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亲嘴加模下面的

雅素琴科娃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

这么多年,她有好几次都想要杀了苏无限,可是从来也没有成功过。

对于雅素琴科娃而言,“杀掉苏无限”已经成为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执念,甚至是挥之不去的梦靥。

她无数次的想要去完成这件事情,这样的想法也使得自己渐渐陷入了偏执之中,连带着把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给恨上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雅素琴科娃出山帮助弟子,却遇到了苏无限。

这个和她纠缠半生的男人。

现在的恨意有多深,曾经的爱意就有多深,这很显然是相辅相成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有些爱到极点之后,便会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苏无限这一句话,让几乎陷入了无比偏执状态的雅素琴科娃的情绪立刻崩溃了。

波雅公主轻轻的摇了摇头,走到了一边。

这种情况下,她确实是帮不上什么忙,事实上,情况也真的是如她之前所言——雅素琴科娃和苏无限之间的事情,确实是用感情来解决比较合适一点。

暴力能够解决问题,可同时也会形成更大的问题——最终不仅什么都解决不了,反而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死循环之中。

“忍了这么多年了,不要再忍了,想哭就哭出来吧。”苏无限说道。

他看着那泪痕在雅素琴科娃的面纱上迅速扩大,终于再度叹息了一声,然后伸出了手。

对于很多看起来很风光的人来说,他们的人生其实都是很艰难的,一路走来,也有无数次的撑不下去。

有些时候,你甚至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脆弱。

雅素琴科娃这么多年的坚持,甚至是偏执,在苏无限这一句简单的话语之下,瞬间被击得粉碎。

苏无限伸出手去,放在了雅素琴科娃的面纱之上。

他轻声说道:“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这是站在一个旁观者角度所发出来的安慰。

说完之后,苏无限轻轻扯下了雅素琴科娃的面纱。

面纱的后面,露出了一张五官极为立体、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性感的俏脸。

人们很难从这样的脸上看出其主人的真实年纪。

毒舌汤姆-小林一旁感慨着说道:“这么多年不见,苏无限的撩妹功力真是没有一点点的倒退,连雅素琴科娃这样的万年冰山都能够搞定,怪不得波雅公主能为他着迷这么多年。”

杨库洛夫则是说道:“不,无限从来都不是主动撩妹的,都是被反撩,不然你问问波雅,当年到底是谁推了谁,恐怕她会给出一个让你觉得挺意外的答案。”

波雅公主本来站在一旁,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红了脸。

对于她来说,这个问题真的没法回答。

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细节都已经不再重要,只要对当年所作出的事情不后悔,就足够了。

“我们真的可以好好聊聊。”苏无限看着雅素琴科娃,神情之中透着一股很少在他身上出现的平静与温和。

事实上,在雅素琴科娃刚刚出现的时候,苏无限确实感觉到了万分头大,几乎每一句话都是硬着头皮在说,可是现在,当他看到雅素琴科娃再一次没有杀自己,并且有泪水夺眶而出的时候,他的心也软了下来。

雅素琴科娃就这样睁着眼睛,一直注视着苏无限,眼泪还在不断地从她的大眼睛里面汩汩涌出。

雅素琴科娃这个样子,真的显得楚楚动人,让围观者忍不住的激起爱怜之心,和她之前万年冰山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既然不讲话,那么苏无限就继续说。

他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手帕,嗯,这个年代,随身携带手帕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苏无限却把这个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

当然,他基本不用手帕,只是为了一个习惯的延续,不然……似乎这一场生命中总是在不断地和过去的习惯相告别。

“擦擦眼泪。”苏无限嘴上虽然这样讲着,但是并没有把手帕递给雅素琴科娃,而是主动在对方的脸上轻轻的擦了擦。

他并不是想要撩妹,但是作为一个超级直男,此时的苏无限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个动作到底撩到了什么程度!

当一个本来就很有魅力的直男温柔起来,那么真的没有几个异性能够扛得住。

雅素琴科娃的眼泪已经是越擦越多了。

“我们的年纪都不小了,都别和过去的自己较劲了。”苏无限用手帕在对方的脸上轻轻的擦拭着,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的同伴们都有些感伤。

雅素琴科娃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苏无限。

后者轻轻的叹了一声,用右手在对方的后背上轻轻拍着。

“我说什么来着,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汤姆-小林继续发挥毒舌本色:“苏无限连这样一座万年冰山都能够搞定,你们应该庆幸他这么多年不在你们身边,否则的话,你们每个人都能被他给活活掰弯而不自知!”

