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肉感大码av 在线

当然最初的时候, 斑斑是没敢想着去打魔尊喵吞进肚里去的那些东西的主意。

事实上, 虽然这一路也有那么不只一次的,在找不到猎物的时候,是靠着魔尊喵吞完又吐出来的猎物和水, 毛绒绒们才能保持体力充足一直前进, 斑斑在这后半段虽然猎物不缺但只有各种海鲜的日子里, 也不是没有怀念过故乡的味道——

哪怕只是青涩粗劣的草根呢,居然一下子也变成了只能在梦里回忆的味道了呢!

当然斑斑并不觉得自己怀念的是草根,虽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做梦会梦到自个能囫囵个吃白纹弯角兽、灰斑短腿兽、黑色弯角兽等等等等直吃到需要像帕德斯等大猫似地要靠滑滑果通便、要靠呕吐草吐毛团的地步。

——那可真是梦!

——现实中可从来没有发生过呢!

斑斑虽然是费力达第一只吃到黑色弯角兽之类相对灰耳狐而言极其庞大兽类之肉的灰耳狐, 魔尊喵也从来不是个会在吃食小事上亏待自家童儿的大方喵, 可谁让斑斑谨小慎微惯了呢?

事实上即使是在灰耳狐们都能吃饱吃好,吃到胎儿个个营养充足、反而势均力敌没一个抢得到饭的现在,灰耳狐们也依然有在洞穴储存草根草籽的习惯——

这并非由于灰耳狐的食谱离不开素食,虽然灰耳狐确实是杂食型的,可他们的杂食型更多的是捕猎不到足够肉食的无可奈何。

虽然魔尊喵并不觉得自己的童儿和跟了童儿出来的这一批灰耳狐还会出现那样的情况,但他也不会过分干涉灰耳狐们的生活习惯。

毕竟这种猎物充足的时候依然会储存耐存放的草籽草根等以防万一之类的小防范心理, 纵然看似与逍遥派的逍遥无忌不太符合, 可谁到底,顺从种族习性个体习惯小心谨慎……

心安又何尝不是自在?

真个逍遥,从不需为了世人习惯的常态,故作出肆无忌惮模样。

魔尊喵虽然没想着将收的童儿完全视作弟子传承衣钵,但逍遥宗的“逍遥在我”除了自我逍遥,原也就有一层“不碍着我的时候,管别人爱咋咋”的意思在。

所以打从一开始, 斑斑虽说被魔尊喵收编,魔尊喵也从来都很大方地给够他吃食,可魔尊喵也从来都不管斑斑将那些吃食再如何分配——

反正只要斑斑自己吃够六七分饱,不耽误作为童儿的事物即可。

↑啰啰嗦嗦这么多,其实重点只有一个:

这群目前捕猎能力已经能秒杀大猫迁徙队之外任何一头尼帕德斯海亦讷的灰耳狐们,其实,除了最初追随魔尊喵踏出迁徙步伐之前的那“(在老家吃的)最后一顿”之外,从来,就最多只吃那么六七分饱。

并且那六七分饱也是吃得尽可能精细的。

或许和灰耳狐善于打洞+爪子灵巧有关,他们吃肉的时候只要可能,哪怕不是斑斑这样的进化种,也总能将毛发剔得干干净净的,骨髓是不舍得浪费的,可吃法也绝对不是那种连骨头一起囫囵吃的——

再加上猎物再充足都习惯性储存草根草籽、顺便在储存时会吃一点下去的良好饮食习惯,灰耳狐们可从来没有出现过便秘催吐之类的毛病呢!

滑滑果、呕吐草这种于果腹无益的东西,也不在灰耳狐们的储备目标,也就是斑斑自愿应征魔尊喵的储备粮之后,为了更好地展现他“储备粮”以外的价值勤快采集了几回,才算尝到这两种“(巨富)大猫专用草(药)”的滋味罢了。

然而即使如此,斑斑也在梦里回“甘”,也足可见大猫迁徙队的大家在猎物充沛的情况下是如何温饱更思家乡味啦!

【忽然发现“吃腻海鲜怀念禽兽肉”居然也能说得如此好听,捂脸】

但不管怎么说,费力达土著再怎么将实力不如者却往往能检漏强大者的食物残渣、甚至仗着兽多势众牙尖爪利让捕猎者连一口都吃不上视若等闲,魔尊喵到底是一只已经脱离了他们对于寻常可劫掠检漏对象认知的喵——

更重要的是魔尊喵吞进嘴巴的东西,哪怕他每回吐出来都是新鲜鲜的、大部分甚至“鲜”到活蹦乱跳足够毛绒绒们再来一场短程捕猎的地步,可魔尊喵如果不吐出来的话……

别说毛绒绒们有没有本事去他嘴里掏、肚里挖,就算魔尊喵躺平任挖,毛绒绒们能知道是打哪儿掏挖么?

