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作为男人!你要有自信!怎么还没开始就说不行了呢?”

云海棠不放弃的在一旁喋喋不休,巴不得苏里可以马上跳下去跑到那演武台之上一逞英雄。

但这本就和苏里低调的本意相悖,加之那个‘惊喜大礼包’太过虚无缥缈,所以苏里根本没有丝毫意动。

对于很多事情,苏里都是这样的态度,参与不如旁观,因为相比较参与,旁观也会有很多参与者难以理解到的趣味。

“别人争着不好么,干嘛一定要加入进去?”苏里眉头轻挑,望向窗外,目光所及处已经有一个年轻男子大步流星的向着演武台行去,然后在一双双趣味盎然的目光中,登上了演武台。

苏里又微微探出脑袋,可以看见很多人都探出了半个身子,看上去兴致盎然。

“李苏说的对,这个还是旁观比较有意思!”

李文突然出声附和着苏里的意见,让苏里讶然的同时,也让云海棠和上官带刀神色更加郁闷。

“你还是闭嘴吧!”云海棠不满的瞥了眼李文,又转头看着苏里,做着最后的努力,“看戏哪里有亲身体验来的有趣!你就说去不去吧!”

云海棠声音有些低沉,含着一丝不耐,成功的得到了苏里的摇头。

“不去!”

“你们怎么跟老头子们一样,能不能有点热血!!”云海棠一脸悲痛的说着,但见苏里李文还是无动于衷,还是收起了夸张的表情,转头看向上官带刀,带着商议的语气问道:“不然还是我们两个?”

“难不成指望贾帅加入?”上官带刀轻声开口,目光落在李文身上,带着难言的幽怨,但后者却对他的目光视若无睹。

“交友不慎!”

上官带刀嘴角僵硬的向后抽了抽,又给交友不慎下了个新的定义:所有不是志同道合之辈,皆为损友!

“同感!”李文头也不回的点点头,引的上官带刀一阵摇头。

两人如此对话让苏里一阵好笑,不过李文为人低调少言,不重名利,所以对这种没什么可能的游戏没兴趣也在情理之中。

而云海棠和上官带刀虽然三两句扯不到一块,但对于这种事情,似乎都比较热衷亲自体验,所以有分歧也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的年轻人那,哎……”云海棠摇着脑袋又是一声轻叹,让在场几人一时头冒黑线,当然这其中没有上官带刀,因为他此刻和云海棠的表情,是出奇的一致!

“现在的年轻人那……哎!”贾帅在一边模仿着云海棠的语气,一脸的不怕事大。

这游戏对他而言,从头至尾都只是一场戏剧,他作为一个看客,心中只期待着精彩的剧情上演,从某方面来说,他和苏里李文的心态是一样的,不同的是,苏里李文是对这种游戏没有兴趣,更愿意做观众,而贾帅则是只能做观众。

“不慌,这比赛但正午时分才判定结果呢,现在上去也是白站着!”云海棠说道,这也是这游戏的一个坑点,结果只在正午宣判,如果你上去早了,站满了半个时辰,到没到正午又被人打下来了,那还是白搭,所以这游戏临近正午前的一个小时才是游戏高潮。

演武台上,那年轻男子好奇的向着四周观望,一脸的桀骜之色,看上去也是初生牛犊,也不知道受了那个老妖精的蛊惑上台,成了众矢之的。

不过他的桀骜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便深谙人生阴暗,并为之付出了代价。

只见一个男子迎面朝他走去并招手示意,男子生的瘦弱,又面露惧色,这让台上的年轻男子很是得意,而就在他思考着用什么样的方式放倒对手的时候,背后不知何时上去了一个孔武男子,一脸踹在了他的屁股上,一脚势大力沉,直接将他踹下了演武台,并与原汁原味的山地亲密了一番。

“你们不觉得还是旁观比较有趣么?”

苏里见此一幕微微一笑,但云海棠两人却只是白了白眼,还对那个年轻男子发出一声评论:自信狂妄的小菜鸡!

这态度让苏里无奈一笑,随即也不再多言。

演武台周边很快聚集了一批男子,或强壮或瘦弱,或英俊或潇洒,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约摸占了宴会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多,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所有参加小游戏的人。

这所谓惊喜大礼包和这个荣誉的吸引力虽然不至于众人拼命,但绝对足够常人为此一搏,因为这吸引的,可不是一般人!贾帅清楚这点,李文也清楚,乐于其中的云海棠和上官带刀更清楚。

即便是苏里,也大概能想到一点,这剩下的三分之二人里面,除了一半的女性和少数不善武道的文弱书生,剩下的一半,大概都是像云海棠一般等到最后才出场的家伙。

太阳也像是对这游戏有了兴趣,悠悠的向着天空的正上方爬去,转眼到了人们的斜上方。

“差不多了!”贾帅出声道。

此刻差不多要到午时之前的半个时辰,再晚参加就毫无意义了,即便坚持到了最后,估计也没达到时间要求!

云海棠两人闻言也不再犹豫,先后从窗口跃下,奔赴演武台。

窗边,苏里三人兴致盎然,望着两人背影,期待着两人表现,随后目光四散,可以看见许多人都从窗口跃下,奔向演武台。

而比较有趣的是,很多人都刻意拐弯,半路解决一些对手,其中以几个最为抢眼,其中云海棠和上官带刀算两个,另外几个也比较强势,但最抢目光的,却是一个胖子,那真是个灵活的胖子,圆的像个球,但他的动作更像是一只猩猩,狂暴迅速。

“那家伙是……”李文也注意到那个胖子,眼里惊讶的同时,也充满了疑惑。

“你应该没见过他!今早新来的,他可是武道天才哦!”

突兀的声音让苏里愕然,回头,却见宇文清不知道何时进了门,微微一笑为他们解答。

李文微微眯起眼睛,眼里异光闪现,拉着窗边的苏里就向下一跃而下。

苏里猝不及防,没想到李文突然出手,直接被强行扣住,拉着出了窗子。

“海棠挡不住,我们去拦住那胖子!”

苏里耳边响起这句话时,人已经被李文强行拖了下来,脚掌一震,脚踩在实地上面。(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