跟倪大夫好生说道说道,能不能让她给我那娘家侄子瞅瞅病?”

“婶子你可别犯傻。”范大娘严肃的提醒了句。“这事可不能胡来,你不能仗着倪大夫性子好就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咱俩邻居多年,我跟你掏心窝说句,倪大夫性子好归好,可触着她的霉头,却也有得苦头吃,往后不给你家看病了怎么办?再则,还有村长呢,咱们村这么多户,都看着呢。”

尤家婆子拧紧着眉头,很是为难。“可我那娘家侄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苦受难罢,这几天,可把我折腾得够呛,我娘家嫂子文学楼话,昨儿直接住了下来,这不,我都没法在家里呆。”

“你不好说话,就把事往村长身上推,当初说好的,实在没法拒绝的,就直接找他去。”范大娘有点无语。尤家婆子说她蠢吧,有时候又挺精明。到底是多年邻居,虽不太喜欢,也还是搭把手劝几句。

“这样不好……吧。”尤家婆子迟疑着。“推给村长肯定成不了事,我娘家不得怨死我?”

范大娘没话可说。“这事没法两全,你只能顾一方。婶子你得想清楚,就算你打算舍了婆家这边伸手帮娘家,倪大夫是肯定不会出手医治,也就是说,你八成得落个两头空。你仔细想着,别过了大半辈子,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尤家婆子半响没有说话,最后,失魂落魄的出了范家。

“孩他爹你去趟村长家,把尤家的情况说说。”范大娘到底是心里不落忍。

范老汉听着老伴的话,遂起身出了屋,大步往村长家去。

江村长有事没事就爱往村里各家各户窜窜门,听些家长里短,和村民们处好情分。尤家的事,他听了点风声,想着再观看观看,急巴巴的插手也忒不妥当,显得他这村长手长,白沾了身腥味儿。范老汉上门找他说起这事时,他见情况比他知道的要严重些,也没多耽搁,就快步往尤家走去。

他身为一村之长,倒是不怕得罪人。这坏人,就由他来当罢!

范大娘听见推门的动静,往门口望去,便见老伴边搓着手边冲着她笑,憨呼呼的,实则人长得还挺精神,就是笑的时候,一股子憨劲,有点儿丑。范大娘和老伴当了多年夫妻,初时有点排斥,同床共枕这么些年却也成了习惯。“没找着村长?”

“村长在家,跟他说了这事,他已经往尤家去着。”范老汉窝到火塘旁,凑近了些。

“村长去尤家,你怎么就回来了?”范大娘扯了扯他的胳膊。“你得跟村长一道,算了,还是我去吧。”老伴口齿不灵便,没得做桩好事还落了埋怨。想着搁了手里的针线活,起身往外走着。

范家如果没在场,就尤婶子那性子,村长给她解决了难题,说不定还得嘀咕几句。因为便是由着村长出面,尤婶子的娘家没能如愿,不好给村长下脸子,八成得把火撒在尤婶子的身上。

“外头好冷哩。”范老汉侧头冲着老伴说了句。

范大娘懒得说这里头的弯弯绕绕,说破嘴皮自家老伴也听不懂,只挥着手道。“我穿得厚实,这里到尤家就几步路,没事儿。”

范大娘到尤家时,屋里吵吵嚷嚷的正说得热闹。

“尤婶子我把村长喊过来,就是怕你拎不清,倪大夫可不止说过一遍,她数次斩钉截铁的说过,凡是名声不好的病人她都不会医治。你可不能为着娘家人钻死胡同,你记着娘家的情分,你跟倪大夫哪来的情分,倪大夫会为着你的面破例?别做这白日梦。”范大娘踏进屋子就大声的说话。

先把她的来意亮出来,她这话里头可藏着不少话呢,端看尤家人有没有机灵点的,抓住她的话往下说道,尤婶子这事没法说话,尤家人却可以有话说,还有村长也是,左右都能把尤婶子的娘家呛回去。

不仅是倪大夫不能破例,连梨树屋也不能破这个例啊,有一就有二,规矩坏了想要再立起来可就难喽。不如从开始就端着个铁面无私的脸,久而久之,咒骂声自然会渐渐减少。毕竟还是有许多人受着倪大夫的好,总会站出来说话。

