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

文学楼手机阅读,

“是,团长!”

青狼的话刚说完,他背后的佣兵团立刻大吼一声,一百多个人同时吼起来,声音震耳欲聋。

“志明,咱们干他的!干!”

蛮牛看到人家这么有气势,心头的热血一冲,对葛志明叫道:

葛志明此刻也像蛮牛一样,心头充满热血,可是,他看了看后头的三十几个人,虽然大家才相处一个月,但还是难免有一些感情,既然雷烨把兄弟们交给他,他就让这些人回去。于是,他没有回答蛮牛的话,反而转向青狼道:

“青狼,我看你人还不错,可否给我这些兄弟一条活路,那样即便我们兄弟两走了也对我大哥有个交代。”

葛志明一边对着青狼说话,一边指着身后的三十几人。

青狼看到葛志明这么有决心,很惋惜,倘若不是敌人,很可能他们还能成为朋友呢,犹豫了一下,青狼缓缓的说道!

“好!我给他们一条活路,!”

只是,他们俩的对话才说完,葛志明的后面,就传来了不平静的声音。

“长老,我们不走,我们要陪你们共进退!”

“对啊,长老,别管我们了,咱们一起杀出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文学楼】”

“长老,别犹豫了,我们也有热血,不会离你们而去的……”

……

眼见人越吵越疯狂,都想着要和自己与蛮牛同进同出,葛志明很感动,他也不矫情,既然兄弟们都这么想,自己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年轻人没有点热血,叫年轻人吗?

“好,我葛志明很高兴有你们这帮兄弟,那咱们就一起杀出去……”

“好!好!好!誓死追随长老,绝不给团长丢脸!”

a…酷k&匠y网p唯一正版j》,其oe他t`都,…是#盗:、版f0

青狼见到刺影佣兵这一幕,有点佩服他们口中的团长,能有这么一帮兄弟为他出生入死。不过,他还是不能原谅人家在他的门口叫嚣,所以,只见他大手一挥,青狼佣兵团的成员顿时如同群狼捕食,一窝蜂的朝着刺影佣兵团杀去。

“蛮牛,你对付青狼佣兵团的其他成员,务必给兄弟们减少一点压力,青狼就交给我来对付了!”

“好,志明,你小心点,俺去也。”

刚与蛮牛说完话,蛮牛就提起他的大板斧冲向青狼人群,一时间,喊杀声不断的从战场的各个地方传来,只是,很多人都潜移默化的把战场转移向其他地方,中间,只留下葛志明与青狼。

蛮牛刚走不久,葛志明动了,只见他的血刃如同一把血红的弯月,他提着血刃,等待青狼的进攻,其实,不是他不想先出手,而是武王基本上都已经会飞了,武师和武王对战,难免很吃亏,只能被动的等待武王的进攻。只是,他虽然已准备好,可青狼就是不进攻,只在一旁默默的关注着战场的情况,刺影的人本来就少,再加上青狼佣兵团的人实力高的也有很多,所以,战场的局势基本上呈现一面倒的情况,好在,蛮牛那边,拖住了青狼的几个高手,不然,刺影的人早输了。

蛮牛此时,正和三个同段的武师对战,只见他把他的大斧子当成长枪,一招横扫千军使得三个武师不敢近身,只能在外围,小心翼翼的试探,可谓是耍得虎虎生风,每抡一次,三个武师总是不得不躲避,否则,一旦被他的斧子撞上,绝对能让武师吃上一壶。眼见久攻不下蛮牛,青狼的三个武师有点急了,又请求加入两个比蛮牛高一段的,这下,蛮牛算是以一敌五了,情况有点不容乐观,最主要的是,在刚才还未对战的时候,蛮牛就已经受了一点伤,所以,五个武师,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两个武师才加入不久,蛮牛的身上就开始挂彩啦。

“刺啦”只听到一声,衣服破碎的声音,蛮牛的衣袖不知何时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露出健壮的肌肉,而肌肉的旁边,是一道血红的伤痕,蛮牛吃痛,大叫了一声,一板斧狠狠地拍在一个武师身上,那个被拍中的武师顿时犹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向着战场外飞去,只是,趁着这拍板斧的功夫,另外四人又不断的招呼蛮牛,使得他的身上不停的挂彩,好在,他皮糙肉厚,伤口倒也不深。但是,每割一次,留下的都是剧烈的疼痛,此刻的蛮牛,就像是一头大象,而青狼佣兵团的武师,就是一群野狼,大象虽然厉害,可也架不住群狼啊,所以,再这样下去,蛮牛的形势不容乐观。

看到蛮牛的情况,葛志明也很心急,可青狼就是不动,甚至于还有点睡着的感觉。葛志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既然青狼不进攻,那他就先去救其他人,可惜的是,他刚动,青狼就把目光死死的盯着他。葛志明看着青狼的眼,发现,此刻的青狼仿佛是一条真正的狼,而葛志明自己,就是狼的猎物,有时候,不是狼不想动,而是他在等待最好的进攻机会。葛志明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假装露了一个破绽,引诱青狼来进攻,可惜,青狼就是不上当,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葛志明无奈,既然人家不想进攻,他也不能就这样默默的站在这里等着兄弟们被团灭吧。

所以,他动了,只见他手中的长刀紧握,身体化作一道清风,向着青狼吹去,青狼看到葛志明这个样子,嘴角微翘,自言自语道。

“终于忍不住了吗?可惜,还是太嫩了点。”

似乎很胸有成竹,青狼见到葛志明杀过来,竟然一点不知道心慌,反而悠哉悠哉的站在原地,葛志明见此,知道可能人家就是等着自己上门,可没办法,只能抱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念头,一往无前的杀过去。血刃如同暗夜的獠牙,狠狠地咬向青狼,可就在他即将咬到青狼的时候,青狼的两只手臂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两只尖锐的铁爪,血刃刚到达人家的胸前,两只铁爪就这样狠狠地挡住了血刃。青狼本身,由于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力,不断的向后退,只是,虽然表面上葛志明占了优势,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血刃被青狼的铁爪抓住,左右互掰,似乎想要把血刃给掰断。

葛志明见此,大惊,这个血刃是他的本命玄器,如果真的被青狼给掰断,他绝对会元气大伤,到时候,他一定没有机会再阻挡青狼。葛志明急忙把血刃抽出来,可是,青狼似乎是预谋已久,怎么能让葛志明轻易的抽出去,他的两个铁爪,就像一把钳子,把葛志明的血刃固定住,无论葛志明怎么挣扎,青狼就是没有松手的意思。

“刺,刺,刺。”铁爪与血刃接触的地方,不断的爆出火花,而血刃本身,已经被掰出一定的弧度,只要超过血刃的最大限度,血刃就会断掉。青狼乐此不疲,似乎已经见到葛志明的血刃被掰断,更加卖力的掰着血刃,此时的他,有点白净的脸上满是暴露出来的经脉,很是可怕,看来他也不是那么轻松。

葛志明“没办法”,只能“放”了血刃,露出一副等死模样,青狼没去管他,因为,血刃即将破裂,可惜的是,他没看到,葛志明那本来要等死的模样就在放了血刃的那一瞬间,变了。

“撕风”放开血刃的葛志明,嘴里突然冒出了这两个字。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