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

病房里,沈以心翘着小指,捏着唐念昕洗好的葡萄往自己的嘴里送,媚长的双眸斜睨着简慕清,轻巧的问了句:“就这样结束了?”

简慕清刚刚跟他们讲述了她和樊邵阳“各自安好”的结局。

简慕清说的一本正经,但是沈以心明艳的脸上,却是一脸的“老娘才不信”的神情。

“是的,就这样了。”简慕清神色严肃,很认真的点着头。

樊邵阳都已经开口答应了,难道还会出现什么其他情况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沈以心的红唇微微一翘,笑的自信而耀眼:“等着瞧吧,你们之间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

——————————

三天后,出院回到【慕色】上班的简慕清,终于明白了,她和樊邵阳真的就如沈以心所说的,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

【慕色】招待客人的小圆桌上,简慕清和突然造访的陆震庭面对面坐着。

唐念昕端着托盘,将刚泡好的咖啡送上桌,当她把其中一杯放到陆震庭面前的时候,唐念昕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咖啡液体在白色的杯子晃动了一个圈,幸运的是没有溅到外面。

陆震庭伸手接过咖啡,抬着眸子瞥了唐念昕一眼。目光冷淡不见一丝起伏,只是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

唐念昕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冷风佛面,陆震庭看向她的时候,没有在她的脸上多停留一秒,好像他们两个就像是从来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往事如烟,她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连一个轻巧的脚印都没有留下。

唐念昕的心里,有些微凉,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释怀之后的轻松,她以为自己一直放不下的恋情,其实早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的变得微不足道了。

如今见在看到陆震庭,她没有她自己以为的那么痛苦而难堪,或许着也是因为韩云的出现……

想起两人之间粉色的小暧昧,唐念昕的脸上,温温的冒着热气。

小圆桌上。

简慕清看着陆震庭,眼神有些冷漠,不是她想要正对陆震庭什么,实在是每次这个人的出现,总是没有什么好事情。

她开门见山的问道:“直接说吧,你这次来是什么事情。”

既然简慕清直接,陆震庭也不卖关子,将他带来的文件,全部拿出来叠放在小圆桌上。

“今天我是代表我的当事人,樊邵阳先生来的。”陆震庭用他专业的口吻说道:“樊先生说简小姐想要跟他划清双方的关系,无论是从财产上还是法律上你们都必须做一下切割。”

简慕清的眉心微蹙,并不明白陆震庭所指的“法律上”和“财产上”具体指的是什么,她没吭声,继续听陆震庭往下说。

“这一份是两位当初签下的关于孩子和樊立涛先生手里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合约,根据合约的内容,由于简小姐已经生下樊先生的孩子,所以这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实际拥有人应该是简小姐。”

陆震庭说着,又抽出另一份文件放在简慕清的面前:“这一份是股权让渡书,两位樊先生都已经签字了。”

要不是陆震庭提起,简慕清都快忘了曾经让她和樊邵阳大吵一架的这份合约,她没想到,樊邵阳一直留着,而且真的按照他当初所说的,只要生下孩子,樊老爷子给的百分之二十股份,都是简慕清的。

如今的擎天,在甬城如日中天,这百分之二十股份代表的价值,几乎是要以亿为单位进行计算。

樊邵阳怎么会舍得将他的半壁江山,就这样拱手给了她。

“我和闪闪都不需要这个,你让樊邵阳收回去吧。”简慕清伸手将文件退回给陆震庭。

“简小姐,你的意见我会代为转达。但是具体如何决定,还是需要你们两位当事人的协商。”

听着陆震庭的打太极一样的官腔,简慕清的手痒痒的,恨不得上前死掉他的假面具,她又不是没有见过陆震庭痞里痞气的样子,用得着在她面前装正经吗?

