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您的好长呀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同时欢呼了起来。

黄泉之主的这个做法可以说是完全在为他们考虑。

杨逆等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可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和弥留之地丰富的道具,24小时的时间足够让他们去完成自己的执念。

这就相当于是他们即完成了自己的执念,又能保持弥留之地的运转。

而且还有一点,新的黄泉之主就是杨逆,只要有他在,黄泉游戏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总有一天,他们能够正式的回归到现实世界中。

这件事情事关整个弥留之地,以及其中尚存活着的近千名将死之人,杨逆原本还以为很难善了,却不想黄泉之主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就为这件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黄泉之主双手背在身后,缓缓地走了几步,然后看着杨逆道:“如此一来,弥留之地就交给你了。这件事情看上去简单,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并不容易,你身为将死之人,自然一切都站在将死之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但我必须提醒你一点,将死之人这种濒死的状态不容破坏,只有极少数的佼佼者才能回到现实世界,如果在某个时间段里有超过数量限制的将死之人回归,那么就会对世界线产生负面影响,甚至会导致时空紊乱,所以,你最应该做的,就是让他们在弥留之地好好的生活下去。如果撇开执念不谈,这里未尝不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

杨逆点点头:“放心好了,我知道这一切本应该是神明的工作,我以凡人之神撑此重担,一定会有我预料不到的地方。但除非有十足的把握,我会让弥留之地尽可能的维持原状。”

黄泉之主欣慰一笑:“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在弥留之地除了将死之人外,还有很多的发牌者,他们有着各自的特长,对搭建黄泉游戏场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任务。你初掌神权,有些事情并不是小心就可以避免的。这样吧,白瞳是我的得力手下,我把他留在你的身边,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咨询他,弥留之地的日常运转也都可以由他负责。”

杨逆心中一喜,赶忙道:“那实在是太好了,我对弥留之地的运行规则还不熟悉,有白瞳先生帮忙,一定能维持好现在的局面。”

黄泉之主神情有些古怪的看了看杨逆,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那群人,眼神一凝,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坦然道:“本来是想让帮助你们实现一个心愿,却不想到头来还是要麻烦你们为我善后。我此次离开便不会再回来了,这几把钥匙送给你们,如果你们想回去了,只需要用这钥匙随便打开一扇门就可以了。”

杨逆双手接过,虽然他对黄泉之主的态度非常纠结,不知应该是感激他呢,还是要憎恨他,但不管怎么说,黄泉之主现在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在为他们着想。

黄泉之主环顾了一下空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我这次被流放至此,本以为将在这里度过余生,所以才会启动造神计划,但没想到我最后将是是被自己制造出来的新的神明给救了,世事难料。”

接着,他的脸上流露出坚毅的表情:“不过,既然我要回去了,那些在背后捅刀子的无耻小人,我可要好好整顿一番。我们就此别过吧!”

说着,他的身前突然打开了一道光门,黄泉之主毫不犹豫,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里又重新变得安静起来。

曲奇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这片空间唯一的主宰就这样离开了弥留之地,取而代之的则是自己的杨大哥,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信息,都让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好了。

杨逆倒是很坦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已经开始意识到,只要能活着,能和伙伴们一起战斗下去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现在虽然身为新一任的黄泉之主,但他也深知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这都离不开伙伴们的帮助。

他拿出手中的钥匙,分给每人一把,所有人都默然无语,他们不惧生死,与最恐怖的怪物和规则战斗到底,不就是为了能够回到现实世界来达成自己的执念吗?

但这一刻,当通往现实世界的大门终于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白瞳目送黄泉之主离开,心中也是百感交加。

说起来,他不过是黄泉之主众多的造物之一,弥留之地就是他诞生的地方,现在已经换了新的主人,自己自然也要发挥好最大的作用。

于是,他把手中的法杖重重一顿,瞬间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树冠上的枝条如门帘般垂下。

白瞳做了个“请”的手势:“各位,审判已经结束,丰城镇的猜火车游戏自然也就无疾而终,现在大家还是尽快回去吧,这个空间极不稳定,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崩塌。”

杨逆点点头,第一个钻了进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当光线再次变得明亮的时候,杨逆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希望面馆的大堂里。

因为还没到饭点,店里人不是很多,几只半人高的狸猫和灰兔跑了过来,亲昵的用脸蹭他的裤腿。

很快,其他人也出现在了大堂里,顿时引起了食客们的短暂骚动。

直到这一刻,大家才感到浑身的疲惫,但因为有通往现实世界的钥匙在手,几乎都没有迟疑,像白夜、马三,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立即用钥匙打开门,回到了现实世界。

而曲奇则咬牙切齿:“我还要准备一些东西,终于可以报仇了,我要让那些家伙也常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说着,也跑了出去。

反观珠珠则有些茫然,她已经在专属强化舱里修复好了身体,但不知为何手里捏着钥匙,却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而梁椿并没有把钥匙当回事,只是微笑的看着杨逆,似乎这就是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简单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杨逆先是去了一趟时间银行,尽可能的做好万全准备,什么生命力恢复药剂,线粒体活力素等等能够提高人体素质的药品买了不少,然后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面前的一扇门。

门的另一边,是一个冬日的傍晚,雪花纷飞,不时还能听到爆竹的声音。

杨逆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了过去。

在那里,银行前的停车场上,一辆没有关好门的黑色轿车“滴滴”的响了两声,就好像是在欢迎自己许久未见的主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