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放到下面

他们回到集合的地点时,子木灼已经站在那里了。,他看起来脸上似乎并不好。

等到了车里,马车开始慢慢移动,叶白皱眉,问子木灼:“你是发现了什么?”

白衣也在一边紧张地看着子木灼,子木灼点点头:“有人追上来了。”

“是什么人。”叶白紧张道。若是汤国的人还好,可若是那天夜里的几个人,便有些难办了。

“你还记得当天夜里绑架你的那几个人吗?起初我也不能确定他们的身份,可就在刚才,我可能已经猜出他们身份了。”子木灼凝重的看着叶白。

叶白对这个问题也关心的很:“他们是谁?”

“就在刚才,我在城外感受到了当天夜里那个女人的元力波动。”

“是墨染?她也追过来了?”叶白心里有点奇怪的滋味,他一向对漂亮的女人并没有什么抵触心理。

“可你曾说过墨染不过是上凡之境。”叶白继续道。

“问题不在于她,而是在于跟着她的两个人。”子木灼叹息。

叶白想起了当日在房间中的另外两个人,一个叫墨梵,另一个叫百里命,难道是他们吗?

“是两个披着巨大黑色斗篷的人,我虽然没看清他们的面目,却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

叶白和白衣屏住呼吸,看着子木灼。

子木灼道:“在修行界近来的几十年中,有一个叫‘黯’的组织。没有知道这个组织在哪里,由多少人构成,但有一点,凡是在世人前出现过的‘黯’中的成员,至少都是灵云之境。但只有极少人知道,‘黯’里面的成员散发出的元力,无论什么颜色,其中都会夹杂着一些黑色脉络,无一例外。我看到了他们的元力,其中一人似乎会使用大规模感应元力波动的法门,这种探测元力的法门诡异邪乎,即使你没有散发元力,也会被感应到。”

叶白失声道:“那我们岂不是已经被发现了!”

子木灼摇摇头道:“所幸我当时就在附近,及时用特定的方法隐藏住了自己,而你们也不必担心,你们两人元力微弱,被感应到的不过是‘俗’境的普通人气息罢了。”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他们何时会再来一次感应。刚才我侥幸的隐蔽了气息,是因为我抓住了恰当的时机,而下一次,我就无法隐藏了。”

三人都沉下脸来。

子木灼若是一人对上他们,即使不是对手,至少也还能逃。可如今他要保护叶白和白衣两人。叶白这两天虽然也开始了对元力的修行,可现在认是‘俗’境,连凡境都没有进。虽然子木灼也教了叶白其他东西,但面对灵云级别的强者根本没有用。

“不过据我所知,这种大规模的元力感应法门发动之前有一定的间隔。因此我们只能希望我们能在他们下一次探测之前,逃出他们的范围了。”子木灼沉声道。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马车继续向前奔驰着。

子木灼翻开下方的一块木板,里面竟然有一把苍蓝色的长剑。他把剑递给叶白。

叶白惊讶的看着子木灼,也惊讶的看着手中的剑。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握剑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他们追上来,我不可能同时保护你们二人。到时便只有一个办法。”

“所以你要去引开他们。”叶白道,他没有劝阻。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他们两个留下,只会拖累子木灼。

“最后这点时间,你再练习一下我教你的元力运用技巧,还有那‘慧剑’之技的基础。”子木灼向叶白道。

叶白看着子木灼的眼睛,仿佛觉得有点惭愧。

“别忘了是我把你绑来的,当时我既然说过你不会有危险,我自然不会说谎。”子木灼朗声笑道,仿佛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放下严肃,开怀的笑着。

叶白点头,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子木灼说过的内容。

子木灼并不会‘慧剑’之技,却拥有‘繁瞳’之技,而任何灵技对精神力的修炼的一处都是差不多的。时间一分一秒流走,子木灼不断的指出叶白的错误。白衣则坐在一边,好像手也在比划着什么一样。