“这一份,是当初两位协议结婚时候签的合约,也同时附录了当年天阳集团和擎海航运合并的部分细则,简小姐作为简家唯一的继承人,拥有擎天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陆震庭直直的看着简慕清,等着她的答复。

“是没错,当初两家集团合并。的确是这么决定的。”简慕清慎重的点着头,当年合约的细则她都记得,樊家占股百分之四十五,简家占股百分之三十,其余二十五都是其他投资者的散股。

这都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陆震庭又为什么把这样的往事重新提出来。

“所以,”陆震庭说着,眼眸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狡?:“简小姐原先拥有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再加上樊先生让渡的百分之二十,简小姐一共拥有擎天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是没错。”简慕清越听越是一头雾水,三十加二十等于五十的计算题,又有什么好重复的。

“简小姐既然拥有擎天集团超过半数的股份,所以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自然是你的。而这一份,”陆震庭顿了顿,又拿了一份文件送到简慕清的面前,“是樊先生身为擎天总裁的辞职报告。”

“辞!职!?”简慕清一下子有些目瞪口呆,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她的胸腔里,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

简慕清拿着陆震庭给出的一份又一份的文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陆震庭,你直接说,樊邵阳到底搞什么鬼?他好好的总裁不做,写什么辞职报告,不会是脑袋被门挤了神志不清了吧。还有你,别给我装什么道貌岸然的精英模样,难看死了。”

在简慕清的怒吼声中,陆震庭憋了瘪嘴,这才露出他平时略显玩世不恭的模样,讨好的说道:“慕清啊,我也只是混口饭吃,又不是邵阳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简慕清双手环胸,狠狠地瞪着陆震庭,看着堆成厚厚一叠的文件,她真的是越看越心烦。

“慕清啊……”陆震庭的声音,颤了颤,他赔着笑脸,慢悠悠的又拿了一份文件出来。

“还有?”简慕清的眼眸里,都燃烧起小火苗了。

“这是最后一份,真的,最后一份。”陆震庭忙不迭的保证道。

“快说,说完了给我滚。”

“好的!”陆震庭笑容轻扬,飞快地说道:“这一份是你五年前离开甬城时候留给邵阳的离婚协议书,这上面只有你的签名,并没有邵阳的签名,所以你们两个的婚姻关系从来都没有结束过。”

what!??人脸.jpg

简慕清几乎在陆震庭话说道一半的时候,就站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怒视着陆震庭。

“陆震庭,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慕清,离婚跟结婚一样,都是需要双方当事人去民政局办的,难道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把,五年前你留下签字的离婚协议书就走了,又没去登记,邵阳一个人也离不了婚啊。”

“哼,”简慕清冷笑了一声,“你别给我搬什么法律法规,凭樊邵阳的身份,他要离个婚还要去民政局?只要他说句话,局子里的人还不给他办的妥妥的,根本都不需要他本人到场。”

“是啊,可是邵阳不是没说这句话嘛。”

陆震庭幽幽的接话道,他一边说,一边还偷瞄着简慕清的表情,只见她脸上的愤怒,仿佛一下子就寒冰过境,瞬间冰封了起来,冷酷的模样几乎跟樊邵阳不相上下。

“慕清,邵阳让我转达的事情我说得清清楚楚了,如果你还有其他问题,就直接打电话问邵阳把,这些文件留给你慢慢看,我有事就先走了。”

陆震庭觉得自己身上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马上拎上自己已经空荡荡的公文包,闪人。

简慕清目光灼灼的盯着小圆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

五年前的那张离婚协议书,只有她的名字,孤零零的写在角落上。

她跟樊邵阳,居然还没有离婚?!

