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文学楼手机阅读,

天色越加地黑暗了,树上的东方林几人隐约看到,狼群应该是更多了。上树本来就是下下策,甚至可以说是一条绝路,但谁让他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呢!

几人在树上说起了话,只有这样,他们才没有那么恐惧。

“明兄,以前多有得罪,是杨方的不对,以后但有差遣,我杨方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杨方郑重其事地说道,说完还向明玄深深的鞠了一躬。

杨园在一旁看着,面带微笑,也不阻止。莫小慧更是坐在树枝上,饶有兴致地看起了热闹。东方林也是抄起了手,做好了看热闹的准备。

明玄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淳朴的少年没想过杨方会闹这一出,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尴尬!

尴尬!

尴尬!

明玄看着杨方一脸真诚的样子,他的面色极其不自然,好似比之直面狼群来得更加不适。并非是明玄还在记恨杨方,这一路走来,看见杨方对着薛卫尸首真情流露的样子,对这个淳朴的少年触动亦是颇大,曾经的不快在这些面前早已是烟消云散,相信莫小慧也不外如是。

明玄向东方林投来求救的目光,东方年林放下了抄起的双手。

“杨兄,就莫要为难明兄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看他这么不遗余力地救你,哪里还须多言!如今我等也算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了,再说那些未免显得太见外!”东方林化解了明玄的尴尬,明玄在一旁不住的点头,样子就像小鸡吃米一样。

“你们是兄弟,那我呢?”莫小慧显得非常不满意,带着兴师问罪的口吻,一脸傲娇显露无疑。

“你啊?自然是东方兄的小姨子咯!对吧东方兄!”出乎意料,说这话的竟是杨园,平时最是淡然的杨园此刻开了个玩笑,倒是显露出几分少年心性,或许是生死压力之下才能流露的真性情吧。

“看忆婷姐和东方林的样子,怕是早就勾搭成奸了!”话题瞬间转移,莫小慧满是揶揄道,只是这用词让东方林满头黑线。

“会不会说话!忆婷可是你堂姐,再说她身上还有婚约”说到这里,东方林的声音嘎然而止,自知失言。

“婚约?什么婚约!我怎的不知?你们听说过么?”莫小慧说完,望向了杨方杨园。

“不曾听闻过!”“没有!”杨方杨园俱是否认。

“东方兄,方便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么?”杨园开口。

东方林心知说漏嘴了,肯定瞒不下去了,反正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索性就说了出来。

“就是忆婷与郡城王家公子曾指腹为婚,之前我也是不知,我父告诫我莫要陷于情网。”东方林带着几分唏嘘几分嗟叹。

“王家么?可不好惹!”杨园面色沉重,他知事比较早,有时会接触一些大人才会接触的东西。所以他更清楚王家那是何等的庞然大物,整个江陵城都要仰起鼻息。他们这些看起来风光的公子小姐,与王家的继承人比起来,无异于萤虫与皓月争辉。

“我们家好像是与王家关系挺好的,听爹爹说,家族里的大部分药材都供给了王家呢。”莫小慧思索了片刻才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王家不王家,在我眼里,东方兄和莫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明玄的话斩钉截铁,让东方林脸红不已。这孩子平时话不多,这样太实诚了一点,但东方林心下却是感动。

“无论如何我都是支持东方兄的!”杨方发话,杨园也是默认了。

“话说,忆婷姐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这么多年过去了,兴许王家也早就忘了。”莫小慧的话让东方林眼前一亮,他也期冀如此。

“若是此次能够活着出去,我要加倍努力习武,以后一定要去郡城见识见识。”东方林看向树下的狼群,狼群静静的匍匐在草丛里,只是眼睛反射着幽幽的光芒。

“郡城啊?确实是大气!”莫小慧神色带着一丝丝追忆。

“怎么?小慧姑娘难道去过郡城?”明玄注意到了莫小慧的样子。

“嗯,幼时经常和爹爹前去,现在倒是好久不曾去过了”

月上中天,林中的月色格外美丽,天空中洒下一阵银辉,仿若给森林披上了一件银裳。

几人越是聊开了,便越是收不住话题,一直畅谈到深夜,东倒西歪地在枝头或趴或卧地睡着了。

下方的狼群却纷纷从草丛中走出,沐浴在月光下,仰头长啸:

“嗷呜!”

“嗷呜!”

“嗷呜!”

东方林几人纷纷从枝头惊醒。

“怎么了?”东方林握紧了身边的长枪。

“什么情况?”杨园也是手持长剑一脸的戒备。

“似乎是狼群在对月长啸!”明玄仔细凝视了一会,放下了手中弓箭。

“应该无妨吧,反正它们上不来。”杨方定了丁神说道。

“额啊!吵死了。”莫小慧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有些瞌睡脾气,旋即扯下一截小树枝,对着一只青狼扔去。树枝打重了青狼的头部,青狼停止了啸月,转过头对着树上几人呜呜低吠。

狼群也都停止了啸月,纷纷侧目,一时之间,只能看清四周一双双幽幽的目光,格外渗人,几人都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莫小慧也是打了个寒颤,但随即感觉到自己居然害怕了,一股怒火从心底喷薄而出。她在枝头扯下一截一截小枝条,不停地向着狼群扔去。

“来啊?有种上来咬我啊!”

“我还治不了你们了!”

“来啊?fuck!”

她不停地扔树枝,嘴里还不停的叨叨,俨然一副疯婆子的样子。几人心头的恐惧尽去,一时竟忍俊不禁,树下的狼群似乎也不再可怕。

“好了,小慧姑娘,省点力气吧!和一群畜生较什么劲。”东方林握住了莫小慧的手腕,莫小慧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她面色微红,但还好被树下昏暗的月色遮掩了,没人看见。

“哼,这群畜生,扰人清梦,等姑奶奶睡好了,明天再来教训它们。”说完她就爬到了另一个枝头,侧卧在了上面。

一夜无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