嗡——————

子木灼忽然感受到后方有两股强大的元力波动传来,只有灵云境的强者才能有这样的波动。

终究还是来了吗,他叹息。

他们已经不打算掩饰自己,开始全速向马车的方向冲去。马车此时也紫光一盛,速度竟快了十倍不止,同样也是一股灵云境的元力波动。

可那两个黑袍鬼魅的速度却更快,他们已经能看到前方的马车了。

他们的速度再提一个层次,其中一人手一挥,一道绿色的元力波击出,其中夹杂着黑色的一条条脉络。眼看那元力波就要击中马车了,马车中却飞出一个人影。

那人影在空中长袖一挥,紫光闪耀,那元力波已被收入袖中,此时他的脚正好轻轻点到地上。

马车在他后方扬尘而去。

正是子木灼。

两个黑袍鬼魅,也停了下来,站在子木灼面前,他们知道眼前的也是一位灵云境的强者。

子木灼此时又一种恢复成了那种眯眯的笑脸,他从不在敌人面前流露任何情绪。

子木灼笑着看着眼前的两人,黑袍挡住了他们的面目,却挡不住他们的四溢的元力。

如血的红色元力,诡异的绿色元力,黑色的脉络在其中流窜着。

子木灼此时也不再掩饰,他身上同样,磅礴的紫色元力溢出,如潋如虹。

红鬼开口了,声音嘶哑,像是哑巴费着力气发出的恐怖声音:“你无法拦下我们,转世者。”

子木灼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可他心中却难笑出来,他发现眼前的这两人实力都比他估计的要高。其中一个,可能已经一只脚踏入了灵云后期了。

绿鬼的尖锐的声音同样恐怖:“你很快就会后悔留下的。”

说完,无数绿色的液体从绿鬼身上飞出,其中元力的浓度远不是刚才的元力波可以比拟的,它们在空中凝结成无数大大小小的球体,将子木灼包围起来。

“剧!”绿鬼将手一握,绿色的液体顿时全都向子木灼飞去。绿色元力善镇压,而紫色元力善迷幻。

子木灼散落在外的紫色元力,在绿色元力面前,如同阳春白雪,顿时消融。眼看子木灼就无路可退了,却只见子木灼的眼中忽然光芒流动,似乎有繁杂的纹路在他眼中出现。

‘繁瞳’之技!

子木灼动了,他动的不快,却每次都能在恰好的位置,恰好的时机躲过球。七八步的工夫,子木灼已走出了包围圈。这时红鬼已经动了,他的手中隐藏在袖子之下,瞬间便冲到了子木灼的胸前。袖中忽然伸出一只血红色的利爪,其上有殷红的元力转动。

红色象征撕裂之力,若是被这个一下碰到,子木灼就输了。

眼看那利爪就要撕裂子木灼的胸膛了。

子木灼的繁瞳再次发动,光华流转,直接透过黑袍,看见红鬼的双眼。

红鬼的速度似乎忽然慢了下来,本来无法避免的一击,此时却被子木灼闪过。

“好一个繁瞳之技。”在一旁的绿鬼阴阳怪气地笑道。

子木灼表情仍是笑眯眯的,他笑道:“两位同为灵云修士,此时看来却不过如此。”话虽如此,刚在两次连续的繁瞳发动虽然帮助他躲过两次危机,却也耗去了他许多的精神力。

你们两个一定要快点走啊。子木灼在心里想道。

他必须在这里尽可能的多坚持一会。

此时,夜晚,在附近的一处群山中,叶白和白衣小心地走着。叶白腰间挂着那苍蓝剑,举着个火把。白衣则抓着叶白的一只手,生怕自己一个人被留在这山林中。

远去的马车也不过是个幌子,叶白和白衣早就在中途下来了。

他们两个走着,脚下踩过的枯枝嘎嘎响着。

“你说,木灼哥会不会有事啊。”白衣不安问道。

叶白又哪里知道,但也却不得不安慰道:“不用担心,肯定没事的,就算打不过,他也能跑啊。他不是也是转世者吗?”这些话是说给白衣听的,好像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他已把子木灼当做了朋友,他不希望再看到朋友死去。

夜路深长,两人就在树林中,慢慢地走着,谁也没说下一句话。(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