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怕羞?小僧我怕什么羞?”素女的声音从楼梯间缓缓传来,随后,一个穿了一身运动服的年轻光头,走了下来。

“怕羞你就明说呗,我又不是不知道。”

“小僧只是觉得,下次在遇到这场面的话,还是披一件袈裟合适一点。”

周一仙一脸的坏笑,“对,你说的对,你披袈裟好看,我想那些贵妇们肯定会更喜欢。”

素女黑着脸骂道:“周一仙!你个臭不要脸的!”

“老天,和尚骂人了!”

——————

学校。

两人回到学校后,素女和尚便赖着周一仙说要听上一节课。

想听课,当然没问题,周一仙一口应了下来,隔日早上,俩人便是早早的来到了公共课堂,选了两个好位置来听课。

这是一节国文公共课,主讲的内容是关于书法的传承历史,以及书法的种类派别和其代表人物,此时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述王羲之与颜真卿书法的风格差异,听的津津有味的周一仙,忽然被手机的震动提示,吸引了过去。

打开手机看了一下,信息是逃课的张亚飞发来的。

“学校南门,快来!!”

这听课听得好好的,去学校南门干什么?不去。

正想回复不去的周一仙,此时张亚飞的信息又一次发来。

“我四爷在这里。”

看到这句话,周一仙不觉错愕,扯了下坐在自己旁边的素女和尚,小声道:“素女,我得出去一趟,待会下了课后,你先在宿舍等着我。”

随后向老师打了声招呼,得到许可后,周一仙便走了出去。

走在路上,看着行道两旁葱郁青翠的树木,以及身旁不时走过风华正茂的男女,周一仙心情不由的轻松起来,这便是美好的大学生活啊。

当看到一对情侣从自己身边经过时,忽然,周一仙原地楞了一下,眉头不觉之间拧在了一起。

转世佛。

对于周一仙来说,颜夕月的转世佛始终是一个威胁,尽管有海通禅师的保证,可还是放不下心。

不过这个威胁,现在很快就要消失了,还有六天,六天后那转世佛必定灰飞烟灭。

先前在豫州西市,佛尊降临的素女和尚将那转世佛禁锢之后,并没有立时斩杀掉,而是给那转世佛留了一线生机,如果到时还不觉悟,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这不是周一仙的本愿,但想到当时自己的突然暴起势要杀掉那转世佛,却又被海通禅师附身的素女和尚单手镇压,心里多少有点无奈。

这佛杀个妖孽,还真是麻烦,但又没什么办法,不得已周一仙只好忍着,只是时不时的找那素女和尚出出气。

禁锢转世佛之后,自己便陪同颜夕月回到了她家里,后来颜夕月的身体在家里调养的好了一些,便又继续来修习学业。

“希望他这次来找我,不因为那转世佛。”

说毕,周一仙不再朝路两旁的景色看去,快步向学校南门走去。

隔着十数米远,便听到了站在校门外一处树荫下张青阳,说出的话语,这一席话,中气十足,惹来旁边的行人侧目。

“周一仙,老夫可得要好好和你聊聊。”

位于张青阳旁边的张亚飞,听到自己四爷说出这种口气的话,面色有些古怪,什么时候这周一仙和自己四爷这么熟了?

走到两人跟前,周一仙面色有些难堪,“张四爷,下次咱们说话可以小点声吗?您老可以不在乎这些东西,但是我年轻人招架不住别人的注意啊。”

一身仿古长袍的张青阳,不知为何,神情有些激动,“先别说这些,我问你,那海通大师是不是在六日后,佛尊将会再次亲临,斩了那转世佛?”

听到张青阳的话语,起初周一仙是一脸的惊愕,这老头怎么知道这么多?不过很快脸上的震惊之色,平复下来,这人连那场天灾都算得出,知道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值得惊奇。

别忘了,眼前这七十多岁的老者,两次可都是靠卜算入的四品真人境界。

想到此处,周一仙点了点头。

看到周一仙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推算,张青阳再次开口道:“大师杀大师我倒是见过,不过真佛斩真佛,我倒还真没瞧过。”

听着两人的对话,一直是云里雾里的张亚飞,不满道:“你们说的都是些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什么真佛杀真佛,大师杀大师的?”

不过两人都没有理会张亚飞的话。

“张四爷,你是想一起去?”

“是啊,我和你们想一起去。”

闻此,愣了一下,很快,周一仙笑道:“没问题,张四爷,到时候去的时候,我提前会和你说一声。”

说完,周一仙又道:“只是您专门找我来,不会就为了这事?”

突然,张青阳笑眯眯的说道:“那当然不是,我来这主要是为了邀你加入本地的玄学会。”

为此,周一仙一脸的好奇,“张四爷,你也是当地玄学会的成员?”

张青阳解释道:“算是半个吧,只不过是受人所托来拉你入伙的,不过,托我办事的人可是实实在在相中了你这个仙苗。”

说到此处,张青阳又感慨道:“别看我一把年纪了,但知道那真龙现世的时候,我还真是激动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给你说,周一仙,你可要担负的起你所背负的东西啊,要知道……”

说着说着,张青阳突然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见此,周一仙好奇问道:“要知道什么?”

张青阳没有回答,而是含糊道:“没什么,好了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忽然,似乎是想起什么的张青阳,对着张亚飞脑袋狠敲了一下,骂道:“你小子是不是在逃课?”

张亚飞一脸委屈,“四爷,这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张青阳面色有些尴尬,“好了,不说了,你们先回去上课去吧。”

言毕,便转身离去,留下了从头到尾都是一脸茫然的张亚飞和面色古怪的周一仙。

“就这么走了?不是要邀请我入玄学会吗,我这还没回答,就走了。”在心里默默腹排了几句后,周一仙也是转身回了学校。

张亚飞看了看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自语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不想了。”

——————

远处,渐行渐远的张青阳,忽然住了脚,抬头看了一眼云和天,他喃喃道:“真龙,大佛,周一仙,这天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越来越看不清楚呢。”

就在前日,浸染张青阳念力五十余年的法器九乾卦箸,经不起那一卦,裂成数段。(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