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

正文 第587章 情仇已了尘劫未尽(大结局)

林念月快生了,需要人伺候。

这个孩子,虽然什么都不是,但毕竟是方世杰的“亲骨肉”啊,这是方远略的亲孙子啊。

方远略都气得也要中风了。但是,在这个决定家族命运的时候,他是不敢也躺倒的。

至于方世杰,已经被方远略下令绑起来,先关地下室去。

“二老爷,老太爷让您过去。”刚办完自己儿子的事,就又有糟心的消息传来。

听到老爹召唤,方远略感觉吓得浑身上下都是冷的。

以前他最你喜欢接近的是亲爹,不断地炮制各种对大哥不利的坏话。

现在听到亲爹召见,方远略感觉是催命一般。

不过不去也不行。如果不去,那方家的家业,可能一分钱都没他的……

方老太爷的大卧室里,现在坐着几个人。

有家族位高权重几位长老,还有几个穿黑西服戴眼睛的人。

其中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精明强干的中年男人,满头金发,看到方远略,向方远略点点头。

方远略认识,那是家族的律师。

他明白了,老爹这是要安排家族后事了。

在场的目击证人,除了方家的,其他几个大家族的人都在。

林家的代表当然是林江河。

姜家的是姜念辉和新婚夫人。

其他还有几个鼎鼎有名的大家族。

这阵势,非同一般。当然,隐约也有“托孤”的意思。

林月圆和姜念辉递了一个颜色,夫妻都心里有数。

方远程沉着脸,站在父亲身边。

一直到这个时候,林月圆才真正地感觉到,方远程是方家原配所出的嫡长子。这一点,即使以方老夫人将近六十年的婚姻,都无法抹杀这个地位次序高低的事实!

姜念辉捏了捏她的手心。“方家前途不容乐观啊。”

林月圆白了他一眼。“这毕竟是我外祖父家,你别乱来。”

姜念辉笑了笑。林月圆是铁嘴豆腐心。表面上恨方家恨得根本不肯相认,实际上,还是心疼这一家人的。

这才是他喜欢的女人,刚柔相济,生就了七窍玲珑心,不就是被仇恨抹杀良心的怪物。

“行啊。”姜念辉在林月圆耳朵边小声说道,“不过是有条件啊。”

林月圆哼了一声。“什么条件?”

“你得给姜家多生几个聪明漂亮的继承人。”姜念辉邪恶地说。

林月圆脸上一热,心里却是暖暖的,酥酥的全是幸福。

姜念辉心里想的却是另回事。比起方家这些家业,他更在乎自己家族的未来。

继承人是个憋的话,多大家业都能抖擞干净。

方家在短时间内,不会出头了。

方远程为人端正保守,但不是一个能征善战的材料,能守城就不错。

当然,如果方家继承人让人担心的话,姜念辉怕是真的要想办法动手了。

不过现在,姜念辉更关心林月圆的肚子,什么时候能有动静。

一片寂静中,老太爷睁开眼,示意律师宣读遗嘱。

遗嘱里,没理会方世杰那点破事。家族的家产不做分割,全部由方远程领导。

其他各房,都有一定数额的年金,定期支取,没有其他选项了。

在这个情况下,似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或者故意忘记了,还有一位二夫人林念月呢!

遗嘱里一个字都没提到这位当初得宠得不得了的二夫人。

别的人,也没一个人关心这位二夫人。

遗嘱公布以后,老太爷就等于退休了。家族以后就交给方远程管理。

林月圆退出大卧房,来到外面庭院里。

姜念辉也跟着出来了,笑着说道:“还在担心那件事?”

林月圆说道:“不看到林念月生下那个孩子,我是绝不会放心的。”

姜念辉说道:“好。我也想见识一下。”

他向一名方家的男仆看了一眼,让林月圆想不到的是,那男仆立刻迎上来,像熟识一样,和姜念辉交谈了几句。

看到妻子惊讶的神色,姜念辉才解释:“这是方家的老人。”

林月圆听姜念辉这么一说,其实也立刻就懂了。方家老一辈中,对林念月不满的人大有人在。

林念月又处处想后来先居,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方家内部肯定有人感觉到大洗牌的危机,转而向外界求救。