虽然还没接触过异次元胃袋、元神小洞天之类的先进词汇,毛绒绒们显然已经足够了解这些词汇的神奇之处。

P.s.代表喵首选奥瑞恩。

这只在和西泽喵初遇的时候仗着长不大的外形,企图在偷袭不成时,假装族群中那些新生下来还没有两个月大的小尼尔斯、而且还是个见着个陌生喵都只想着“扑扑玩”的小傻子的尼尔斯,虽然因为一路迁徙运动过量又食物充足而长了些个,一度几乎失宠于魔尊喵(魔尊喵:我宠过吗?),但因为多嘴怪的缘故,连泰伦、阿姆斯东缩水了一大圈,尼尔斯雄性里头最大个的奥利奥、也是如今毛绒绒里头最大个的奥利奥,也不过是老家一只普通卡洛卡尔(类似狞猫)的大小,灰耳狐们一只只的更是约莫剩下幼生期普利莫都能扑着玩的地鼠大小(必须是毛发蓬松状态才有地鼠大小,其中尾巴还占了一大半),奥瑞恩这么一只和西泽初遇时,体型还不如灰耳狐的家伙嘛……

嗯,如果他现在再要冒充小尼尔斯的话更像,但比原本更“奶喵”了的伪奶喵如今是冒充不了两个月大的小尼尔斯了,六七天大的还差不多——

并且这个“六七天大”还不是因为奥瑞恩如今的体型能比六七天以前的小尼尔斯普遍大多少,纯粹只是因为小尼尔斯出生之后一般要六七天才能睁开眼睛罢了。

奥瑞恩的如今体型……

呵呵,果断冒充的必须是“刚出生时就能从体型上看出很有进化种潜质”的那一种。

↑也即是奥瑞恩的“六七天”其实比绝大多数还没睁开眼睛的真.奶喵还要小,包括所有原始种加某些并不是用体型显示潜力的进化种。

不得不说,一直期盼长大的奥瑞恩那悲伤真心不是一点点,哪怕如今他已经不怎么被体型限制捕猎能力了也一样。

然而悲伤并不妨碍奥瑞恩小卖小、仗势行凶。

毕竟奥瑞恩在得意与自己慢慢和西泽喵拉开距离的“大个子”时,也不是真的就完全没有察觉到那只怪物喵随着他体型的增长呈几何比下降的纵容的——

虽然原本那份纵容也算不上挺多,可不也正是因为不多才越发珍贵?

只不过是:

“长大个好背着西泽到处跑”

+魔尊喵再怎么逍遥自我,好歹大猫迁徙队的毛绒绒都是他带出来的,对最不纵容的家伙也保持了基本的看护

+奥瑞恩之前再怎么长,也确实还是大猫中最迷你(魔尊喵理所当然必须除外)的一只,魔尊喵对他的“稍有纵容”其实也还没有完全消失……

于是奥瑞恩才没太过怀念他长不大的时候罢了。

浅金色的伪奶喵才不会告诉你,在他做着自己长得大大个、大到怪物喵小泽坐他都不是坐背上而是躲耳朵眼贴鼻梁上的美梦中,也不是没夹杂着曾经小不点儿一团和那怪物喵一起捕猎的场景的。

就像这只伪奶喵也绝对不会承认,他在嗷嗷痛哭自己得而复失的大个子时,也不是没有暗自窃喜:

怪物喵对他的纵容又回来了,甚至更进一步的,他都能在他身上打滚七八十圈才被抖下去——

对比之前最被纵容的时候也顶多打滚上七八圈就会被踹飞简直是天堂了

——然而准备倚小卖小、仗哭行凶的心机喵,才不会承认这一点呢!

然后这只暗戳戳着心机的伪奶喵,就一路心机到明明大伙儿都挺馋魔尊喵吞进嘴里的非海鲜,然而伊芙和泰伦的“馋”完全不带任何觊觎、只有“如果除了海鲜,还能捕猎一点别的给小泽解解馋就好了”的满满的爱,普利莫和伊蒂斯这两只虽说是同胞兄姐也确实很馋的,又在这一方面很帕德斯习性的,维持了“半大幼崽即使还能留在妈妈身边,也绝对不会去觊觎妈妈身边更小一期幼崽嘴里的肉”的良好作风,哪怕西泽喵其实是他们的同胞弟弟,可谁让他的体型即使在毛绒绒普遍缩水的时候,也还是不像和普利莫伊蒂斯一期的呢?

至于其他毛绒绒更不必说。

于是心机伪奶喵就趁着三分真倒有七分假的哀叹自己得而复失的高大威猛之机,在魔尊喵身上滚着滚着,爪子都开始往他肚皮上摸——

虽然并不敢挖;

舌头也会在魔尊喵偶尔睁只眼闭只眼地纵容他更过分“除了扑扑玩还需要舔舔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时,假装不经意地往魔尊喵嘴巴里探——

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才探到嘴角就被嫌弃他不刷牙各种脏乱差的魔尊喵抖下去……

然而奥瑞恩确实是众多馋嘴喵中,进行大探险的第一喵。

曾经,他也以为自己会是获得成果大解馋的第一喵。

谁知道竟会被斑斑这只平时魔尊喵没需要绝对不敢往前摸的胆小鬼抢了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