——————————

擎天二十四楼。

简慕清这一次的出现,依旧是跟上一次一样,风风火火,走路带风。

她一路畅行无阻的冲进了樊邵阳的办公室,这一次甚至都不用她自己推门,站在一旁的秘书小姐,看到她快步走来的模样,已经替她打开了大门。

“樊邵阳,你这是什么意思?”简慕清说着,重重的将陆震庭给她的文件,都摔在了樊邵阳的办公桌上。

摔完,她还甩了甩手,一路紧抓着抱过来,也是够累的。

“陆震庭没有跟你说清楚吗?”樊邵阳看着简慕清气喘吁吁的模样,反而是??地将自己咖啡,送到了简慕清面前,“先喝口水吧。”

简慕清顿时的确有些口干舌燥,一抬手。一仰头,就把整被咖啡都灌了下去。

喉咙里有些微苦,她瞬间才想起来这是樊邵阳的杯子,纤细的?眉,不由的皱了一下。

樊邵阳注意着她的小神情,??地勾了勾唇角:“你是跟我来办交接的,还是来监督我跟别人办交接的?”

“交接?什么交接?”简慕清突然一下,没听明白樊邵阳话里的意思。

“我已经正式跟董事长你提出了辞呈,如果是你接手我的工作,就是我跟你办交接,如果你有其他指定的总裁人选,那么下属交接,必须由上级监督,难道不是这样吗?”

简慕清心里恼火的很,根本不想跟樊邵阳搅合什么交接不交接的事情。

“樊邵阳,当初你不就是想要擎天的一切,所以选择跟我利益联姻,现在你擎天也得到了,位置也坐稳了,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什么股份,什么董事长,什么总裁的,你到底搞什么花头?这一切难道你都不要了吗?”简慕清愤愤地对着樊邵阳,大声地怒吼着,她此刻已经完全无法顾忌到,办公室的门,还大大的敞开着,门外都是一双双竖起来的耳朵。

樊邵阳直直的简慕清眼眸里的星火,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是啊,我都不要了。”

“什么?”简慕清瞠目结舌道。

不要了,他居然不要了?这是什么意思?

“慕清,那天在医院里,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此为止,好聚好散。既然一切都结束了。当然要画上一个圆满了句号。当初你给我的一切,我现在都不要了,还给你。只有这样子,我们两个人才是彻底的两清了。”

樊邵阳说着,站了前来,他一步一步的走到简慕清的面前。

“你到底想怎么样?”简慕清虽然依旧咄咄逼人的质问着,可是面对不断靠近的樊邵阳,她却不安地往后退了一步。

樊邵阳一伸手,就勾住了她的后腰,一下子就把她按进了自己的胸前。

那种坚硬和柔软的身体契合,彻底的填满了他内心五年来一直缺失的部分。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回到起点,重新拥有你。”

樊邵阳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一下子滑过简慕清的耳膜,在她在呆愣中的时候,她的双唇,已经被一股温热的漩涡吸住。

一个柔软而缠绵的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慢慢厮磨着。

——————————

“老爷,原来小姐和姑爷还没有离婚,真是太好了,这样小少爷也不是私生子了。”钱嫂一边给简柏仁按摩着四肢,一边欣喜的说道。

最近简慕清和樊邵阳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简慕清这边要求离婚,樊邵阳那边却要求离职。

樊邵阳的态度相当明确。你要跟我离婚,就先把我的离职报告批了,而樊邵阳一走,留下的可是擎天集团这个大摊子,简慕清根本就不想接手,所以她自然不会同意樊邵阳的离职。

所以这样饶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起点,你不让我离职,我就不离婚。

这几天简慕清吃饭的时候,都会流露出气的咬牙启齿的表情,恨不得把碗里的红烧肉当樊邵阳的皮肉给啃了。

“老爷,虽然小姐和姑爷还是闹来闹去的,可是比起以前,他们故意在我们面前装恩爱,自然多了,年轻人嘛,闹着闹着,就闹出感情来了。”钱嫂的大脑里,依旧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古板思想。