尤婆子的娘家嫂子战斗力可不低,为着儿子的病,她算是豁出张老脸,各种撒泼打滚唾沫横飞。动静越闹越大,窝在屋里烤火的周边人家,都纷纷扯开了屋门伸长着脖子往尤家瞅着,竖起耳朵听了会,听出了点苗头,赶紧撒腿就往尤家冲去。

最终,尤婆子的娘家嫂子被梨树屋的人送回了附近的大塘村。尤婆子的娘家便住在大塘村,大塘村的名声总得来说还是不错的,俩村间也处了点情分出来。江村长便是念着这点子情分,才对着尤婆子的娘家嫂子好言好语,结果人家不领情,得,直接送回大塘村,他亲自找大塘村的村长说道说道。

梨树屋也有性子较为火爆的村民,离开尤家时,毫不客气的指着尤婆子的鼻子骂道。“这般惦记你娘家,半点不念着村子,不念着倪大夫,更不念着夫家,这么拎不清,索性就直接回大塘村,余生都呆在你娘家,想来,你这般放心上的娘家,定会待你千般万般好。”

这话说得可就有点诛心,尤婆子肚子的情绪直接泄了个干净,两眼一翻身子往后倒去,站在她身旁的大儿子,眼明手快的把老母扶住。尤家的其余人客客气气的送着邻居离开。都狠狠的松了口气,幸好有村邻搭把手,否则,这事还真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完事啦?”慢慢吞吞才走过来的朱太婆,看着对面的一伙人,砸砸嘴,颇有些遗憾感。

正说着话的村民们,有位大娘赶紧走过去。“太婆,这天冷着呢,你咋出来了。尤家的事已经完了,上我家坐着吧,今个午饭和晚饭都在我家吃着,你要听热闹,我细细与你说叨说叨。”

“好哩好哩。”朱太婆抿着嘴笑,笑得很可爱。眼看九十高龄,她的牙齿掉了不少,甭管是说话还是笑,她的动作都很小,莫名的带了些羞涩感。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虽说村里就数她辈份最高,大伙却很呵护她。

范大媳妇回到自家屋里,往火塘里添了两根柴,又泡了盘茶搁桌上放着,自己端了碗,暖着手嘀咕道。“程大爷的话骂得好,这下尤奶奶该消消停停的。”

“要不是为着尤家人,程伯哪里会当这坏人。说起来,十里八乡的,也就咱村最是团结,处得跟一大家子似的。所以说,尽管尤婆子不会说话,有时候讨厌了些,可咱们该搭把手时还是得搭把手,碰着大面上的事,就不能顾着这些小摩擦。”范大娘趁机跟俩儿媳讲些人情世故。

范二媳妇认真的看着婆婆,遂点着说。“娘。我记着了。”

“你啊,性子弱了些,不适合站出来。”范大娘抚了下二儿媳的头发,看着大儿媳说。“往后咱们家,担子还得落在你身上。”

“娘。你宽着心。”范大媳妇笑笑,安抚了两句。

范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生出来的闺女都随娘,特别好嫁,因为范家的媳妇啊,就没哪处不妥当,都是好的,娶回家当儿媳特别好。生出来的儿子都随着爹的性子,便是一根藤出来的也没这么像,又木又憨,有把子穷力气,偏生干活也不见有多利索,双肩还真挑不起一个家,范家的汉子娶媳妇最是为难。

说起梨树屋的范家,都会感叹一声。这世间事啊,端是无比奇妙。

也不知这趟心血来潮掺和李家俗事,能不能得到功德,若是功德不多或是没有,就不能有下回,这事跟踩钢丝似的,委实惊险了些。

她看到的是今生种种,在天道眼里却有着前世因果,天道眼里的好与坏,和她眼里的好与坏,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倪叶怡也是刚刚才突然的想到这事,老实话,她这会双腿都有点打颤,冷不丁的有了这番感悟,谁知道会不会是天道在作怪。八成是警告吧?

“倪大夫当真是菩萨心肠啊。”江村长感叹了句。

倪叶怡被夸得都有些面红耳赤,她是带有目的性质的啊,是想着走捷径,早早的成为真正的山神。“我哪能跟菩萨比,村长莫说笑。”她是山神,她不是菩萨。“村长李家的事,还得劳烦你多多费心,如今李家已分家,李大娘那边得照看一二,别真把家财散尽,多少得留点够生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