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攻略各种男人H

那些人嬉皮笑脸的相互打趣,叶箐箐撑着下颚在一旁看了会儿也就回房去了。

裴闰之貌似还挺忙的,人虽然离开了石安城,但账本也跟着出来了。叶箐箐通常不让他晚上看,靠着几盏油灯,太费眼睛,不好不好。

“外头怎么了?”

裴闰之瞧着天色渐晚,自觉的收起笔墨,起身让外头小伙计给自己打一盆温水洗脸。

他们这间客房还算宽敞,有床铺屏风八仙桌,还有个靠边书桌书柜,人在里头待一天倒不觉得闷。

“来了一艘画舫呢,就停靠在不远处,他们在计划着今晚如何逍遥。”叶箐箐摊摊手,男子还真是幸福,走到哪一路风流。

裴闰之抿嘴笑了笑,道:“此处靠近麒西州,也是个繁华所在,秦楼楚馆寻常可见。”

“繁华么……”只是相对而言吧,叶箐箐从空间里摸出个橙子剥着吃,边含含糊糊道:“文学楼清士楼就是个大火炉。”

“怕热?此番估计要停留一两个月才能回去呢。”裴闰之擦干双手,顺道打开窗子散散味,这时节可不是出橙子的时候,这么多味道惹人疑心。

叶箐箐撅噘嘴:“那真是有够呛的。”

还记得裴闰之带着魏庆第一次来清士楼的时候,不过一个多月,魏庆可是大变样了,又黑又瘦可吓人!倒不是裴闰之分派了多大工作量苛待底下人,而是天太热给晒得,并且食欲下降才迅速清瘦。

有魏庆做了先锋,他们都知晓了清士楼的酷热,叶箐箐不由想念起水果刨冰的美妙滋味,可惜这年头,能开冰窖储存的人家太少了,夏天的冰更是昂贵。

没一会儿采芹就端着托盘来送饭了,文学楼是在船上,不用自己赶路,但一整天下来还是会疲累呢。

不远处的画舫乐声不断,这会儿夜幕降临,鼓点更是热闹紧凑起来,还有歌女咿咿呀呀献唱,直勾的人想上去一探究竟。

采芹皱了皱眉:“这些人不会要闹到大半夜吧,还怎么睡觉啊?”

船舱里隔音效果一般般,何况也不可能全部门窗紧闭,不留扇小窗多闷人。

“她们做夜间生意的,哪会早早歇息呢。”魏庆头也不抬,快手替裴闰之把账本毛笔收拾妥当,本就带了没几本,也占不了多少位置。

叶箐箐见他手脚利落,不由反省起自己是不是太懒惰了,都没给裴闰之做过什么,不过……“你们这就准备早早睡觉啦?不上去玩玩?”

采芹和魏庆两人双双抬起头:“上哪去玩玩?”

“当然是画舫了”叶箐箐朝着外边使个眼色,嘴角抿着坏笑。

“那是咱们该去的吗?”采芹瞪圆了眼睛,一边瞥向反应如常的裴闰之,少爷也太纵着少夫人了吧。

魏庆连连摆手:“少夫人别消遣我了,你们自去就行,别带上我。”

“哟,这么老实呢?”叶箐箐当然是开玩笑的,怎么说她也是在里头走过一遭的人,哪会有兴致上那玩耍。烟花之地,大部分还是被逼良为娼,能有几个自甘堕落的。

“那些人啊,要么是罪奴,要么是家里穷得卖儿卖女,才会沦落至此。”采芹还是蛮同情的,她小的时候就差点也走上这条不归路呢,幸亏被裴家看中,从人牙子手里买过来做丫鬟。

这么了解?叶箐箐伸手呼噜呼噜她的脑袋:“傻丫头。”

正说这话,船舱外忽然一阵吵闹喧哗,有个妇人尖声叫嚷着什么。

叶箐箐与采芹对视一眼,决定到门外看看究竟,裴闰之一把拉着她道:“外头在撒泼呢,别靠太近。”

“就你耳尖。”叶箐箐反抓过他的手,“就在门口,不出去。”

这个点睡觉有些早了,何况外面乐声不断,就不信谁睡得着。

诚如裴闰之所说,果然是一个妇人在撒泼,她指着一个大汉又哭又骂的,再看那男子身旁依偎着一个红纱女子,还有什么不明了的。

“我还在这里呢,就敢公然带上她,改明儿是不是该抬进门了!”