可是这一回,说不定真让她说对了,感情嘛,都是这样闹出来的。不然欢喜冤家这个词,又是怎么来的。

钱嫂按摩完了脚,又替简柏仁按摩着手臂,在扭动他手腕的时候,她好像看到简柏仁的手指,动了一下。

钱嫂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老花眼了。

她把简柏仁的手放下,紧紧地盯着看。

这一次,简柏仁的手掌整个都收缩了一下,她绝对不会看错的。

钱嫂一下就欣喜起来了,连病房里呼叫铃都忘记了,直直的冲到护士站,随手拉住以为护士小姐就急切的说道:“护士小姐,我们老爷,我们家老爷‘活’了。”

还真如钱嫂所说,简柏仁真的就在那天下午‘活’了过来。

在医生替他严密检查的时候,简柏仁竟然慢慢地睁开了沉睡了五年的双眼。

紧张的站在一边的简慕清一下就冲了上去,她的眼眶发着红,盈盈的噙满了泪水。

“爸……”简慕清的这一声爸,含着她太多太多的情绪,这五年来,她最深最深期盼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简柏仁的嘴角,缓缓地上扬着,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双眼却又疲惫的阖了起来。

“医生,医生。我爸他怎么了?”简慕清被吓了好大一着,紧张地大声叫喊着医生。

“别紧张,病人的所有的生命体征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可能是体力不支,所以又睡着了。下一次苏醒的时间,就会变长的。”医生查看着遗弃上的各种数据,一边说一边做着记录。

植物人昏迷五年苏醒,这可是相当具有研究价值的课题。

简慕清听了医生的解释,这才安定了下来。

她从那一刻开始,寸步不离的守在简柏仁的身边,等着他的第二次,第三次苏醒。

等到第二天下午。简柏仁终于又一次醒了过来,而且眼眸里已经有亮光闪动,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是已经可以完整的吐字了。

“小清。”简柏仁轻轻地唤着简慕清的小名。

“爸,你终于醒过来了。”简慕清的心坎上,酸酸??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傻孩子,爸爸只不过睡了一觉而已,你哭什么哭。”简柏仁露出一抹虚弱的淡淡笑容。

对简柏仁而言,只是睡了一觉,可是对简慕清而言,却是她人生最难熬的五年。

“爸。你觉得又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再给你看看。”人虽然醒过来了,可是简慕清的担心却没有停止过。

“没事,爸爸昨天才过了六十岁生日,还年轻着呢。”

简柏仁的话一出口,简慕清却像是被点穴了一样,僵住了手脚。

“爸,你说什么?”简慕清的声音,轻轻地颤抖着。

昨天……昨天是爸爸的六十岁生日?

“难道不是吗?”简柏仁说着,目光扫视了一圈,“邵阳呢?你昨天说公司临时有事,邵阳要加班,他还没回来吗?”

简慕清的记忆。一下子就回到了五年前。

简柏仁出事的当天,就是他的六十岁生日,樊邵阳迟迟都没有出现,所以简慕清编了一个谎言,说公司临时有事,樊邵阳必须紧急处理。

可是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简柏仁说话的样子,仿佛就是发生在昨天。

换个角度来说,对简柏仁而言,他一岁五年未起,这的确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爸,我跟邵阳……”

简慕清的下唇。轻轻的颤抖着,离婚,这两个字,她实在说不出来。

五年前,就是简家人破口而出说她已经跟樊邵阳离婚,所以简柏仁才会一下子激动地脑血管破裂,在她的面前倒了下去。

如果……如果……她现在再说,简柏仁说不定还是会收到刺激。

“恩?”简柏仁看着简慕清,等着她的回答。

就在简慕清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就打了开来,樊邵阳高大身影,直直的走了进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

简慕清的双眸里,满满的都是诧异。

樊邵阳俊朗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他走到简柏仁的床边,大手亲密的揽住了简慕清的纤腰,“爸,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

