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原世界剥离装置】是一种特殊的念具,它的本体在琥珀组织本部,而每一位特工甚至学员手里都有装置的端口。

该装置可以将灾兽强制收入到某个独立空间中,为琥珀组织消灭灾兽提供了一个可靠隐蔽的场所。

如果觉得难以理解的话,请联想成互联网,【原世界剥离装置】的本体是中央处理器,而特工手上的端口是笔记本电脑,至于独立空间,完全可以理解成一个个网页。只要网址输对了,就可以进入同一个独立空间。

当秦飞与白月进入到指定的独立空间时,就被眼前黄沙弥漫的世界呛到了。

从沙滩到沙漠,虽然只差一个字,但用户体验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啊。

秦飞道:“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地方,之前忘了问,这灾兽是什么等级的?”

白月道:“兵级。”

秦飞道:“……完蛋,这种等级的灾兽完全提不起劲啊。”

白月道:“你可不能因为对手太弱就轻敌啊,这片空间的上方已经出现裂口,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白月指着天空的某处,但现在黄沙四起,没有特殊的感知,仅凭肉眼的话根本看不清。

秦飞打了个哈欠道:“知道了知道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你说的那几个小鬼,然后再……噗吼!”

砰——

秦飞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不明物体砸中,整个人扑倒进沙子里。

“可恶,就差一点,就可以打败它了。”片刻之后,那不明物体说话了,显然是人,他晕晕乎乎站起来,正警惕灾兽的下一次攻击,突然发现自己的脚下踩着一个人,而他的旁边,也站着一名穿着浅黄色比基尼的少女。少女盯着他,没有一点意外的情绪。

“咦!你们是谁?”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这里是独立空间,能进入这里的一定是组织派来拯救他们的特工。

白月反问道:“你就是那个惹麻烦的小鬼吧?”

陈小练辩驳道:“我叫陈小练,已经十六岁了,才不是小鬼。”

白月玩味道:“在市区使用【原世界剥离装置】,自己惹的祸却要别人来擦屁股,遇到前辈不问好,这些不都是没有常识的小鬼才做得出来的吗?”

被说得哑口无言,陈小练支吾道:“那是因为……我们也是为了尽快消灭灾兽才不得已这样做的,你知道,灾兽多存在原世界一秒,它周围的人就多一分不幸的可能,我们不可能坐视不管!”

白月不以为意道:“连自己的实力都估摸不清,不事先把情况反馈给组织就擅自行动,所谓做事不顾后果的愣头青就是这样的吧,依我看,你们还有的学呢。”

陈小练道:“我为什么非要给你教训不可啊,看你身材也是一个小孩,还前辈,恐怕你也还没有毕业,是跟在特工旁边实习的吧!”

白月道:“实习你妹,我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特工,要不是你们闯祸又擦不干净屁股,区区一只兵级灾兽,我才懒得看一眼。”

陈小练道:“呵呵,你还能一眼把灾兽看死喽?”

白月心说:要不是拿了报酬,早就让你自生自灭了,到时候灾兽脱离掌控,就等着组织的判罚吧!

“我说,你们能不能先拉我上去啊!”

半截身子埋在沙子里的秦飞终于说话了。

陈小练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踩在人家身体上呢,赶忙移开身位,然后帮忙把秦飞拉出来。

他道:“前辈,实在抱歉,我不是有意要撞你的。”

秦飞对他只是笑笑,然后转身问白月:“有人飞过来,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

白月道:“你不是正好要找这几个小鬼吗?”

秦飞:“……”

陈小练道:“这个实习生着实令人讨厌,我建议前辈下次把她换了,或者给她差评。”

白月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滚出来的:“嗯?!”

差评?有趣的言论。秦飞察觉到白月有暴走的迹象,急忙解释道:“白月和我是搭档关系,她早在两年前就是正是特工了……好啦好啦,不说这些了,现在灾兽的事情最重要,你的其他伙伴呢?”

一说起伙伴,陈小练才反应过来,急切说道:“止美受伤了。”

……

一块岩石后面,秦飞他们已经见到了陈小练口中叫止美的女孩,止美的腰部被拦腰截断,猩红染遍了衣襟。

与止美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少年,他叫刘方和,也受了一点轻伤。

白月查看了一下止美的伤势,然后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因为修习了【细胞活性术】,所以伤口修复得很快,就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不过最好还是尽快送去医院疗养。”

众人一听,皆是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陈小练,如果止美有什么意外,最自责的恐怕就是他——一切都是他的自负造成的。

刘方和看了一眼陈小练,然后转身恳求道:“感谢两位前辈过来帮忙,我们知道这次自己闯了大祸,愿意接受组织的一切判罚,但是现在,止美急需治疗,这一片空间又岌岌可危,必须尽快将灾兽消灭才行,还请前辈出手相助。”

白月把目光落在陈小练身上,只见后者咬着牙,然后跟着低头拜托道:“请前辈帮我们,等将来我成为特工,一定会报答二位!”

白月道:“从学员到一名正式的特工,只有三成的几率。”

陈小练笃定道:“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特工的!”

他的眼中泛着光,即便是在沙尘中,也无法让人忽视。

白月不说话了。

秦飞笑道:“放心吧,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要么不接任务,要么不拖泥带水,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他站了起来,问道:“灾兽现在在哪里?”

陈小练道:“之前它受了伤,钻入沙土里了。”

刘方和问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吗,虽然我们实力不够,但做诱饵之类的没问题。”

秦飞笑道:“不用不用,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一个人?

刘方和跟陈小练一样,都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没有理会他们,秦飞转身问白月:“那只灾兽在哪个位置?”

白月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一个人就可以了吗?”

秦飞道:“吹个牛逼还不让啊!”

陈小练与刘方和:“……”

白月指着前方:“向前走一百步,在地下三十米处。”

听白月如此准确地报出灾兽的坐标,刘方和低声与陈小练说:“在三十二道遁术中,【百感】可以感知到方圆一公里范围内的任何物体。白月前辈应该精通此道!”

陈小练撇撇嘴,虽然之前跟白月有过拌嘴,但不得不承认,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感知到灾兽的准确位置,的确只有【百感】能办到。

“有什么了不起,等以后我会超越她!”

刘方和期待道:“可就算知道了灾兽的位置,它躲在沙子里,也很难办啊,不知道秦飞前辈会怎么做。”

听他一说,陈小练也来了兴趣,亲眼见到特工出手的机会可不多,以他【器械百解】的实力来讲,根本不可能伤及底下三十米处的灾兽,不知道秦飞前辈会使用哪种遁术……(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