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第九十章

乌拉乌拉的警笛声带走了被压制住的几人, 而救护车也拉走了昏迷的女子, 顺便带上了林琳, 她的手脚都被攥的破了皮,不一会儿就是乌青一片, 乍一看很是唬人。就爱上

开着直播的人等大事落幕,才恍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已经滚烫滚烫, 正打算说个结束语, 毕竟虽然没什么人气,但他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然后呆住了, 克制的擦眼睛,翻了翻手机, 要不是确定手机没离手,真怀疑这是捡了哪个大主播的手机呢,就自己那小猫三两只, 这观看人数可是多了好多个零呢,佯装镇定的他吞掉了自己的结束语,“事情告一段落了,现在当事人已经被送往医院, 另外那些所谓的农村人也扭送去了派出所,刚才情况有点混乱,我也没顾得上招呼你们。”

“现在让我郑重介绍一下我自己......”话没说完,就被正中心的闪耀着荧光的七彩大字折服了,这可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啊,虽然字的内容不是很讨喜, 但想到这后头的小钱钱,主播决定听话的截断了自己的话头,毫无节操的打的奔向了医院。

做为爱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此时也差不多从晃动的屏幕的知晓了前因后果,在后怕的同时,也为直播的行为纷纷叫好。

林琳作为当事人在做好伤口的清创与消毒后,被安排在了一间会议室,等待问询,外面一片嘈杂,记者闻风而动,也就差那么几分钟已经聚集在了附近,林琳凹好一个沉思者的姿势来应对可能到来的的偷拍后,也就真的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你看这世界上有多少种意外,就连好好的走在大街上都会有人冒出来说你是翠花,更别提那个已经被揍的不成样子的姑娘了,倘若不是自己有张大众熟知的脸,估计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如果此时方秦出现在面前,那就原谅他吧,林琳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突然冒出这句话。但她也无意深究,既然这么想了,那——“咚咚咚”随着敲门声,一个医务人员打开了门,

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做什么接头活动,林琳赶紧起身,问道:“是那位姑娘醒了吗?”

“还没有,那个姑娘伤口较多,而且断了两根肋骨,比较凶险,是这样的,前台有个男子叫方秦,说是您的家人,我来确认一下。”

‘嗡’的一声,只听见又重复了一遍“对的,没错,他说自己叫方秦。”林琳方才意识到自己不自觉的问出了声。

飘乎乎的,她听见自己说:“是的,他是我的朋友。”

其实,林琳心里一直有着小小的骄傲,毕竟世界辣么大,重生的又有几个?而且这一世称得上是顺风顺水,作为别人家的孩子长大的,每次看见有人讨论这个话题,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小确幸着实令人着迷。

但此刻,她却不由得默默望天,好吧是天花板,其实,方秦才是老天爷的私生子吧,不然怎么才稍稍转变了注孤生的念头,这小子就出现在方圆50米内。

此时,穿越重重人墙的主播正气喘吁吁的靠在楼梯间的角落,畏畏缩缩的看着全军出动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对屏幕里的观众小声的说着自己有多么的不容易,然后再次开始怀疑起了人生,这个叫艾琳的姑娘难道是自己的脑残粉,不然怎么先是花大价钱让自己注意到她,然后布置‘任务’,在任务完成后还有如此大额的打赏,哦~真的是太多了,多的让主播都快要爱上她

的——钱了。

后来,在访谈上,节目组扒了又扒,才确定这是一把不菲的狗粮,险些陷落了一颗少男心。

此时的方秦尚不知晓自家心上人的心绪转变,焦急的往会议室敢,之前在直播里晃动的镜头里的信息让他肝胆俱裂,只恨不得架上一双翅膀飞过去。

然后,在飞奔的过程中,遇见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蜀黎,再然后,这群人面色肃然的超过了他,事态紧急,分分秒秒都要抓紧。

林琳正在研究该以怎样的态度委婉地表现出自己的软化,还没等研究出什么,就见正事儿先到了,客气两句,外面隐隐传来嘈杂的声响,方秦被拦住了。

会议室正在办公,闲杂人等不能入内,方秦烦躁极了,克制的整整衣袖,再次说出了之前的说辞,只是万万没想到,队伍里居然有十年的老粉,怀疑的扫视一眼,断然识破了这个人‘谎言’。

虽然这男子长得不错,甚至还有些面熟,但——“这位同志,他是我的朋友,请问可以进来吗?”