标准正室面对小三的发言,叶箐箐摇摇头,这剧情若是放在现代,肯定人人骂渣男了。可惜在这个三妻四妾的时代,女性地位太低了。

“这位嫂子,你可消停点吧,你相公不就一时尝尝鲜嘛。”

“不过这大哥也忒不尊重妻子了,为了个姬子堂而皇之,有什么想法也该背着来吧,傻的……”

船客不少人溜达着看热闹,这其中有带着家属不敢去画舫的,也有囊中羞涩没法去的,毕竟温柔乡销金窟,可不便宜。

裴闰之对这戏码毫无兴趣,闲适地倚靠在门栏上,一手玩弄着叶箐箐的手心,百无聊赖。

叶箐箐斜着瞄他一眼,正欲开口说话,前方忽的传来一声惊呼:

“叶箐箐!”

叶箐箐条件反射的循声望去,视线触及那红纱女子,不由一愣,这人……长得好像叶芙蓉啊……

正怔愣着,那女子放开了挽住大汉的手,丢开叫嚣的妇人,径直朝他们走来。

“叶箐箐,果然是你。”她两眼直直的盯着叶箐箐,随后看向她身旁的裴闰之,白玉冠、剑眉星目,风姿依旧。

“叶芙蓉?”叶箐箐不可谓不意外,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看到意想不到的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穿成这个鬼样子……再看她脸上厚厚的胭脂水粉,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是跟着她亲爹跑路了吗,怎会落到如此境地,桃芸又在何处?

“怎么回事?”那汉子也走了过来。

“你给我站住!”妇人一把拉住汉子,这会儿也顾不得哭了,来回看看叶箐箐一行人,“你们认识?”

叶芙蓉幽幽一笑,朝着叶箐箐道:“她是我的姐姐。”

“哇……”戏剧性的一幕,让围观的几个船客都颇为惊讶,看向叶箐箐的眼神也微妙起来。

这个漂亮夫人船客们早就留意到了,与那白衣公子那叫郎才女貌,如今说她们二人是姐妹?这夫人不会也是那种出身吧?瞧着倒像良家妇女……

“你还好意思叫姐姐?”采芹小声着撇撇嘴。

石安城都知道叶芙蓉当初铤而走险,妄图取而代之,她身为裴家下人,哪会不认得叶芙蓉。做出那种没脸没皮的事,可惜还没来得及做出惩罚就让她给逃了。

“能替我赎身吗,姐姐……我……我呜呜……”叶芙蓉忽的就捻着绣帕哭了起来,呜呜咽咽的,在夜风里让人听了不忍落。

“还真是姐妹呀?这境遇也差太多了吧?”

“说要赎身呢,也不知是被谁给卖了,好端端一个姑娘哦……”

旁人对着她议论起来,目光都望向叶箐箐,就看她这姐姐做何反应。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叶箐箐没料到叶芙蓉会变成画舫的人,一时间心里五味掺杂。

“我以前不懂事,对姐姐多有得罪,你不要记着我的过错好不好?”叶芙蓉泪眼汪汪的,“我已经得到了惩罚……”

“不会是犯错被赶出来的吧,这家人也太狠心了吧……”

“俗话说血浓于水呢。”

叶箐箐真是烦死那些吃瓜群众的脑补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裴闰之拉着后退一步,他挡在前头,浅笑道:“叶姑娘遭此不幸,我们自当举手相助。”

叶芙蓉看到他出面,两个眼睛都亮了,目光痴痴的看着他,又带着一缕哀伤。

裴闰之没理她,侧目道:“劳烦魏庆替我跑一趟了。”

要赎身自然少不了上去画舫,用银子跟老鸨赎回卖身契,魏庆了解的点点头,朝着叶芙蓉一伸手:“叶姑娘,请吧。”

“嘿,那我怎么办呢!”已经被拖出圈子的大汉尤不死心,还想回来挽回自己的美娇娘,原本想春风一度,谁知来了个神转折。

他的婆娘几乎要崩溃了,尖声怒道:“你要是执意带着她,我就从这船上跳下去!”

天早就黑透了,江面上黑糊糊一片,人下去就再难上来,多半死定了。

“都以死相逼了,何必呢,兄弟!”

“就是啊,风流也不能闹出人命吧……”众人纷纷劝说起来。

魏庆才懒得管那些闲事,他带着叶芙蓉上了那艘画舫,把少爷交待的事情办了要紧。这边叶箐箐也被裴闰之塞回房间里,别人家的热闹还是别看了。

“少爷当真要替叶芙蓉赎身啊?”采芹关上门问道。

裴闰之没说话,而是看向叶箐箐。

接到两人目光的叶箐箐耸耸肩,“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即便我很讨厌她,但是有能力救人出火坑,就帮把手吧。”

这不是说她多么善良圣母,也是她现在手头比较宽裕,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发发善心罢了。毕竟做姬子不比做乞丐或者其他,站在女人的角度来看,被逼迫接客承欢,心理上的折磨更甚。

何况她真的好奇,桃芸母女二人在离开石安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学楼)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