男仆带着林月圆和姜念辉两个人到了一个小楼。

小楼十分华丽,最讽刺的是,连婚礼时那些装饰都还没完全取下来,在风中破败地飘着。

进楼的大门上,悬挂一把大锁,只有在门下,开了一个宠物进出一样的门洞。

林月圆不禁愕然。方家对林念月,也真够狠毒。

不过,想起林念月自己对待别人的为人,林月圆迅速收起了同情心。

也只有方老太爷这样没有人性的货色,才能对付林念月这种女人吧。哪怕一点点心软,对于林念月来说都是可以利用的机会啊。

三层楼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连灯光也没有。幸亏是白天,如果是晚上,一定能让人碰断鼻子。

屋里寂静无声,让人心里发毛。

林月圆被一具倒在地毯上的尸体挡住了路。

这具尸体仿佛被什么怪物给啃过,浑身都露出了白骨,现在仰面躺着,脸上还带着惊恐的神色。这是何晶晶。

在何晶晶背后的路上,一路都是血迹。她遭到了追杀。

到底是什么,把她给吃了呢?

突然,死一样的寂静被一声惨叫打破。

林月圆心里一惊,和姜念辉一起往惨叫发出的地方走去。

眼前的情形,让林月圆一阵恶心。

在华丽的丝绸种,躺着一具干瘪的尸体,散发着恶心的气味。

这个人显然已经死了很久了。

“林念月。”

“你能看出来?”姜念辉问道。

“是的。”别人看不出,林月圆可是最清楚不过。林念月本来就是死人。现在,终于还原为死者的形态,当然是干瘪腐烂了。

不过更让人瞩目惊心的是,林念月的身上,正爬着一个古怪的怪物。

“多目怪。”林月圆轻声说道。这也是黑猫给她描述过的。

在地狱的最深处,有一种怪物,是人形,而浑身生满了人眼。

听到人的声音,那婴儿形态的多目怪抬起头来,满脸的眼瞳竟然是红宝石一般的血红色。

“哇!”多目怪张开嘴巴,发出了怪异的叫声,然后向林月圆伸出手。

“对不起了。”林月圆手指一弹,取出亡灵之眼,“你不该在这个世界上。”

亡灵之眼的光芒散射出去,地面上的干尸慢慢地融化消失了。

多目怪想抓住林月圆的吊坠,可是试探了几次,也不敢接近。

正在这时候,让林月圆吃惊的事发生了。

姜念辉突然伸出手,向多目怪伸去。

“住手!”林月圆大喝。

多目怪擅长吸取人的灵魂,然后才吞噬人的躯体。一般人别说碰触它,就是被它看一眼,魂魄也会被吸走。

姜念辉却一点没害怕的意思,反而以熟练的手法,躲过多目怪的袭击,一把掐住多目怪的脖子,把这个怪物拎起来。多目怪额头中心的眼睛,和姜念辉对视了一会儿,最后,是多目怪害怕了,它长大嘴巴,发出啊啊啊的叫声,这一次,是真的哭了。

姜念辉露出了一丝冷笑,“害怕我吗?害怕我,那就对了。还是懂事的孩子。”

多目怪干脆连哭也不敢了。

林月圆看得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么么回事?》

姜念辉手上用力,想掐死多目怪。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凭空一只手伸过来,劈手从姜念辉手里,就把多目怪抢过去。

这一惊变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等林月圆醒悟过来,姜念辉面前已经多了一个男人。

两个男人默默对视着,眼里都翻滚着熔岩一般的仇恨和战意。

四周如此寂静,林月圆却感到一场灾难就如核聚变一样要爆发了。

“元紫夜,你送我的好礼物。”姜念辉先露出了微笑。“看到我恢复了元气,你一定很伤感吧。”

被称为“元紫夜”的男人手里也拎着多目怪,一点不比姜念辉更慈爱一点。他微笑着说道:“姜念辉,你这一世,运气不错。不过,你的元身还没有完全收回。胜负还不一定呢。”

姜念辉抿紧了嘴唇,脸上的表情就如恶魔一般。

林月圆再去看,元紫夜已经悄然消失,就连那个怪婴也不见了。

她问道:“念辉?你认识元紫夜?”

姜念辉岩石一样的脸色,这才有些松动。他转过头,微微一笑,说道:“他和我的赌约,失败了。”看到林月圆怀疑的神色,姜念辉自己也觉得,这个哑谜打得实在不好。又说道,“我和他是几世几劫的仇人,正如——”他顿了一下,说道,“我和你是几世几劫的情人一般。以前一直是他赢,这一世,是我们赢了。”说完一笑。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