门口几人刷的回头,方秦眼里的光芒亮的吓人,之前带着点心虚气短也消失不见,腰杆都直了不少。

几乎可以称得上雄赳赳气昂昂的踩着林琳的步伐进入了会议室,恍若走进了一个新的世界。

在问询中,结合之前被拘留的三人的异口同声说辞,一个堪称可怕的猜想划过众人的脑中,只等受伤女子从昏迷中醒来,才能确证一二。

事情也不出所料,这是一个超大型拐卖团伙,对象以年轻女子和孩子为主,甚至与境外卖银和器官倒卖有一定的业务往来,以三到五人为一组,不同人员的配置代表着不同方案的进行,在过去网络不甚发达的时期,这些女子和孩子的消失堪称悄无声息,只有一个个被破坏的家庭和封存在警局的失踪人员名录里还残存着丝丝痕迹。

即使是现在,大家可以拍一拍,传一传的现代社会,倘若不是遇到一个‘明星’,这大概又是一个家庭纠纷,即使有人报警,也是以说服教育为主。

这可是一出大戏,足以配上数万条评论的那种。

虽然调查了一点东西出来,但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冰山一角,里面庞大的结构组织和严谨上下线对接确保了是要上线切断了联系,下线很难发挥什么作用,但主要实施的下线被清除,也是大大的保障了很大一部分的安危,并且也基本确定了一些人员作为主要的监控目标,为了保障林琳的安全,这其中林琳提供的一些线索也被封存,即使这样,家中也多了几名安保人员。

若干年后的前世,人们同样破获了这起案件,影响非常恶劣。其中甚至牵连着政警的高官,若不是新上任的一把手致力于打老虎,恐怕依旧是一件件无头公案。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是数个月之后了,天上又飘起了雪花,只有暖气才能给予人们点点安慰,林琳与方秦似乎与之前一样,但又有所不同。

就像山上新出的泉眼,初时,细小的水流总是还不等流出就被土地吸收殆尽,然而,日积月累之下,总会冲刷出属于自己的水道,慢慢的,从细如发丝变成宽若素锦,活水中,渐渐地有了活物,那一尾尾的鱼儿,一丛丛的青苔,粘附的螺丝,是不是有鸟兽过来补充水分,清洗身体,慢慢的自称另一方天地。

来年的年三十,林琳家迎来了一名新的客人,备受众人的关注与关照,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里还是那样的歌舞升平,客厅里人声沸然,不知不觉也是这样大的一家子了,林纾却总是想起自己在方老家过得第一个快活的新年,那么好的人,怎么就——。

默默地垂了几滴泪,想起这个大好日子,又擦干了去,再次投入煎炸炒煮的过程中去。

在十一点半的时候,一家人整理衣物,穿戴整齐,带着准备的烟火去院子里,从暖气房出来,众人不自觉的打个寒战,又很快笑开了,随着隐隐传来的声响“让我们一起来倒计时,十,九,八···二,一!”

礼花飞溅!天上瞬间开出了数不清的花朵,在飞扬的色彩里,林琳悄声说:“方秦,我原谅你了。”

几乎没有移开过视线的男子咻的一下笑开了,眉目间恍然还是那个载着心上人飞奔在上学路上的小少年。

新年新气象,在这个大好日子里,主要顺着自己的心走,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不能释怀的呢。

林纾悄悄的跟丈夫耳语:“这两孩子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其实啊,他们早恋,我跟方阿姨他们都知道。”

他脸上带着微笑,冲淡了面目的威严,望着小心翼翼说悄悄话的妻子,只是点头,至于那句“我早就知道了”也只是默默放在了心底。

然而拆台的还有一对孩童,

“妈妈,什么叫早恋?”这是小男童

“妈妈,姐姐才不会早恋,那是坏孩子才做的事情!”这是小女娃

“妈!你都在说什么啊!”这是大少女

“我,我没说什么啊,这两孩子在开玩笑呢~”这是心慌气短妇人

“哈哈”这是置身事外的两个男子~

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构成了难忘的新年印象,这是开始却不会是终结~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天使留言要好好学习,迎接高考!等渣作者在更新的时候高考都结束了!虽然迟了!但我还是要说,祝你成功!

这篇文还差几个番外也就完结了,本来还有很多的情节设想和大纲没有完成,毕竟男女主角还年轻,还有很多的极品还没有斯,还有很多的戏还没拍。但写着写着就这么奔向了完结,意外的,在写这章的时候分外顺畅,仿佛又回到之前没有就业压力的时候。

林琳这辈子顺顺畅畅建立在她储备了足够的竞争力的前提下,渣作者就是没有竞争力的典型~小天使们可千万不要跟我学,在该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去做什么!

我依然奔波在各个考场中,总是差那么一点,今年竞争压力尤其大,数十人竞一个岗,实在不行就再战一年!我已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下一篇不会变成月更文!我会好好存稿哒!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