爸……爸什么爸,这可是她的爸爸,又不是他的爸爸。

简慕清气的双眸都开始要冒火了,可是当着简柏仁的面,却又没办法发作。

虽然在最后,他们还是告诉了简柏仁现在已经是五年后,他之前出意外之后。不是睡了一天,而是睡了五年。

简柏仁虽然十分的吃惊,可是很快就接受了现实,毕竟时间已经彻底的过去了,不是他可以追回来的。

“那你们呢?这五年过的怎么样?”比起在无意识中流逝的时间,简柏仁最担心依旧是简慕清和樊邵阳的婚姻关系。

“我们……”简慕清咬了一下下唇,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樊邵阳却笑着接过了话尾,“爸,我们很好,连孩子都已经五岁了。”

“小清,真的是太好了。”听到孩子,简柏仁的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

看着简柏仁眼神里那种随时都会溢出来的欣慰,简慕清只能点了点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而两人在简柏仁面前的“恩爱夫妻”关系,也就这样成了定局。

————————————

简慕清虽然气恼樊邵阳的擅作主张,但是在当下的情况下,就算没有樊邵阳,她应该也会选择隐瞒真相。

随着离简柏仁出院的时间越来越近,简慕清的心里也越来越不安。

简柏仁在医院,他们只要在简柏仁的病房里做戏就好,而且最近樊邵阳一直神出鬼没的,只要是她在医院的时间,他一定会出现。而且借着各种名目卡油占便宜。

因为简柏仁的关系,简慕清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而随着简柏仁出院,他们所谓的“秀恩爱”必须从医院里衍生到医院外,一想到这个,简慕清就是满肚子的火。

不是已经说好了“各自安好”,为什么他们两人仿佛越缠越紧。

就在简慕清在工作室里拿着草稿纸撒气的时候,樊邵阳却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你怎么会上来的。念昕呢?”简慕清狠狠地瞪着他。

“你的小跟班吗?或许跟韩云一起去挑结婚戒指了吧,她好像刚刚答应了韩云的求婚。”樊邵阳耸了耸肩,露出一个事不关己的表情。

“阴险小人!”简慕清低声咒骂着,她才不信韩云求婚的事情,跟樊邵阳毫无关系。

简慕清一撇头,愤愤地开口道:“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情。”

樊邵阳没说话,只是按出一份合约,放在简慕清的面前。

简慕清眉峰一蹙,又是合约,她最近看到这东西都想吐了,她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简小姐,这是我拟定的婚姻合约,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一下。”

【樊先生,这是我拟定的婚姻合约,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一下。】

“我知道你不想接手擎天集团,所以只要你跟我保持婚姻关系一天,我就会为你免费打工一天。”

【我知道你想要成为天阳集团的继承人。所以只要你跟我结婚,我就会推你上位,坐上你想要坐的位置。】

“只要我们的婚姻关系在,不只是上面说的,甚至是我所有的收入,包括我现有的资产,都是属于简小姐你的。”

【只要我们联姻成功,不只是天阳的继承人,甚至两家集团合并之后,包括新集团公司的总裁之位,也是属于樊先生你的。】

“简小姐,这样的交换条件,请问你愿意跟我保持婚姻关系吗?”

【樊先生,这样的交换条件,请问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时光一转,仿佛回到了八年前,他们的第一次正式的见面。

樊邵阳的背后,是正片的透明玻璃,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光影落在他高的身上,将他的周身朦胧上了一个绝大的光圈。

简慕清双目一眨,一瞬间,她眼前的情景跟她记忆深处的那个画面,不断的重叠着。

那个在黑暗中,将她带入光明的男人。

樊邵阳的话,却没有在当初简慕清停止的地方结束。

“慕清,不只是合约上的所有条款,我还愿意将我所有的感情也化作筹码。”

“我爱你。”

阳光仿佛落在了樊邵阳的脸上,他的笑容灿烂的几乎耀眼,耀眼的几乎刺目。

简慕清静静地凝视着他,眼眶里慢慢地蓄满了水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