这句话听起来貌似还挺有道理的……

当看到师父和最大的敌人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佐伊内丝简直要惊呆了!

她可是让自己的师父来帮忙“镇-压”敌人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师父都和敌人抱在一起了,这还要怎么打?

佐伊内丝的心里面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之感。

她扭头望了望,自己的教皇父亲还静静的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听着悠扬的管风琴乐章,好像院子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此刻,平日里强势的佐伊内丝忽然发现,她看不透自己的父亲了,也看不透自己的师父了。

自己对他们的了解,都太浮于表面,甚至于……恰恰相反。

她只有期待某些人的到来了。

“你说得对,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和自己较劲。”雅素琴科娃趴在苏无限的后背上,哭的不能自已。

“放过自己。”苏无限说道。

“是的,不是因为你,都是因为我自己放不过自己。”雅素琴科娃哭得已经快要收不住了,眼泪把苏无限的肩头衣服都给打湿了。

“对不起。”苏无限还在轻轻拍着雅素琴科娃的后背。

“对不起,无限。”雅素琴科娃也说道。

不过,苏无限的道歉,让她的眼泪更汹涌了。

这俩人此时还真是挺奇葩的,刚刚喊打喊杀的,此刻又开始互相道歉、相敬如宾了。

“你不用给我道歉,真的不用。”雅素琴科娃此刻显得无比善解人意,和之前那万年冰山的样子大相径庭。

苏无限说的没错,她只是用坚硬的外壳把自己给强行包裹,其实内心里的柔软却从来不曾有人得见。

不,确切的说,多年以前的苏无限曾经见到过。

一个女人的柔软,或许终其一生,只会对一个男人展现出来。

一次就是永远,要么活,要么疯魔。

“你来到这里做什么?”

在静静的抱了苏无限几分钟之后,雅素琴科娃的情绪恢复了些许平静,不禁问道。

“我是来活动活动筋骨,顺便灭了天正教廷。”苏无限说道。

“我知道了。”雅素琴科娃深深的看了曾经深爱的人一眼,摇了摇头:“你的事情,我不会再阻拦,天正教廷也和我无关。”

“和你的弟子有关。”苏无限说着,抬起了眼睛,目光射向了站在一旁的佐伊内丝。

后者的神情猛然紧绷!

苏无限这眼神非常的平静,可在佐伊内丝看来,她似乎有一种狡猾的狐狸被丛林之王盯上的感觉!

苏无限虽然不懂功夫,但是却是绝对有这样王者级别的气场压制!

“都是成年人了,要对着自己的行为负责,况且……我的心结已经解开,也没必要再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所利用了。”

这句话说得很直接,似乎要把佐伊内丝的心给扎透了,她那漂亮的脸立刻变得一片煞白!

很显然,她的师父早就知道徒弟把她给当枪使了!

雅素琴科娃只是被往日的一些心结冲昏了头脑,蒙蔽了双眼,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彻底失去了智商!

“师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佐伊内丝的俏脸之上显现出了一丝哀求之色!

她好不容易才请来了这么一个超级大杀器,绝对不能让他就此离开啊!

雅素琴科娃回头看了看徒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我曾经师徒一场,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转而对苏无限说道:“再见,无限,或许,此生再也不会见了。”

苏无限轻轻的点了点头:“好,保重。”

雅素琴科娃再度深深的看了看苏无限,似乎要把这个男人的身影给彻底的印在脑海的最深处。

“我走了,后会无期。”

说着,雅素琴科娃身形一展,白色身影便向远处腾跃而去,衣袂飘飘,就像是一处冰山在随着海水沉沉浮浮,迅速飘远。

生命就是一场告别,告别朋友,告别爱人,告别过去的自己。

苏无限有些感慨。

但是,“感慨”这种东西,在他的身上并不可能长久的存在。

目送着雅素琴科娃的身影消失在远处,苏无限转过身来,看着那圣法蒂诺教堂洞开的大门,说道:“我打爽了,该让小的们上场了,从今天起,天正教和圣法蒂诺教堂都将不复存在。”

随着这句话落下,在教堂的院子外面,忽然旌旗招展,长刀林立!

喜欢最强狂兵请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最强狂兵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